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二百三十章 石道人与海
    山间云亭

    薄雾如丝,带来屡屡湿润之气。

    亭间有小炉一方,着细炭少许。

    火光虽微,其中泉水却是翻滚升腾,宛如有龙盘亘其中。

    “童儿快快扇风,我好将这老酒温上一温……”

    一道人摆手示意道。

    旁边的小道士余行,忙上前摇着手中蒲扇。

    也不见多大动静,只是细细一恢,那炭火似蛇缭绕而起!

    顿时,整个云亭都笼罩在一股温热的火光之中。

    “你这老道,却不像往日那般惫懒。”

    坐在亭间另外一方的道人,瞥了一眼一道人。

    小道士余行一边扇着风,一边暗自观察着这个陌生的道人。

    他只听师祖说,这道人法号“顽石”。

    虽是不美,却在外边有偌大的名头。

    此时冬意已过,但春寒正值锋锐值时。

    前些日子才拉伸的温度,又瞬间迈着步子来了快速倒车。

    而山上湿气弥漫,更是难耐。

    若是常人,得穿上厚实的外套才行。

    但这石道人,却是坦胸露乳,露出一身浑圆的腱子肉。

    “你这顽石,也说老道士惫懒?”

    一道人大声笑了笑。

    他与石道人相识久矣,与那般老友相比,倒显得更为亲近一些。

    毕竟这厮,乃是个实心的,不似其他有九曲回肠般计较……

    “不与你多说。”

    石道人摆了摆手,然后将一直躲在他身后的女孩拉到了前面。

    然后指着一道人道:

    “这是你一师伯,快来请安。”

    待女孩怯生生地朝着一道人问了声好后,石道人看向一道人说道:

    “这是我新收的徒弟,她非本土之人。”

    “我在海上休憩时,见她遭了海难。”

    “本欲将她送到岸上,却发现也是个有天赋的。”

    “又请人算了算,其血亲都已离世,便索性将她留了下来。”

    “你也知我一身技艺天生地长,常人若练,艰涩难懂,自是不便传她。”

    “还请道兄为我教上一教,便是通点法意便罢了!”

    石道人将女孩拉近了些,他倒是毫不顾忌地说道。

    一道人看了看石道人,没有多说,只是细细看了看女孩。

    良久,一道人点头道:

    “罢了,欠你这憨货的。”

    随后,一道人对着旁边的小道士余行说道:

    “童儿,你且将这位小师妹带去客房,告允你师傅一声。”

    小道士余行点了点头,便带着那女孩走远了。

    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石道人似乎想说什么。

    “且慢,多的便先不提。”

    一道人止住道。

    随后,他从袖中掏出一对镯子。

    “你曾可惜那镯子失落九幽。”

    “昨夜,湿寒难耐,老道忍不住便下了九幽,凑着地火暖暖脚。”

    “倒是不成想,把这镯子找到了。”

    一道人将镯子放在桌上,然后轻捻胡须道,脸上自无得色。

    “呵!”

    “你晓得我是个实心的,莫要糊弄我老石。”

    “此间已无九幽,便是我那刚收的小徒弟也晓得!”

    “你这老道,怕是钻到地心里去了,也找不见那镯子!”

    石道人冷呵了一声,然后按捺不住心头好奇,便凑近瞧了瞧。

    越看,越觉得古怪……

    “不对啊,你这哪里是她落在九幽的那对镯子。”

    “我瞧着,怎像是你那镯子的孪生兄弟咧!”

    石道人忍不住挠了挠了头道。

    他狐疑地看了看旁边的一道人,见他面色沉静,便晓得对方又在作弄自己。

    “好了,三花徒儿,莫要戏弄你石师叔了。”

    “快来给你石师叔请安。”

    一道人见状,便笑声说道。

    随后,石道人只见桌上那对镯子中有一个镯子突兀地动了动!

    隐约中有清光一闪,便见得旁边有一个唇红鬓角的童儿站在旁边。

    “石师叔。”

    石道人瞬间睁大了眼睛,猛然一拍大腿站了起来。

    他指了指一道人,又指了指那童儿,嘴巴挪动了半天,然后感慨道:

    “好你个一道人!”

    “我道你在家饮着苦酒就春风,却没你想你还尽弄些新花样!”

    “这莫不是你道门大名鼎鼎的八九玄功?”

    石道人看向一道人问道。

    “正是八九玄功……”

    一道人点了点头。

    “小徒天生便得变化之妙,也是赶了个巧儿,勉强能够耍上一耍。”

    “倒也算是机运……”

    一道人又道。

    石道人看着旁边的童子,嘴里啧啧出奇。

    八九玄功的大名,哪个修行者不曾了解呢?

    他石道人,当年也是做过这等美梦的。

    毕竟,同是石里所生,猴子学得了变化,他就不成?

    后来看来,猴子毕竟是猴子,与他这坨铁沉的顽石不是一个道上的……

    “这倒是赶巧了!”

    突然,石道人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转头看向一道人,说起来了之前自己在海上的见闻。

    原来在救他那小徒弟的时候,石道人隐约瞧见水中巨浪滔天。

    这在深海之中,倒也算不上什么奇怪的事情。

    但当时天色晦暗,更是雷声震震。

    石道人此时,本是借着天边一处铅云游历。

    他在云上,恍惚望见有大蟒在水中翻滚。

    这算是奇事了,石道人自然舍了铅云,下来准备瞧个究竟。

    但大蟒尚未寻得,却是看到了正抱着木桶,几乎被巨浪吞没的女孩!

    石道人虽是个实心的,但也不是无情决性的存在。

    待到石道人救到了女孩,再去寻时,便不再见那大蟒的踪迹。

    “我后来一细想,这海里哪来的大蟒。”

    “想来,是某个出来透气的大蛟才是!”

    “我快几百年,没遇到未给人使唤的野蛟了。”

    “没成想遇到了,却是错失蒙面……”

    石道人感慨道。

    “你这徒儿既习了八九玄功,倒是可以去那边会上一会。”

    “若是遇到了,便是不能降服,也能囫囵练个蛟龙变化!”

    “那龙虎上的蛟龙,也是个没脾性的,莫学了污了变化!”

    石道人扭动看了看旁边的童子,又是一番感慨。

    “蛟龙?”

    一道人轻笑了一声,没有多说。

    只是将之前掷于小炉的酒壶取出,然后又从袖里拿出三只小盏满上。

    “莫说,莫说,不如品品老道的苦酒。”

    随后,三人便就着云亭饮起了酒来。

    一边喝,一道人突然问道:

    “你这徒弟可取了法号?”

    “取了!取了!我见她得断尘缘于海,便取了‘海’字。”

    “她若喜欢,石海、法海随她去吧!”

    “且满上!”

    石道人酒醉酣畅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