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玄鸟
    有时候,原本一段无比熟悉的路程,也会充满了一种异样的陌生和令人心悸的慌乱……

    窗外的树木,不断倒退。

    那曾经颇为讨喜的翠绿,此刻也只令人注意到它身上满是灰尘的肮脏……

    要死,要死……

    小丘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即将到家的路程。

    她觉得,距离最终的审判日已经不远了……

    谁还没有一个考砸了后硬着头皮回家的难忘经历呢?

    以前人的经历来看,如果只是失误,倒也还好。

    但如果是因为某些其他的外在因素——比如沉迷于某种事物,那往往是雷霆般的灾难……

    “叮咚……”

    无处安放的手机陡然亮屏,小丘打开一看,是群里的沙雕网友们正在@她出各种昏招。

    你有可能在群里找到任何突破想象力的答案——除了正确的……

    小丘快速划过自己的屏幕,她尝试通过这种无意义的滑动来放松自己的心情。

    但遗憾的是,除了各种沙雕表情包,她的手机空空如也……

    事实证明,到了绝望的时候,人们所经受的教育并非那么牢固。

    面对父爱如山崩地裂的前奏,小丘开始了祈祷……

    这倒是符合这个民族的传统观念——在顺便或者毫无办法的时候,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求神拜佛总是无错的……

    “玉帝……佛祖……上帝……克苏鲁……”

    各种各样的宗教或者其他七乱八糟的概念,在小丘的脑海里浮现。

    然后,无意识中,她念叨到了某个古老的名讳……

    那是她之前拾到的一根羽毛,上面有着颇为抽象的纹路。

    小丘的同学觉得,那是某跟被人遗弃的羽毛,上面满是对方试试水彩笔成色的产物。

    但小丘却觉得,那些抽象的纹路,并非是混乱而毫无逻辑的东西。

    在那些单纯的线条之中,她似乎得到了某些信息。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这是小丘在看到羽毛后,第一时间想到的东西。

    她觉得自己脑洞挺大的,能够凭借一根白色的羽毛想到与其全然不相干的玄鸟身上。

    不过,这也与她那老是喜欢跟她们扯些神怪逸闻的历史老师有关……

    据不可靠统计,在所有学科中,语文和历史老师经常会表现出这种倾向。

    呼唤或许是随意的,但情绪却并不作假。

    在某种无形的东西作为纽带之下,小丘的呼唤似乎得到了某种回应……

    “咕……”

    恍惚间,小丘听到了某种声音。

    鸽子?

    她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惊醒,这时她才发现窗外的景物格外熟悉。

    哦豁,到家了……

    …………

    …………

    事实证明,临时性的祈祷往往无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面对手机中显示的游戏时常1347分钟的铁证,小丘只觉得满是绝望。

    即便你的父母同样喜好游戏,那也并非一件多么好的事情。

    毕竟,当他知道如何了解你的游戏状态后,那会成为某种噩梦……

    “咚……”

    看着旁边老人机传来的粗犷提示音,小丘只觉得心如止水。

    这是本次考试的负面作用之一,剩下的则是零花钱被大幅度缩水的残酷现实。

    甚至,连上网套餐也从原本的无限流量被更迭为限量200m……

    200m!

    我斗波图说不定就没了啊!

    一想到这,小丘便觉得人生满是灰暗。

    小丘知道自己做错了,所以她倒是对此没有什么抱怨。

    作为一个智力寻常的人,努力是否是会在考试成绩上有明显变化的。

    当然,这种变化更多表现在努力程度下滑的状态下……

    小丘从旁边将数学书拿了过来,她的底子自然是不错的,这也是她能浪一波的资本。

    但数学向来是不予凡人以情面的,它总是以冰冷的姿态将任何浪货锤翻在考场之上。

    而这次考试失利的主要问题,也在于她数学成绩的大幅度下滑……

    其实就差一点……

    小丘想着之前数学老师讲解试卷时,自己扣分的原因。

    书本上的试题,她基本上都是会的。

    也许在其他学科,粗略的会足以挽回一些。

    但在数学上,生疏与融会贯通的概念,很容易成为0与100的分野。

    “要是我能再聪明点就好了……”

    小丘一边做着试题,一边嘟囔道。

    “这倒不难……”

    模糊中,小丘听到了一个声音。

    她无法描绘这种声音的具体特征,就仿佛那只是她心头浮现的一个念头?

    而下一刻,一种轻灵的感觉充斥着她的脑海!

    小丘不知道自己是否变聪明了,但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念全部沉淀了下去。

    浮躁的气息逐渐远去,一种久远的、专注的宁静,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开始刷题?

    小丘飞快拿起之前嫌弃得不得了的老年机,然后在群里发到:

    “没有流量,!”

    “你们不知道刚刚我发生了什么!”

    ……………………

    居然真的操作成功了……

    感受着自己体内增加的某种莫名力量,易春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现在的状态,倒是有些类似于古老的图腾崇拜。

    但却并非全然精准——玄鸟的概念,是早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图腾。

    如果按照寻常的办法,他应该通过“扮演”、“模拟”等方式逐渐趋于这种概念。

    但凭借之前大地之女的操作,易春直接弯道超车,成功成为了组成这个概念的一部分。

    所以,从超凡神秘学的角度去诠释。

    他现在的行为,并非是盗取和成就。

    而是——唤醒……

    正如之前龙虎山的弟子,所展示的符咒之术。

    它发挥作用的主要因素,并不在释咒者本身,而是在于其所定向的概念。

    也因此,符咒之道以术为多,成就之法颇为罕见。

    就是不知道,玄鸟的真正力量,究竟对应的是什么……

    易春想了想,他对此倒是并不着急。

    只要玄鸟符咒流传了出去,总会有人触发或者使用。

    而这种行为,便是对玄鸟概念的一种激发。

    从而,强化作为被赋予“玄鸟”概念易春的兴致。

    算算时间,易春直接从孤峰上腾空而起。

    现在,到时候去听一道人讲道了……

    而关于某个羽毛的传说,则开始以某个聊天群为起点流传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