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余行的剑法水准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

    一转眼,连绵的春雨便占据了整个山头。

    山下落雨,山间必然起雾。

    即便只是朦胧如牛毛的细雨。

    在这青山之间,也或有白雾笼罩其间。

    对于没有接触过这种景物的人而言,这自然是极美的。

    但若是身体不够硬朗,老来关节还账也是或多或少的事情。

    所幸,这山上的道士多有强身健体之术。

    即便是外门弟子,也罕有体虚者。

    当然,能够以外财于此修持者,自然是家底颇为富裕之辈。

    若无变故,他们自然是无需担心这些微不足道的问题。

    “叮铃铃……”

    易春抖了抖身上的雨水,脖间的铃铛随之发出沉闷的响声。

    听到铃铛声,易春顿时停了下来。

    这玩意儿虽然瞧起来不怎么显眼,但毕竟是一件真正的法宝。

    寻常时候,是不会发出响声的。

    此时,易春已经从灵魂虚弱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而食气法的修行进度更是徐徐渐进,现在易春的月枭形态已经攒满了提升等级的野性经验。

    值得一提的是,玄鸟的血脉强化了月枭形态的发展潜力。

    但易春发现,它也让月枭形态的等级提升,需要更多的野性经验投入。

    而反馈到综网面板上,则是一个特殊的模板说明

    “

    模板稀有精英单位

    描述

    该单位具备比寻常同种类单位更为特殊的发展潜力,并拥有种族相关列表之外的特殊能力,为同种类中的稀有精英单位。

    效果

    该单位获得额外的同等级法术豁免(+1),升级属性额外提升,但需要消耗比之前额外50的经验才能提升野性等级。

    ”

    易春舔了舔獠牙,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四周。

    这个天气,山上并没有太多游客。

    而这条偏僻的小道,也罕有游客从这里经过。

    此时雾气正浓,周围的景物显得有些模糊。

    灵体?亦或是隐身单位?

    易春并不具备强制破隐的能力,但拥有一定黑暗视觉的目光,让他能够敏锐地捕捉到周围的微妙变化。

    下一瞬间,原本还站在原地的易春突然朝着一个方向扑去!“哎呀!”

    听到某个熟悉的惊呼声后,易春下意识便收敛了肉掌上的利爪。

    不过想了想,易春还是狠狠地一爪子拍了过去!

    即便是肉掌,在具备足够力量的前提下,也不是那般好消受的。

    而易春的这一掌,直接将隐匿在雾气中的某人掀翻在地。

    好在地上积水不多,他一个鲤鱼打挺便起了身。

    但帅不过三秒,很快肾上腺素消退,被压制的酸痛开始传来。

    “嘶……师兄,你怎么发现我的?”

    捂着被拍出一个漆黑梅花印胸口的小道士余行。

    一边痛得龇牙咧嘴,一边又忍不住好奇地看着易春问道。

    易春自然没有理会这个憨货,这家伙虽然法力进度不快,但在修行术法方面确是天资斐然。

    按照一道人的说法,此乃应劫之人的禀赋。

    不过,也算是经过过不少世界的易春,自然是不会信这些鬼话。

    他更愿意相信这是几个超凡于世的存在,借着一些特定的事件玩一手oba游戏罢了。

    真正的灭世之劫,又怎会那般风轻云淡?

    易春已然不会相信,世上真的存在某种能够被誉为“绝对真理”的事物。

    在漫长到令时间失去意义的时光长河和那辽阔到令距离变得苍白的多元宇宙来看,一切都是在不断变化的……

    也许下一瞬间,你所认知的一切,包括世界,都会彻底颠覆……

    …………

    …………

    “哎,师兄……”

    “你听说了吗,过年的时候那个龙道长明天会带着他的徒孙过来。”

    “好像,是说要试剑什么的?”

    “师傅要我准备好,但我剑法真的不行啊……”

    小道士余行,一脸苦恼地看着眼前的橘猫说道。

    一想到明天要和龙道人的徒孙比试,还是比剑,他就觉得有些发慌。

    如果是在之前,他是不会这样的。

    但每天爬着那悬崖上的铁索,他总是能够瞅见那些如疯如魔的剑舞。

    尽管知道,那是诱人堕落的幻象。

    但小道士余行,也逐渐认识到一个现实

    他的剑法,还嫩的狠呢。

    尤其是有时天气好的时候,橘猫师兄心情也好,会偶尔陪他练练剑。

    小道士余行觉得,那应是世间所有练剑者的噩梦。

    是的……

    尽管在橘猫师兄面前,他能够肆意地施展他的剑法。

    并且,不需要任何的顾虑和犹豫。

    但对方犹如玩闹般,每每只是偏了一丝便躲过剑招的情景,属实令人有些绝望。

    大抵就是查了半天攻略,练了半天手法,又堆了诸多饰品,磕了五颜六色的药剂。

    然后花里胡哨一波操作,输出毫无波动的那种感觉……

    小道士余行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剑法究竟怎样。

    毕竟,有一次师傅无意中瞅到他和橘猫师兄的练习之后沉默了许久。

    然后,师傅在晚上吃饭的时候把他叫了过去,沉声呵斥了他一顿。

    大意是橘猫师兄虽然也通剑法之道。

    但毕竟是异类,更没有练习过剑招。

    余行连橘猫师兄都摸不到边,剑法属实令他失望。

    借着上次他弄坏了茶桌的事情一起,师傅罚他在剑锋碰到橘猫师兄之前不再传授他剑法。

    这让小道士余行很是失落。

    毕竟,他之前还想着找师傅试试剑法,看看自己到底哪里存在纰漏。

    现在的话,他就只能抱着自己的剑看着橘猫师兄瑟瑟发抖了……

    “喵?”

    听了小道士余行的话后,易春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尾巴。

    他也觉得小道士余行的剑法一般般,毕竟他是见识过妲姃的剑意的。

    当然,易春也不了解那位龙道人徒孙的剑术水准。

    不过,对此易春倒是颇为好奇的。

    对于这个世界,他所接触的还相当有限。

    去围观围观,倒也不错。

    而且,听说那个龙道人有一头老虎。

    那老虎,自然不是寻常的老虎。

    易春觉得,或许可以找它交流交流……

    当然,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对方是否把那头老虎给带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