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始源之光
    很难知晓,在文明与野蛮的边缘,是否存在名讳的概念。

    在诸多危险的威胁下,这些被文明时代习以为常的东西都变得混沌了。

    或许当智慧生命开始主宰一片区域之后,这些东西才能逐渐萌芽。

    但此刻,它显然是黯淡且苍白的。

    一些人形生物,缓慢而谨慎地走在莽荒的山岭之上。

    由于这片山岭土壤稀疏,因此没有什么植被。

    相比于不远处的森林,显然这里更加安全。

    在森林里肆意生长的植物,让行走变得异常危险。

    隐匿在腐殖层与密集枝叶下的毒虫,足以形成很大的麻烦。

    在医疗尚未形成体系的莽荒时代,中毒会导致存活率大大下降。

    这些人形生物沉默地行走着。

    他们要跨越这片山岭,前往另外一片区域获取额外的、可以保存的盐分。

    再过一些时日,凛冬将至。

    稀缺的肉质食物储存,需要以另外的方式来进行平衡。

    最为强壮的人形生物走在最前面,他那绿色的眼睛中满是警惕。

    虽然这片山岭,相比于旁边的森林要更加安全。

    但缺少树木的掩护,来自天空的狩猎者会更容易发现他们的存在。

    这次运气不错,他们平安地走过了那片山岭。

    但就在这个时候,为首的人形生物似乎听到了某些声音。

    “喝!”

    他瞬间停了下来,半蹲在地上。

    身后的人形生物,也随着他的动作进入了警惕状态。

    这是一种陌生的声音,为首的人形生物从未听见那样的声音。

    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未知便意味着极大的危险。

    良久,没有出现任何情况。

    为首的人形生物才小心地从地上站起来,带着身后的人形生物继续前行。

    但那奇异的声音,仍然在他的耳边回响……

    …………

    …………

    夜深了,采取盐分的过程很顺利。

    他们带回来的盐分,足够大家度过这次长夜。

    自部落聚集后,便一直燃烧的篝火释放出温暖和明亮的火光。

    人形生物们开始了日常的夜生活。

    但白天为首的人形生物,却拒绝了身旁雌性的呼唤。

    “喝……”

    旁边的雌性发出某种不乐的声音,便闷闷地睡去。

    而人形生物,却陷入到了另外一种境况。

    他耳边的呼喊,变得越来越强烈……

    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一棵大树。

    那是什么?

    他在思考。

    难得的喘息,让他尝试以自己的智慧去理解耳边的未知。

    但毫无收获——那是他彻底陌生的事物。

    他觉得那些声音,似乎充满了某些难以诉说的东西。

    它不同于野兽的嘶吼,不同于族人的呼唤。

    它带着某些玄妙的韵味,像毒蜂的针刺旁令人心头发痒……

    那是什么?

    黑暗,逐渐笼罩了一切。

    一种陌生的、强烈的情绪,让人形生物无法安眠。

    他缓缓地从柔软的干草堆里爬了起来。

    他走了出去,从温暖的、安全的区域走了出去。

    夜色的寒风,吹打在他厚实的毛皮上。

    带着遥远区域湿润的空气,让寒意犹如针刺般令人生疼。

    他迟疑了……

    夜晚的危险,并不比白天稀少。

    恶劣而狂暴的环境,有时比野兽更加致命。

    但有些东西,在他的心头萦绕。

    那是一种悸动,一种呼唤!

    它让死亡,变得不再那么恐惧。

    它让黑夜,变得不再那么狰狞。

    他要去那里,为了某些东西……

    浑浑噩噩中,人形生物穿过危险的森林,避开狩猎的野兽。

    在凛冽的寒风中,他来到了一棵大树的面前。

    人形生物凝视着眼前高大的树木。

    他第一次看见,这般高大的大树。

    太高了,在夜色的笼罩下,它深邃的阴影犹如山峦一般令人窒息。

    人形生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来到这里。

    冒着死亡的危险,在这寒冷的夜晚来到这里……

    但当他抬起头,看见那高耸树梢上的叶片时。

    他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

    就像曾经从高耸山脉上迁移下来之后,耳边轰轰的声响一般。

    一切好像不一样了。

    好像什么东西,就差那么一点点……

    人形生物摸了摸自己有些生疼的牙龈。

    在同类中,他活得够久了。

    也许再过一些时日,他就要与其他同类一般:

    成为那堆篝火的燃料……

    良久,人形生物开始尝试攀爬。

    粗糙的树木表皮,让他的攀爬变得不再那么困难。

    恍惚间,人形生物感觉到了某种凝视。

    它就像自己看着同类幼崽时的目光。

    长者的慈爱?

    一瞬间,在人形生物的心头浮现出这样的字眼。

    但那又是什么?

    人形生物不知道,他只是缓慢而坚定地攀爬着。

    一点点,一点点地靠近那仿佛要深入云间的树梢……

    随着他的攀爬,耳边的风声逐渐变得喧嚣。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震怒。

    人形生物又有些迟疑了,他感觉自己在踏入某头猛兽的领地。

    但心头的悸动,让他硬着头皮不断攀爬。

    随着高度的提升,耳边的风声变得更为狂暴!

    好似那天边的电光,又仿佛那大地的烈火!

    冰冷逐渐带走他的体温,生命的火光一点点地消弭……

    终于,他爬到了一个树梢上。

    他已经能够够到一片叶子了……

    人形生物抓紧树干,他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抓住一片树叶。

    轰!

    天上有雷霆骤然闪现!白色的强光,将万物照亮!

    但在人形生物的意识中,有比雷霆更为明亮的东西在咆哮!

    “首……”

    他尝试着发出声音。

    在再次恢复漆黑的夜色下,他给予了自己名讳。

    但就在这个时候,由于低温的影响,他的身躯开始失去控制。

    僵硬的手掌从树干上松开,他犹如折翼的鸟儿从树梢上坠落!

    疲惫的神经不再能够支持奇迹,黑暗淹没了他……

    但就在这个时候,某种无形的力量托住了他。

    一如长者般的慈祥,他缓慢地落到了地上。

    周围的毒虫纷纷离开,仿佛有什么东西驱使着它们。

    一些夜行的野兽从他身边经过,也恍若不闻。

    逐渐,夜色散去,白昼带来温暖与希望……

    “首……”

    人形生物从昏迷中苏醒,一刹那他看见了晨光与星海。

    他看见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