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晨冈的剑
    “师傅,这里就是武当吗?”

    晨冈看着眼前隐匿在郁郁葱葱之间的山道和那隔着山林依稀可见的雄伟山峦,他有些激动地说道。

    尽管今时不同往日,他们已经从曾经的辉煌中逐渐淡却。

    但属于眼前这座山的光芒,仍然闪耀于此。

    它是绵延千年的道统,是承载着一类人追逐清风的幻梦。

    有的时候,晨冈也会看着自己手中的剑陷入迷茫。

    即便他的师傅龙道人,拥有御虎唤龙之能。

    但那通往沉浸在修行者心灵中的至高殿堂,却并未向人们展露它的奥妙。

    而那在亲自目睹了年迈的奶奶逝去后,猛然觉悟生死之大恐怖的晨冈也并未如愿以偿摆脱它那冰冷的脚步。

    抗拒死亡,追求超脱,这并非多么曲高和寡的目标。

    或者说,它应是每个生命最为狂热的渴望。

    当百年之后,死亡犹如黑雾一点点涌来之时,我应当用什么去阻挡呢?

    晨冈不由得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

    靠它吗?

    但剑锋便是如何锋利,它也只能斩尽这世间的一切。

    它斩不断心中恐惧,更无法将那冰冷的死亡一分为二。

    只是在隐约的传说之中,在这座山上,是有一位掌握了延寿之术的道人。

    或许很早以前,他也曾有过属于那个时代辉煌而披靡的名号。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当越来越多新潮和斑斓的东西出现在人们眼前之后。

    那不过是属于一个时代的光芒,自然会逐渐被人所遗忘。

    后来,有雷霆犹如蛛丝绵延苍穹,撼声万里!

    一代传奇逝世,而那位道人自取道号为一。

    晨冈并不知晓那道号的深邃含意,但莫名的,他觉得那应是祭奠些什么。

    或许,它是在表述一个从数个世纪前孤独遗留者的自述吧……

    “正是,把证件收好,我们从小道上上去,免得惊扰了游客。”

    龙道人看了一眼有些心不在焉的晨冈,然后淡淡地说道。

    在他身后,一个铁笼子被缓缓打开。

    然后,一个硕大的头颅钻了出来。

    就在它准备来一波虎啸山林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

    已然张开的嘴巴噗嗤了几下,随后悻悻然地打了个喷嚏就闭上了。

    所幸这里并不属于游客通道,自然没有人瞅见这头斑斓猛虎。

    众所周知,老虎处于不同的地点会展现出截然相反的姿态。

    在这个世上活跃的老虎,大概可以根据活动的地点分为三类

    马戏团、动物园里的,豪宅之中的与山林之间的。

    龙道人瞅了它一眼,没有说什么。

    把这头家伙从龙虎山搬运过来,还是费了老大的劲。

    这也是他不善搬运之术的原因,否则的话不需要那么麻烦。

    “你要悟了踏云之术,也不会受这般苦了。”

    龙道人想了想,还是对着身后的猛虎说道。

    “呼……”

    猛虎呼了一口气,表示听到了。

    不过很快,便排出一股浊气。

    想来,那话也是随着浊气离开了……

    龙道人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这头老虎少时便护佑在他左右。

    在那段混乱的日子里,他与它相依为命。

    后来,若非走了鸿运,才降服了那头虬龙。

    作为天生异种,虬龙自然是要比这头呼啸山林的老虎要强大许多。

    但即便如此,龙道人也未曾抛弃它。

    它护持他的前半生,而现在,轮到他了……

    他们算是老友,更似亲人。

    只是这家伙老来性子愈发惫懒,龙道人也是有心无力。

    毕竟是头凡虎,能至今日已然殊为不易……

    虽然世人唤我为龙道人,但我未曾忘却我龙虎之名……

    老家伙,可不能让我仅余龙名啊……

    想着事情,山路曲折似乎便少了几番味道。

    既是登山,自然不似上次那般,直接乘风而来。

    转过了个角,正有一亭,有一众道人立于其间等候。

    不过,一道人并在其间。

    龙道人环视了一眼,很快,他便看到了窝在在亭间草坪上的一只橘猫……

    ……………………

    都是修行者,自然没有那么多的俗礼。

    在简略的交流完成之后,双方便直接切入了主题。

    “龙虎山,晨冈。”

    “你别紧张啊,咱们就是切磋切磋。”

    晨冈对着眼前的小道士余行笑着说道。

    他比余行要长几岁,因此显得高大一些。

    其实,剑法对于晨冈而言并非克敌制胜之道。

    只是,心里有些隐忧的晨冈,还是苦练了一手剑艺。

    毕竟,对付人的时候,很多情况下剑比符要更为好用……

    “武当,余行。”

    余行有些拘谨地看了一眼晨冈。

    他在磨砺武艺的时候,自然不乏切磋的经验。

    但代表武当出场切磋,却是他从未体验过的事情。

    他本是为了习武来的武当,后来发现来错了地方……

    练了气之后,又遇上了橘猫师兄。

    一番比对之下,小道士余行觉得自己大概就是书中所谓的围观者云云。

    更何况,现在又不是以前的混乱时代。

    他习了剑,练了气,也只是进一番有一番的欢喜。

    至于能够靠它做什么,又或者是他想要做什么,余行并没有深深考虑过。

    他只是喜欢……

    喜欢在日月交汇之际,独坐于山间吸纳吐气的悠然……

    喜欢持一柄长剑,于孤锋上舞弄银光的浪漫……

    喜欢这山间的山岚和宁静……

    喜欢远离世俗的怅然……

    这世道不需要除暴安良的大侠,却许山间多了一个纳气的少年。

    心潮澎湃之际,法力自然流转于上。

    小道士余行握住自己的剑,他开始逐渐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只是希望,别输得太惨才好……

    “我比你长几岁,多练了几年剑,却也只能勉强称得上娴熟罢了,便由你先手吧。”

    晨冈看着不远处的余行笑了笑说道。

    随后两人站立,在师长的引导下行了礼。

    然后,晨冈只见一抹清辉朝着他袭来!

    草(一种植物)?

    一瞬间,有无数想法在晨冈的脑子里浮现。

    但身体却在本能的引导下,迅速打开随手的包裹,然后熟稔地往剑上贴了一张符咒……

    而在另外一边,原本觉得有些无聊的橘猫,见状却来了几番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