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二百零一章 骑士与树人
    空气中的水分显得有些黏糊糊的,是雨季要到了吗……

    诺瑞达尔-苏醒之风看着周围的群山与森林,发出悠远的呼唤。

    那孤独的啸声,随着森林间起伏的气流,犹如波涛般朝着远方扩散。

    但,一如那年复一年,不曾回转的季风,它们总是那样消失在林海的尽头……

    滴……答……

    一滴浑浊的积水,在风的作用下,从旁边的枯树上滴落。

    它滴在了诺瑞达尔-苏醒之风强壮的、如山峦般雄伟的躯干上,发出微不可闻的脆响。

    你在哭泣吗?我的兄弟……

    诺瑞达尔-苏醒之风小心翼翼地弯下腰,看着底下已然枯朽的树木说道。

    这里是群山环绕之地,这里是生命塑造奇迹之所……

    万物在这里欣欣向荣,它们欢笑着亦或惊恐着面对生命与死亡。

    遗憾的是,它们中,并未有诺瑞达尔-苏醒之风的位置……

    它是一个意外被唤醒的树人,因为某些特殊的遭遇,得以成长到现在的模样。

    它逐渐获得了智慧生命的情感,那坚若顽石的、由木质纤维构建的心脏,逐渐涌现出属于他们亦或她们的暖意……

    但最终,主宰它的,是愈发浓郁且令它感到痛苦的孤独……

    诺瑞达尔-苏醒之风也曾尝试加入过人类,但他们总是热衷于吵闹和喧嚣。

    在时间的推移下,它不可避免地绞入到属于人类的战争中。

    那是并不怎么令人愉悦的回味,它带来了毁灭与死亡……

    最后,它再次回到这片它所苏醒的地方。

    它的力量,能够粉碎山脉!

    它的意志,能够倾覆王国!

    但,它仍然无法唤醒那些沉默的兄弟们……

    他们说它疯了,可诺瑞达尔-苏醒之风觉得自己很清醒……

    这一次,没有谁能阻止我!

    诺瑞达尔-苏醒之风凝视着群山道……

    …………

    …………

    “泰德,我不是很懂……”

    士兵长看着眼前的骑士说道。

    他们正行走在一条荒莽的道路上,地面非常湿润,满是泥泞和难闻的积水。

    蚊虫在他们的周围盘绕,带着令人烦闷的噪音和难以驱散的瘙痒。

    尽管周围的树木很多,但整体环境显得无比闷热。

    粘稠的汗水在护甲里流淌着,令人更加难受了。

    所幸,这里的队伍组成,都是王国的精锐士兵。

    虽然环境颇为恶劣,但他们还是闷头跟随着士兵长前行。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骑士停了下来,整个前行的小队随着暂停在了原地。

    厚重的全身甲,将骑士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

    它有着比所有士兵身上的护甲更为坚韧和全面的防护,但与此同时,穿戴者也需要承受更为沉重的重量。

    这次与寻常的战斗不同,他们没有缓冲的机会。

    也因此,唯有体质最为强壮和意志最为坚定者,才能加入到这次伟大的远征中。

    骑士顿了顿,然后凝视着身后的士兵长和沉默的士兵们说道:

    “但我们没有选择……”

    “也许它的诞生确实是一场意外——但对于我们的家人,我们的王国,我们的文明而言……”

    “我的兄弟们……”

    “它注定过于沉重……”

    “这无关道义与荣耀,无关正义与诺言……”

    “握紧你们的剑,你们在为人类的命运而战!”

    随后,骑士扭过头,再次缓缓朝着被连绵的青藤和森林所淹没的远方走去。

    身后,随之前行的士兵们默默无言……

    …………

    …………

    “你进入了副本世界:疯狂的-自然的低语……”

    “请注意,请人物在10个自然日内完成相关任务!10个自然日后,副本事件难度评级将提升为15-20!”

    易春瞅了一眼视网膜上刷新的提示信息。

    10个自然日后副本事件难度评级提升?

    易春想了想,默默将其转化为人话:

    10天之后,有更强大的boss前来。

    15-20级?

    此时,已然化为为当前战斗力最强挡的嗜血兽形态的易春默默摇了摇尾巴。

    他当前锤过最为强大的敌人,应该算是那个名为黑暗本质-祸乱的家伙了。

    易春以副本中的生命为代价,也不过重创了它。

    正常战斗的话,易春觉得自己只怕是白给……

    只是,不知道黑暗本质-祸乱,究竟是什么层面的敌人。

    综网并没有提供,对方的具体数据信息。

    易春环视了一下周围,他处于某个茂密的森林中。

    空气中的水分很充足,不时能够听到爬虫窸窸窣窣的声音。

    空气里的味道非常复杂,有草木本身的气味,有之前路过的野兽留下的粪便味道。

    地面显得非常湿润,若不是有穿林的效果,易春现在的肉垫应该已经沾满了泥水与落叶。

    想了想,易春直接变化成了月枭形态。

    随后,他扑腾着翅膀穿过茂密的树木飞了上去。

    穿过厚实的树叶,易春不断拉伸,他的整个视野瞬间豁然开朗起来!

    但见连绵的森林犹如怒涛般起伏不定,绿意的尽头是苍莽的群山和它们肃穆的身影。

    不过,易春并没有去关注其他。

    他注视着森林中的那个硕大身影,陷入了沉思。

    这玩意儿,是树人?

    易春当然知道树人,但这么大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突然,那犹如山峦般高大的树人缓缓转过身。

    在它那宽大的躯体中间,有宛如脸庞般的巨大器官。

    而它的眼睛,瞧起来像是两颗硕大的天然黑宝石。

    随着它的思考,那黑宝石中不断有幽绿的光芒流动。

    “熟悉却又陌生的气息……”

    突然,它开口说道。

    声音沉闷而洪亮,整片林海似乎都在它的声音下变得静默!

    “啊,我想起来了!”

    “一千三百多年前,我曾在北边的沙漠遇到过你的兄弟。”

    “来吧,行走在自然之道的朋友,请栖息在我的躯干上吧——就像你的兄弟所做过的那样……”

    巨大的树人看着天空中的月枭缓缓说道。

    而这时,远方的山峦中,骑士看着眼前的大山陷入了深思。

    “就是这里吗?”

    士兵长看着眼前的群山说道。

    “穿过这片山,我们便要走进地狱……”

    骑士抬头说道。

    地狱并不总是流淌着熔岩和冒着黑烟的不毛之地,有时,它也会是生机盎然的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