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我记下了……
    “气息……消失了……”

    一头强大的骨龙,用它散发着不朽寒意的灵魂之火凝视着眼前的白骨之地。

    白骨之渊承载着吸纳凡间枯骨的特质,也因此它的空间波动是非常活跃的。

    但这种空间层面的活跃,会带来一些麻烦。

    比如那些几乎把白骨之渊穿成筛子的外来者,又比如说处于白骨之渊内对于传送的干扰。

    对于外来者而言,传送被干扰不过是多跑一次路。

    但对于白骨之渊的本土生命而言——去其他的位面经常会面对不可预知的危险。

    对于不死生物,善良与邪恶阵营保持着某种微妙的、协调的态度。

    当然,前者是希望净化邪恶,而后者则是想通过利用不死生物来完成他们邪恶的目的。

    所以,白骨之渊的本土生命很少会使用传送。

    这其中也有一部分因素,是它们邪恶的构成使得它们本能地厌恶这种经历。

    在由生到死、血肉剥离、灵魂逃逸的时候,它们已经经历够了……

    总而言之,靠着带着无尽霜寒的破碎龙翼。

    这头强大的骨龙,第一时候到达了它所感应的地点。

    “呼……”

    带着骨龙的愤怒,一股交融着极寒与死亡的龙息重重地砸在了白骨之地的地面上!

    “咯吱吱……”

    没有惊天动地的异响,但能够看到周围的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冻结。

    死亡在蔓延,一切被笼罩之物,都在那极致的寒冰中刹那凝固……

    只是一瞬间,原本一片惨白的白骨之地便成为了一片带着幽深蓝色的冻土!

    但遗憾的是,这并没有改变什么……

    “你搞砸了,枯冬-诺尔达萨……”

    一个幽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他畏惧伟大的枯冬领主逃窜了,这很合理。”

    骨龙打了一串带着幽冷气息的鼻息,然后歪着头对着旁边的存在说道。

    这个刚刚赶来的存在,有些人类形态的特征。

    它悬浮在空中,身后血色的披风烈烈作响。

    它是猩红骨血-罪孽-格拉,一个强大的污血狂法师。

    “但他不应该逃掉,这是大领主所未能予以他的命运。”

    猩红骨血-罪孽-格拉如是说道。

    而这时,陆陆续续又有新的不死生物赶到了。

    它们愤怒地发现,目标已经逃离了。

    而这一切,都被污血狂法师认定为骨龙的错误。

    对此,骨龙不屑地打了一个响鼻……

    就在几头强大的不死生物,激烈地讨论着的时候。

    一缕带着寒意的幽蓝气流随着汹涌的负能量逐渐盘旋上升,最终消失在了漆黑的天穹中……

    …………

    …………

    陷阱?

    亦或是背叛?

    化身为一缕幽蓝气流的易春,思考着关于当前境况的问题。

    易春并不认为这是巧合。

    就在他从传送阵出来不久,便被一头强大的骨龙锁定。

    而且从后面的情况来看,骨龙只是一个先锋……

    这显然并不正常,易春并不认为一个寻常的人类会招来这么多强大不死生命的觊觎。

    即便这里是下位面,再怎么混乱的疯狂和邪恶都能够被包容。

    但看起来,它们虽然没有脑子,却不是智力没有5的的骷髅智障……

    易春对于负能量的了解并不够深入。

    好在之前,他便已经尝试过了气流的变化。

    所以在感应到了骨龙的威胁之后,易春第一时间便尝试变化成气流。

    毋庸置疑,易春的变化是有些瑕疵的。

    易春所变化的幽蓝气流,与白骨之渊常见的、负能量凝聚成的幽冷气流显然有很大差异。

    但对于骨龙而言,它并没有细致到去观察一缕气流的程度。

    如果先到的是那位污血狂法师,倒是或许有些危险。

    不过,这一次证明了八九玄功的实战价值。

    至少,对于这头疑似传奇或者接近传奇的骨龙。

    它是未能通过魔法目光,强行看破易春的变化的。

    众所周知,巨龙的瞳孔天生便具备窥破潜行和破除部分魔法隐匿效果的力量。

    即便死了,这种能力仍然继承了下来……

    对此,信誓旦旦地表示巨龙瞳孔的力量是基于它们眼球独特魔法构造的法师颇为有些无奈。

    不过很快,第一时间得知了该消息的法师对此作了补充说明:

    “作为负能量的衍生产物,骨龙与巨龙的构造存在差异化。在定向功能性的研究方面,骨龙应被划分为不死生物大类。”

    对此,骨龙们颇具微词……

    易春是从某本魔法书籍上,看到这些的。

    易春依稀记得那是一本矮人的著作,他对此印象深刻。

    毕竟,大多数人对于矮人的第一印象,总是与火炉、铁锤、矿物之类挂钩。

    而八卦、文学,这些东西更多存在于另外一种智慧生命——半身人的身上……

    不过无论在什么种族,总是会出现一些甚至与种族天性存在偏差的个体。

    易春在起初的诧异之后,倒也能够接受。

    而就在这个时候,易春变化的气流在天上打了一个旋。

    肯定没有多少人知晓,白骨之渊的上空存在着一股强烈的气流带。

    易春自然也不知晓,他是被汹涌的负能量带过来的。

    顺着气流带,易春不知道飞了多远。

    但不管怎样,他已经远离了危险。

    以他现在的能力,同等级的单位几乎罕有敌手。

    但在越级挑战方面,德鲁伊相对颇为疲软……

    至少在易春的相关计划里,他现在完整的战斗体系还未完成形成。

    参考二郎真君的相关记载和德鲁伊的未来规划,易春心中已经有了模糊的雏形。

    这一次来到下位面,也是为了弄些无尽野性点。

    不管是否直接使用。

    作为骚操作的最大原动力。

    即便是储备些无尽野性点,也是无错的。

    当然,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这个仇,我记住了……

    化为气流的易春默默想道。

    不管是陷阱,亦或是背叛。

    总而言之,对方是想置他于死地。

    对此,易春有着自己独特的、并不遥远回报方式——他从不做毫无意义的文字搬运工作。

    我正想着等安诺德完成净化之后,剩余的绿皮怎么处理……

    希望它们能喜欢自己的新邻居……

    易春在心里默默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