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人背后的猫
    “再见了……”

    小道士余行看着远处还在拉拢扯呼的年轻人,朝着他挥了挥手道。

    当然,身处人群中的年轻人并没有看到。

    此时,对方已经成功拉到了两个准备回家的游客。

    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小道士余行觉得这大概就是人间的滋味吧。

    它并不一定那般甘甜,并总难免带些苦涩和酸楚的味道。

    但当太阳出现时,黑暗犹如昨夜积水般蒸发殆尽的情景,亦是人们所支撑的希望之光。

    第一次,小道士余行知道了自己也许应该去守护什么东西。

    尽管,在仙的定义里面,它总是对于道的绝对追逐。

    但道的真正涵义,又是什么呢?

    对于在这方土地土生土长的余行而言,他知晓自己体内流淌的血脉。

    他,他们并不尊崇仙神之伟力。

    事实上,贯穿在这个种族的文明之中的,是宗族、是血脉、是传承,是一代又一代人尝试将这片土地建设得更为美好的期望……

    从那厚重的历史中,有人看到了阴谋权术,有人看到了风流浪漫……

    但在那些松散的、腐朽的杂质之前,必然是存在某些东西……某些坚硬的东西将它们支撑起来。

    在王国倒塌之前,在文明衰败之际,它是已然熄灭的薪火……

    而小道士余行觉得,他并不一定要为了什么而去修道、修仙。

    当但他有所成就之后,他或许需要去做什么。

    他要守护一如年轻人脸上那般朴质的笑容……

    “喵?”

    旁边的猫叫,将小道士余行从某种激烈澎湃的情绪中拉扯了出来。

    看着凝视着自己的橘猫,小道士余行突然笑了笑。

    他伸出手,想要去摸橘猫的耳朵。

    然后……

    啪!

    剧烈的痛楚,让小道士余行瞬间找回了自我。

    什么嘛!我可是要守护世界的男人!

    觉得自己有所重大觉悟,但是体内法力却很真实的毫无波动的小道士余行陷入了自闭。

    不过,很快小道士余行便从自闭中恢复过来。

    他看着继续躺在背包里酣睡的橘猫,眼中的神色陡然变得坚定。

    师兄,如同你这般的存在,或许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不受世间万物的诱惑与干扰,他人的悲欢离合于你若清风。

    可是,那样不会太孤独了吗?

    小道士余行在心里默默想道。

    他隐约觉得就算离开了他亦或是师祖,师兄一只猫也能生活得很好。

    就仿佛这世间只剩下他一只猫了,也是如此。

    小道士余行回想起第一次看到师兄时候的模样。

    初见时,对方瞧起来就像一只普通的橘猫一般。

    但现在想来,他似乎能够从中察觉到某些微妙的气息。

    说实话,他挺羡慕师兄这种强大的独立能力。

    但,他也有他的道路……

    虽然弱小,但亦有其坚守……

    正对着阳光,少年的脸上仿佛与灿烂的金色融为了一体。

    之前魔所带来的阴霾,仿佛彻底在这座城市消失了一般……

    …………

    …………

    “解决了?”

    看着眼前的小道士余行,司机大叔没有说什么。

    他叼了根烟,跟对接的人打了个电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朝着小道士余行喊道

    “嘿!余行,你也来了!”

    小道士余行扭头一看,原来是故人——正是之前他和对方切磋过的龙虎山晨冈。

    从对方出来的模样来看,对方似乎是在另外一家酒店休息了一晚。

    “我一开始还以为就我一个人去除魔呢,这谁顶得住啊!”

    晨冈并不是一个人,他身后还有几人。

    小道士余行不认识,不过看起来应该也是其他道场的弟子。

    “好歹找师兄师姐们求了点符,结果找隔壁道场的师妹一问。”

    “嚯!每个道场都派了弟子过来,但是都没跟咱们讲!”

    晨冈看起来颇为激动,除魔卫道嘛,哪个年轻人不想?

    虽然他在法力方面,尚未入门。

    但对于龙虎一脉年轻的弟子而言,已经算是足够突出的了。

    毕竟,晨冈在符法和剑法方面都没有短板。

    现在他唯一欠缺的,就是法力修行方面的。

    遗憾的是,这种东西向来是悟了就悟了,并不讲什么基本法。

    即便是小道士余行,也是经过了数年的体质打磨后,才授予道法的。

    “我来介绍介绍这是武当年轻一辈的俊杰余行,他的剑术犀利无比。”

    晨冈朝着后面的几位年轻人说道。

    “这是南海道场的紫熏,她擅卜算驱厄之术。”

    穿着一身紫白相间衣物的年轻女子,朝着小道士余行笑了笑。

    随后,晨冈拍了拍旁边年轻光头的肩膀道

    “这是少林的永杏,我的挚友,他的度化之道已经初窥门径了!”

    “怎么样,余行咱们一起吧!聚集众人之力,除魔卫道不在话下!”

    看着眼前处于激情澎湃状态的晨冈,小道士余行战术挠了挠头。

    但是想了想,小道士余行还是小声说道

    “那头魔……已经被我师兄镇压了……”

    “卧……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干得漂亮!”

    晨冈闻声先是一惊,然后突然想到此时紫熏在身后,顿时强挽了一波道。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这算怎么回事?

    不过很快,晨冈便捕捉到了新的盲点。

    师兄?

    余行不是一个人吗?

    随后,晨冈注意到了余行背后的包。

    悄悄贴了个透视符,晨冈顿时看见了里面正在酣睡的橘猫。

    艹!还能这么玩?

    顿时,晨冈觉得自己吃了柠檬。

    虽然龙虎山也有一条大虫。

    但那家伙,不善微妙变化之道。

    带下山,显然是不可能的。

    倒是那头蛟龙,由于龙属特性,天生擅长此道。

    但龙性傲慢,显然是不会理睬他的。

    除非他能够胜过对方——但那时候他还需对方干啥!

    在尴尬的氛围下,几人尬聊了几句后小道士余行便离开了。

    看着小道士余行离开的身影,旁边的光头永杏突然开口说道

    “我感受到了血腥的杀业,冰冷杀机如魔如魇……”

    “他背包里究竟带着什么东西?”

    “一只猫……”

    晨冈愣了愣之后说道。

    他瞅了一眼永杏。

    可以啊,你这家伙怎么看出来的?

    晨冈在心里嘀咕道。

    “那只?”

    “那只!”

    “我懂了……”

    光头永杏点了点头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