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噬元兽与窗外的竖瞳
    “你汲取了大量超凡多肉的生命精华,你的体质获得1点永久性的提升!”

    “你的野性形态-嗜血兽体质属性更迭为:12”

    “经过你的长期训练,你的天赋能力获得了一定的成长。”

    “你的天赋技能:噬元-液体汲取速度提升35%!”

    “你的天赋技能:噬元-液体已达到当前阶段提升上限。”

    “重要提示:满足限定条件!你解锁了新的传奇定向进阶形态:噬元兽的部分信息!”

    “当你吞噬更多的生命力量时,有一定概率获得新的解锁进度!”

    虚空是什么……

    易春并不知晓。

    但此刻,处于嗜血兽形态下的他能够隐约感应到某个特殊的世界。

    它是他的胃囊,是一片充满了混乱与无序的扭曲奇点。

    一切生命力量,都将在那片虚空中沉淀、扭曲。

    它并不会消失,而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于虚空之中。

    其在物质世界的对应,便是源源不断涌现在易春体内的生命之力。

    易春似乎有些明白嗜血兽的进阶路线的核心所在了:

    那片虚空,犹如嗜血兽的影子一般。

    它们双生双环,扭曲着物质与虚空。

    而当它们的联系,陡然变得紧密之后。

    便会犹如古老的衔尾蛇般,构建出一个危险而禁忌的生命。

    噬元兽?

    易春倒是听闻过这个种族的信息。

    但那只是呈现在影视中的一个虚拟形象,易春并未阅读相关的漫画和书籍。

    更多的时候,他是在某些琐碎的碎片化阅读时,通过沙雕网游的评论了解这个名词的涵义。

    但嗜血兽所对应的进阶,是否与这个虚拟的形象相关,易春就不是很清楚了。

    不过,能够找到提升的道路,无疑是一件令人值得高兴的事情。

    更何况,它与易春当前的超凡多肉种植计划,巧妙地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微妙循环。

    易春觉得,在短时间内他是不太有可能再接触到比这更为合适的提升方法了。

    当然,嗜血兽需要猎杀强大的生命,来获得无尽野性点。

    就目前来说,嗜血兽对于无尽野性点的需求是非常庞大的。

    死亡爪击还需要14个无尽野性点,才能够点出来。

    对此,易春暂时没有什么太好的想法。

    毕竟,强敌是无法通过养殖来完成的……

    看着周围枯萎的超凡多肉残骸,组成它们的成分是易春当前所无法吸取的。

    不过对于土壤而言,这倒是不错的肥料。

    这片小盆地,有着足够强大的微生物圈。

    一个法术的形成,并没有那么简单。

    尤其是对于这种培育向的法术,它需要考虑到很多方面的因素。

    对此,易春是颇为佩服的。

    好在,他选择的是野性的道路……

    当然,尽管有法术定向强化后的微生物作为辅助。

    但易春觉得,被淘汰汲取了生命力量的超凡多肉所剩余的残骸,并不足以支撑新的循环。

    也许,我需要一点点帮助……

    易春若有所思地想到了某片多肉种植区……

    …………

    …………

    那究竟是什么?

    资深培育员-裴穗儿看着眼前整理的资料陷入了困惑。

    对于如同她这般的人来说,外在的表现形式只是认知这个世界并不那么正确的一个途径。

    她们亦或他们,更倾向于用数字和公式来完成冰冷真相的构建。

    相比于容易蒙蔽的感官,这些看起来枯燥的东西,反而显得更为真实。

    脑海里,裴穗儿缓缓回忆着关于那个未知猫科生物的线索。

    多肉上的切割痕迹很干净,上面并没有特殊的组织残余。

    这显然并不正常,因为视频中对方所表现的结构来看,它的爪子与寻常猫科没有结构上的显著差异。

    而无论是用于捕猎,亦或是收缩在凹糟里。

    猫科的汗腺分布特点以及糟糕的地面环境,也决定了它的爪子上不可能是绝对干净的。

    这一点,被猫爪子抓伤后发炎的铲屎官们有更多的发言权。

    但在裴穗儿取的多肉样本上,她并没有观测到任何多余的物质。

    就仿佛,它是被一把干净的手术刀切割了一般。

    而更为有趣的地方在于:对方并未留下任何痕迹。

    虽然猫科动物的蓬松毛发,会导致目测其体重的偏差过大。

    但以当时的地面湿度来看,以她计算的极限最小体重也会留下足够清晰的、可被观测的痕迹。

    那一片区域,已经被她围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找到了某种比多肉更为有趣的东西。

    也许探究到了最后,会是某种荒诞的结局。

    但这种逐渐掀开迷雾,不断靠近未知的感觉,是令所有领域的科研者们所无法抗拒的……

    大概,这算是职业病?

    此时,夜已经深了。

    而旁边桌上的咖啡,早已经凝固出一圈黑色的涟漪。

    看起来,更像是某种不可描绘的禁忌试剂……

    不过,刚好瞥到了咖啡的裴穗儿随手取了过来。

    然后,一饮而尽……

    冷却的速溶咖啡,自然与美味全然不挂钩。

    不过,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的裴穗儿,倒觉得还不错。

    可能是心理作用,她觉得自己清醒了不少。

    深夜的实验室,其实并不一定寂寞。

    偶尔,裴穗儿也能窥见隔壁摆弄大体老师的研究生。

    虽然从理智上来说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惊鸿一瞥也蛮提神的。

    遗憾的是,今天大家可能没有什么有趣的课题。

    所以,到现在为止,只剩下裴穗儿还在这里了。

    裴穗儿砸了砸嘴,她将眼前的资料整理好了,然后放进相关编号的档案盒里。

    这次的发现,比她之前的几十次发现要更为有趣得多。

    遗憾的是,到现在为止她并没有什么进展……

    唯一的收货,可能就是她qq上面已经快缓存满了的各种猫科照片。

    这些是她的师弟师妹们,帮忙在试验田周围收集的。

    只是,在那些或温顺,或桀骜的瞳孔里,她并没有找到她想要的眼神……

    她要的,是……

    裴穗儿突然愣住了。

    她看着眼前的窗户,隔着空阔的实验室和外面漆黑的夜色,在玻璃的反光里,一对竖瞳正幽幽地看着她……

    那正是她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