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265章余烬
    易春从昏沉的意识中逐渐苏醒。

    他开始感知到了吹拂而过的微风,他嗅到了远处城邦中传来的烟火。

    看来过了很久……

    易春尝试着晃动树冠。

    一种就像睡了太久后,脖颈生涩的感觉瞬间传来。

    这个时候,易春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某些变化。

    “我长石头了?”

    随着某种沉闷的声音,易春发现自己的躯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厚重的岩石,深深地附着在他的躯体之上。

    那些曾经木质的纤维,更呈现出某种难以描述的特质。

    易春读取着自己的年轮,那里记载着这些年来发生的一切……

    良久,易春从沉浸的古老记忆中苏醒。

    他不太清楚具体过去了多少年。

    但从年轮上密密麻麻的圈数来看,至少也该有千年之久了。

    易春并不纠结于流逝时间的多少。

    毕竟对于一棵单纯的树而言,千年的时光也不过是一场略微漫长的电影。

    更多的时候,日常的生活是单调而枯燥的无限循环。

    他的躯体也曾遭受虫害和火灾,在那被隐匿于山石之下的粗糙表皮上有着其深深的烙印。

    而现在随着易春意识的苏醒,一些新的东西正从那里逐渐萌发。

    易春将自己的感知,投放在外界。

    他听到了远处城邦悠扬的钟声,他看见了古老围栏下徘徊的羔羊。

    他知晓了凡物的悲怆与欣喜,他明晰了过去的灾难与奇迹。

    他也感知到了即将颠覆的一切……

    那是战争,是血腥,是王权的谋逆与颠覆。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的事……

    莫名的,易春想到了这句来自地球的谚语。

    对于那些始于人类私欲的权力斗争,他一向是不以为意的。

    那或许是个体能够更好地存活于人类文明的选择。

    但始于利己的渴求,终究不会带来光明与进化。

    在那交织斗争的目光所触及的区域之外,还有更为灿烂的世界。

    肮脏的,注定被洗净。

    污秽的,注定被灼烧。

    当时间被拉扯到万年,乃至更为遥远的时间之后,自有冰冷的、公正的文字去默默叙述这犹如闹剧般的一切。

    亦或许,在那雄伟的书册中,它连只言片语的评价也不配拥有。

    千年的时光,似乎并没有改变什么。

    易春感知着远处的城邦,默默想道。

    在他看来,那城堡华贵的石质堡垒,并不会千年前他们先祖所铸就的冰屋更加炫目。

    对于一个得到了他智慧赋予的种族而言,他们早该拥有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

    即便不能前往更为遥远的区域,去探索资源和发现未知。

    但也该让个体得以饱腹,不受寒冷与酷暑的侵袭。

    而事实是:

    他们封锁了这种智慧,试图以王权永恒地统治这个种族。

    或许,与他们曾经所面临的命运和选择别去区别。

    王权没有永恒……

    蠢b崽子们……

    易春在心里缓缓着摇了摇头。

    他或许有些明白,这一次副本所对应的信息了。

    是命运?

    不,是肮脏的欲望。

    个体的利益纠结成团后,不会比下水道的发球更令人恶心……

    …………

    …………

    “为了厄尔南斯!”

    大火,照亮了城邦的夜色。

    哭喊、尖叫、厮杀,一切就交织在这华贵的城堡之中。

    带着灼热气息的夜风,为易春带来了实时的信息。

    他只是沉默,并予以平静地凝视。

    对于熟读多个世界历史的易春而言,现在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多么有趣或者新奇的事情。

    他只是感慨于他们的愚钝,或者说目光的短浅。

    明明他们已经掌握了智慧的力量,却仍然走向那条自我毁灭的不归路。

    在无限的重复中,总会有某些难以描述的灾厄随之而生。

    尤其是,在他们已经掌握了某些禁忌的力量之后……

    “为什么!”

    身穿战甲的男孩看着不远处被众人簇拥的女孩。

    他满是愤怒和不解地朝着女孩嘶吼道。

    污血染红了他的战甲。

    有属于别人的,也有属于他自己的……

    他知道,他要死了。

    “你只会给厄尔南斯带来毁灭,我的兄长。”

    “而我,也渴求更多……”

    女孩凝视着自己的兄长如是说道。

    “卑劣的叛逆,也想带来辉煌吗?”

    “我在墓地中等你,我的……”

    “妹妹。”

    男孩倒在地上。

    顿时,有人抢上前去剥开他的战甲。

    女孩只是冷冷看着这一切,她也是厄尔南斯的血脉。

    也许她能带来一些改变?

    易春读取着风中的信息,然后如是想道。

    …………

    …………

    但没有……

    又一个百年过去了,女孩从稚嫩变得苍老。

    在她的统治下,王国欣欣向荣。

    即便是地位最为地位的奴仆,也至少能够苟全性命。

    人们欢呼着她的名,仿佛古老的曾经……

    最终,她死了。

    人类的寿命,终究有所极限。

    即便是强大如她,也需要面对公平的死亡。

    易春看着她被缓缓放入冰冷而华贵的棺木,然后被黑暗所淹没。

    而权力的交接,却并未如女王所想象得那般和谐。

    尽管她为此,付出了足够的智慧和代价。

    但事实证明,总有人会渴求更多。

    一如她,一如那些手持王权者……

    真是一场闹剧……

    注视着这一切的易春如是想道。

    我得收回我的赋予,也许会改变一些什么?

    易春如是想道。

    这并不困难,当他赋予厄尔南斯王室的那位先祖以智慧之后,他便获得了这个位面关于智慧的权柄。

    随着易春的念头,某些东西消失了。

    一切好像并没有改变,厄尔南斯的人仍然继续着千年来的循环。

    争斗、兴盛、衰败、叛逆……

    但他们惊恐地发现,当匠人一点点的流失,当典籍毁灭于战火。

    曾经属于厄尔南斯的辉煌,仿佛只剩下零星的火光。

    可权贵者,终究不必操劳于尘埃。

    当绳索逐束紧,在某次不经而遇的大疫之后,只剩下某个穷苦的牧羊人。

    他茫然地看着一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周围都是死尸,枷锁不复,王权也只剩下荒诞的神圣……

    他蹒跚地行走在大地上,饥饿与劳累鞭挞着他。

    终于,在某一天,他走到了一座大山的面前。

    他累了,他想休息了……

    看着苍茫的大山,牧羊人伸出自己的手。

    他已然失去知觉的手指,在山石上留下了黑红色的痕迹。

    那是一些文字,它名为厄尔南斯……

    随后,他怅然匍匐在地。

    他死了……

    没有从天而降的陨石,没有黑暗中诞生的扭曲怪异。

    没有诸神的黄昏,也没有倾覆天地的洪水。

    一个文明,就以这一荒诞的方式走向了终结……

    虚幻,亦或是存在于过去真实的隐射?

    易春凝视着脚下书写着猩红字样的石块陷入了沉思。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周围世界开始扭曲。

    新的信息,开始出现在他的意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