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目盲之眼(两更!)
    “你可真高!”

    一个教徒看着眼前的树人惊讶地说道。

    树人笑了笑,没有回应。

    易春默默打量着周围,这里是一个花园。

    从整体风格来看,颇为粗犷。

    里面栽种的花朵,也多显得体格肥硕。

    如果没有那些怪物的话,这个世界的植物其实能够生长得很好。

    毕竟,土壤中有着颇为富集的腐殖层……

    某些无形的低语,在为易春默默讲述着某些古老的隐秘。

    它们汇集在易春的枝叶之上,将其凝结成实质。

    易春来到这里,已经有了数个小时。

    据说,里面的德鲁伊正在忙碌于某些事情。

    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起初,易春有些不解。

    但当自然之力,从风中传来某些讯息之后,易春便明白了。

    居然被发现了……

    易春瞬间提高了警惕。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星球奥秘被发现。

    这显然有些奇怪——易春并不认为,星球奥秘会触发寻常的法术陷阱。

    不过,想到之前所遭遇的怪物所使用的、完全不讲道理的复活术。

    易春又有些释然了。

    这个世界,是天堂、地狱、人类三方拉锯的战场。

    就目前他所收到的信息来看,这种拉锯战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

    所以说,出现某些超乎常理的事物,易春倒是并不奇怪。

    毕竟,也不是哪个世界的人类,都能动不动镇压地狱领主的……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就在夜幕即将到来之前,有一队人顺日暮的光进了教派。

    “怎么了?长者?”

    这行人中,有人突然停了下来。

    旁边同行的人随着停了下来,然后问道。

    “我听到了有人正徘徊在危险的边缘……”

    长者如是说道。

    “那我们调头?”

    有人提议道。

    “不,他就在我们要去的地方……”

    长者摇了摇头,然后率先迈入了教派。

    头上在猩红之云下,显得暗淡无比的暮日逐渐沉了下去。

    借着最后一丝橘黄的光芒,能够看到长者的眼睛被一圈黑布所遮盖。

    看起来,她是一个盲人……

    …………

    …………

    “有目盲之眼的教士,希望能够拜访您。”

    德鲁伊教派的教士带来了一个突然的消息。

    目盲之眼?

    易春陷入了沉思。

    他对此并不了解,因为他未能从自然的力量中获得相关的讯息。

    不过听起来,似乎也是一个宗教教派。

    只是,目盲之眼……

    “有所爱的德鲁伊,最好不该再有一个瞎子兄弟……”

    这是易春曾经在某本魔法书籍上所看的一句话。

    他知道其中的隐意——这是对于某个大德鲁伊和他作为恶魔猎手兄弟的调侃。

    大抵,就是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之间的故事了……

    易春摇了摇头,这个动作让他落下了不少叶片。

    星球曼行者的叶片,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当前世界的主体特征。

    而此刻,除了星球奥秘生成的叶片之外,易春的其他叶片呈现出金黄的颜色。

    远远望去,仿佛一片连绵的金海。

    “我会在这里等候……”

    最终,易春如是答复道。

    虽然不知道为何,这个素未蒙面的陌生教会,会来拜访自己。

    但这倒也不算奇怪,可能是某种礼仪性的交际。

    无论在联邦,亦或是的地球,这种并不一定存在什么实际意义的交际,总是难以避免。

    当然,很快,易春便知晓,每个世界都有其不同的特情……

    …………

    …………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刚刚才跑出去的教徒,便带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

    她看起来应该是人类,眼睛处被包裹了一层黑布。

    也不知道是一种装饰,还是对于盲目的保护。

    “日安,崇高的树人……”

    “我是阿卡拉,目盲之眼这个修女会的高等女教士。”

    女人如是说道。

    “日安,教士。”

    “我是树人-易,一个流浪者。”

    易春点头意识道。

    “欢迎您的到来,看起来您并非本地人?”

    阿卡拉询问道。

    “是的,我从遥远的地方过来,希望找寻拯救家乡的知识。”

    易春看着对方说道。

    “德鲁伊,确实是一个强大的教会。”

    “你会在这里找到你想要的……”

    目盲修女笑着说道。

    从外表上来看,她显得颇为年轻。

    但无论是语气,亦或是某些细节的表述,让人感觉她的年纪与她的外表有些错乱。

    当然,这个世界恶劣的环境,让人们的肌肤都显得颇为粗糙和暗沉。

    即便是这位修女,亦是如此。

    “感谢,希望一切正如你所说的那般……”

    易春没有多说什么,他有些摸不准这人的来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阿卡拉突然说道:

    “是的,正因为我感受到了你的渴望……”

    “而我理应予以你启示,即便你我之前素不相识。”

    阿卡拉表情肃然地看着易春说道:

    “我能够看到,年轻的树人——你正在危险的边缘徘徊……”

    提纲挈领一般的宗教性发言,易春瞬间便提起来精神。

    你要说这个,

    毕竟,易春倒是很少遇见这种角色。

    他不信命运——更不相信,凡物能够将其识破。

    即便是神祇,也不过能勉强编织几许丝线。

    那宏伟壮阔如无穷,又怎会被谁所玩弄?

    “黑暗与光明,就像浮光掠影一般从你的身侧飞速流转。”

    “你应该小心提防你即将探索的黑暗道路,那可能带来灾难与死亡……”

    “对权力和知识的诱惑,可能会带你走向毁灭。”

    “我已经看到太多因为野心而昧惑了勇敢的心灵,以及被知识吸引而鲁莽步入危险的人。”

    阿卡拉继续说着。

    易春倒并没有因此,而对其轻慢。

    她的见识和能力,受制于她所在的世界。

    但善意仍然是善意,即便并未是行之有效的……

    易春朝着对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感谢。

    也许对方只是胡诌,也许她真的通过某些途径得到了一些信息。

    这并不重要——凡物不会因为谁的言语,而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

    易春,更是如此。

    在告诫完毕后,阿卡拉便告辞离开了。

    而随着她的这番话语,易春倒是从周围涌动的自然之力中得到了某些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