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264章厄尔南斯十世
    易春不知道,这个将自己取名为“首”的人形生物会带来什么。

    他是吹拂花香的微风,并不关照蜂巢的动静。

    从某意义上来说,倒是比培育植物相差无几……

    一瞬间,易春的脑海中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不过,也无所谓了。

    这次行为,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

    易春觉得,自己恐怕需要一次沉眠。

    也许下一次苏醒,或是面临人形生物的刀斧相加,又或是被那喧嚣的山火所淹没。

    又或许,是某个平静的、祥和的清晨……

    对于树,尤其是存在神志的树而言,沉眠似乎是更为合适的保护。

    在那厚实的木质纤维之下,灵性的光芒需要耗费更大的力量才能前行。

    易春的感知,向着周边扩展。

    在沉眠之前,他需要清除一些可能对他导致威胁的因素。

    不过,也只能保证一时的安宁。

    自然会填充某些存在的空缺,在未能独立存在的区域里,很少会存在某些因素空白的情况。

    但做还是要做的,减缓这种填充对于易春而言也有着足够积极的意义。

    而在这个过程中,易春发现周围的生命开始处于某些异样的状态。

    它们有的尝试着收敛气息,进入沉眠。

    有的则忙碌于收集物资,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凛冬将至?

    易春从自然之力中,读取到了这一信息。

    于我而言,倒是一种保护……

    易春暗暗想到。

    大树的敌人还是不少的,尤其是那些虫蚁。

    虽然易春觉得,它们不大可能穿透自己的树心。

    但寄生在自己的表层,还是不成问题。

    没人喜欢自己患上脚气,树也是如此。

    希望这场严冬,不会导致我的努力白费……

    易春收敛了感知,如是想道。

    从自然之力读取的信息来看,这样的严冬只是惯例。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些人形生物应该能从这次的凛冬中幸存。

    但易春有些不太一样的看法……

    易春收集着自然之力中的诸多信息,从那些信息中易春归纳出某个颇为危险的信息。

    这次的严冬,或许要更为漫长和艰难。

    但那不是我该操心的事情了……

    就如世界意识所交付的那般,我已经完成了智慧的传递。

    接下来的命运,当由他们自己选择……

    易春一边想到,一边逐渐沉入昏沉的梦境。

    而远处正立在山坡上张望着的某头大猫,突然感觉鼻尖一凉。

    它猛然一惊跳了起来。

    随后,两个竖瞳朝着鼻尖凝视。

    那是一朵已经融化到只剩下轮廓的雪花……

    凛冬将至……

    …………

    …………

    “呼……”

    首呼出的白气,在空气中形成一道壮观的白雾。

    随后,化为稀稀疏疏的冰末摔落在地上。

    这一次凛冬的低温,要比往常来得凶猛得多。

    之前的洞穴,已经完全无法居住。

    好在,寒冰也有温情的一面。

    在首的智慧下,它为族人们阻挡着严寒的侵袭。

    但仍然有一些麻烦的事情:

    木柴不够了,这次凛冬的时间比往常更为漫长。

    也许是那次遭遇带来了改变,又或是某些天赐的力量予以了他延续。

    当回到部落后,首发现自己的力量逐渐变强。

    他不在畏惧寒冷与火焰,黑夜一如白昼般清晰可见。

    是那棵树改变了我……

    首告诉族人,他遇到了一棵树。

    他在树上吃了一颗果子,从而觉醒了智慧。

    族人并不懂,他所说的智慧是什么。

    但知道追随他,能够更为轻松地获取食物和生存。

    便就跟随于他……

    首教会他们文字与图画。

    于是,在那被遗弃的山洞中,存在着某些人形生物的作品:

    他们将那树如首所描绘得那般,用简陋的天然染料勾勒出通天的高度。

    而在那庞大与肃穆之中,一个小小的人影作出伸手状。

    在那里,有一颗代表着果实的图样存在着……

    …………

    …………

    “快些跑!”

    “我昨天在那座山寻到了好些漂亮的蘑菇!”

    郁郁葱葱的山林之中,年轻的男女在欢快地奔跑着。

    能够看到他们的头上,有象征着神权与王权的头冠雏形。

    他们是王室的成员,身份高贵且显赫。

    而事实上,如果他们并非王室成员,是无法进入这片山林。

    早在许多年前,这里便被厄尔南斯王室化为禁区。

    对于王室先祖的尊敬以及对于当前王室成员力量的畏惧,让人们远远地避开。

    倒是野兽们,逐渐在这片林子里安息了下来。

    “你说先祖说的那棵树真的存在吗?”

    跑累了,年轻的少女拉着男孩的手问道。

    “这里的树虽然高大,但也只是寻常。”

    “听先祖的话,那树得长到天上,怕是雷霆也只能缭绕其下。”

    “那样的树,到了哪里都能瞧见。”

    男孩微微摇了摇头,如是说道。

    “至少,得有那座山那么高吧。”

    男孩指着不远处苍莽群山中的一座说道。

    那山远远望去,倒是有些树的模样。

    早些年来,也不是没有王室的人在上面找过。

    但并没有什么发现,似乎那只是一座寻常的山罢了。

    “走吧,庆典要开始了,你的裙子匠人们估计也要做好了。”

    男孩看了看天色,想了想对着女孩说道。

    那裙子是由上千工匠日夜辛劳而成,每一丝每一缕都凝聚着匠人的心血。

    更有来自王国各地的珍宝镶嵌其上。

    听说,哪怕只是远远望去,也足以令人迷失。

    “等会儿。”

    “回到王宫里,只是烦闷。”

    “而且我不喜欢那件裙子,它太重了……”

    女孩瘪了瘪嘴说道。

    “那就让他们再改轻些。”

    男孩不以为意地说道。

    “那会令无数人悲切,并付出鲜血与泪水。”

    “我的兄长。”

    “他们都将是你的臣民,你亦将如同先祖那般带领他们走向光明。”

    女孩突然停下来,然后看着男孩说道。

    “正如你的意愿。”

    男孩笑了笑说道。

    然后,他便带着突然沉默的女孩离开了。

    许久之后,群山中有某些东西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随后,传来某声沉闷的声音:

    我长石头了?

    而此时,正直厄尔南斯九世99年夏历,百年庆典就在明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