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这个法师来自地球
    “忍耐恶劣环境!”

    随着一阵法术的氤氲之力,纳莎-秋雅缓缓吐了一口浊气。

    在法术的保护下,她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不再那么刺痛。

    身后的传送痕迹,已经被她的后手法术给抹除了。

    但现在看起来,她得在这个糟糕的地方呆上一些时间……

    虚空真可怕……

    纳莎-秋雅紧了紧自己的袍子,抱怨似地嘟囔道。

    她有10级的施法者等级,但这里的环境对她的法术倾向有些阻碍。

    纳莎-秋雅激活了自己头上的、宛如树叶状的饰品。

    顿时,她的目光变得无比深邃起来……

    一个死寂的世界?

    纳莎-秋雅下意识给自己上了一个防护邪恶。

    现在她的状态实在有些糟糕,她可不想惹来某些不死生命的关注。

    除了虚空之外,下位面也是她所深深排斥的地方。

    好在她为商业女士的教会,贡献了足够的金币。

    也许在某次冒险失手之后,能够让她的灵魂不至于堕入下位面。

    纳莎-秋雅曾经见过那些可怜的灵魂,它们的惨状让人不忍直视。

    这也是本来对于神祇宗教的态度颇为轻慢的纳莎-秋雅,开始信奉商业女士的原因。

    入乡随俗嘛……

    哒……

    哒……

    哒……

    这里的土地,基本上都附着很厚的积灰。

    纳莎-秋雅记得那玩意儿,但她忘了这些东西具体叫什么了。

    空气中无处不在的异常能量扰动,让纳莎-秋雅知道她现在处于一个怎样的世界。

    辐射?

    纳莎-秋雅不由得想起了这个词。

    那可真是颇为遥远的概念了……

    当她还是一位青涩的少女时,她从家乡的课外读物上知晓了这个概念。

    那是快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尽管她在家乡世界的记忆,只停留在了十八岁的生日和那场绿油油的流星。

    但那些记忆,仍然在她的意识中沉淀。

    当遭遇某些看似熟悉的事物时,它从中苏醒、发烫,让她不至于遗忘了自我……

    不过,老娘还是一个少女!

    摸了摸自己被施加了“恒定面容”,仍然保持着青春活力的脸,纳莎-秋雅苦中作乐地想到。

    也许是出于价值观的违逆,她总是能够搞出些大事情。

    对于她的第二个父亲——那位至今念叨着女儿婚事的老爵士,对此有很深的认知。

    这里是哪?

    纳莎-秋雅抬头看了看,天上厚实的铅云并不能阻碍她观测的目光。

    没有记忆中熟悉的星球,看来不是地球……

    在开始第二次人生之前,纳莎-秋雅曾无比怀念自己的故乡。

    而这也成为了她学习法术的不竭动力。

    然而,当她对于法术学习的愈发深入,她愈发感觉到了某种绝望。

    多元宇宙的庞大,是远超过凡物所想象。

    寻找地球,并非是沙海中探索一粒沙砾的无力。

    而是对于一粒沙砾而言,它也能够重叠处无尽沙海的浩瀚……

    纳莎-秋雅再次吟唱法术咒语,某种无形的低语开始为她断断续续地讲述着这个世界逝去的历史。

    走走停停间,千年的历史,那些英雄的悲歌、那些王权的颠覆,都在无形存在的低语中被一一道来。

    纳莎-秋雅不知道自己的故乡,已经变成了怎样的模样。

    从生理上来说,她已经过了感伤的年纪。

    当越过一个山丘之后,突然入目的一抹翠绿,让纳莎-秋雅停了脚步。

    “草!”

    看着那虽然形态发生了改变,但仍然熟悉无比的绿色植物,纳莎-秋雅不由得爆了粗口……

    …………

    …………

    房屋?

    刚刚从地球来到安诺德的易春,突然发现超凡多肉构建的绿洲旁边有一个精巧的小屋。

    这个发现,让易春瞬间进入到警惕状态。

    易春没有发声,他直接释放了生命之种!

    呈现出活性的生命力量,瞬间充斥着周边的环境!

    周围的自然力量,开始变得躁动。

    只需要一个锁定,易春就能够对出现的敌人发起罪罚-万物碾压。

    易春并不想在这里战斗,但他也不会为此迟疑。

    “原谅我的错误,我就说这里为什么会出现一个绿洲……”

    “看来它有它的主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类女性从小屋中走出。

    她所使用的,是某种易春彻底陌生的语言。

    不过,对方应该加持了语言通晓,所以易春能够听懂她的意思。

    易春注意到她身上的法袍,这意味着对方可能是一个施法者。

    易春没有发声,他凝视着对方。

    星球曼行者的强大视野,能够让易春看到对方身上的法术灵光。

    至少有3重以上的触发法术,猩红中夹杂晦暗的生命灵光,看起来不像是善类……

    这个发现,让易春做好了起手罪罚-万物碾压,然后切换成月枭形态的准备。

    对付施法者,具备禁锢天赋和飞剑月枭显然更为合适。

    “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第三月之塔的法师——纳莎-秋雅,现跟随于伟大的传奇法师-安萨-歌卢登学习。”

    纳莎-秋雅看着眼前庞大的树人,暗地里捏了一把汗。

    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但即便是第三月之塔最糟糕的学徒,也能够猜测到对方并非是普通树人。

    纳莎-秋雅隐约猜测到了对方在干什么,这让她愈发显得紧张。

    毕竟,如果是谁突然出现在她准备进阶传奇的实验室里。

    她不打爆对方的狗头才怪!

    不过,她可没有把一个世界作为进阶传奇的实验室的手笔……

    她只能希望,对方能够明白她所说的话的意思。

    大概明白了对方当前不善态度的来源,纳莎-秋雅直接取消了身后的安全屋。、

    “请原谅我的冒失——一群虚空中的邪恶存在,让我不慎迷失至此。”

    “我的导师正在进行相关时空节点试验,很快他就会接我离开了……”

    易春看着纳莎-秋雅,对方的生命灵光,让她的话语并没有什么可信度。

    “这里是我的领地……”

    易春警告着说道。

    但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法师突然愣住了。

    “是……是的……”

    然后,她用某种生涩的语气说道。

    易春注意到,她是在模仿自己的语言……

    超凡智力?

    易春记得之前在某本书上看过,某些具备超凡智力的存在能够通过只言片语快速习得某种法术。

    那当然并不仅仅是对方聪慧的原因,还有法术的力量参入。

    “地球?”

    忽然,纳莎-秋雅宛如低语一般说道。

    注意到易春那庞大脸皮上陡然的微妙变化。

    纳莎-秋雅突然笑了,她看着易春庞大而粗糙的树人躯体道:

    “看来我比你更加幸运……”

    “我的同胞……”

    下一刻,一抹泪水从她的脸颊滴落。

    啪嗒……

    滚烫的泪水砸在地面上,在枯竭的大地上迅速渗入。

    很快,便只剩下隐约湿润的一个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