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受伤的橘猫
    “你已经死亡,正在传送人物离开副本世界……”

    “你重创了黑暗本质-祸乱,事件祸乱完成度627……”

    “你获得了3000枚综网灾币的基础事件奖励!”

    “正在抽取人物事件奖励……”

    “史诗!”

    “重要提示你获得了史诗奖励上古之书的残页(限定)!”

    “

    上古之书的残页(限定)

    类型奇物

    物品等级15

    物品品质史诗

    限定条件具备玄鸟要素的相关单位

    物品描述

    这似乎是某本古老书籍的一部分,充满了斑驳纹路的木制结构表明了它所属的古老岁月。而在这一页承载着古老文明的残页上,一只模糊而抽象的鸟类图样占据了绝大的篇幅。你隐约能够从中捕捉到丝丝熟悉的痕迹,但那已然是发生于某种久远过去的事情了……

    物品特效

    1、正名(传承特效)

    具备相关限定条件的单位,能够通过永久性地消耗该物品,来获取该物品中蕴藏的传承力量。它可能是某种血脉的延续,可能是某种法术的传承,在未激活之前,无人知晓里面隐藏着怎样的奥秘……

    2、仁善(史诗特效)

    具备相关限定条件的单位,可通过该物品来提升自己的职业等级(提升等级基于人物相关职业综合属性)。

    但在提升完毕之后,在十二个自然月的时间内,人物将获得仁善超凡特性。

    在该特性的持续时间内,人物的直接攻击将无法致死。

    但与此同时,人物获得免疫致死的效果。

    ps基于人物当前野性德鲁伊相关要素(月枭/6,嗜血兽/8),使用该物品你最多能够将职业等级提升至9级。

    ”

    “你完成了一次心灵试炼,你的修行功法食气法获得了新的突破!”

    “猩红警告你已被黑暗本质-诸邪锁定,当你再次进入该随机副本位面时,将遭受对方的追杀。”

    “你进入了灵魂虚弱状态(7天),你的最大属性减少30,生命恢复-50。”

    看着视网膜上宛如刷屏般的提示信息,易春只觉得浑身酸软。

    在之前的随机副本里,他就已经体验过死亡的滋味了。

    不过这一次的死亡,显然比之前要壮烈得多。

    在最后一刻,他直接激发了体内的所有法力,然后以最飞剑所能够激发的最大速度冲向了祸乱。

    虽然飞剑那由法力构建的特殊结构以及极其狭窄的剑锋,能够让易春在很大程度上免受空气冲击的影响。

    但毋庸置疑,在6倍多音速的冲击下,他所变化的飞剑在爆发初始便急速燃烧!

    在那个时候,易春其实就已经处于濒临死亡的状态。

    不过,祸乱距离当时的他实在太近。

    即便易春的意识,先于飞剑穿透祸乱前死去。

    但剩余的飞剑残骸,仍然带着足够的动能冲击了过去!

    好在,最后进行副本结算的时候,易春仍然获得了足够的事件完成度。

    易春看了一眼已经被丢进物品背包中的上古之页残卷,这种品质的物品可不怎么好得。

    不过,这一切并不在易春的预期之中。

    他参与这个事件,更多的是为了蹭一点阿青的大地之力。

    现在看来的话,倒也不知道是亏还是赚。

    毕竟,随机副本还剩下九十多天……

    而被似乎比祸乱更强的诸邪所盯上,易春估计再次进入怕是有些困难了。

    能够重创祸乱,已经算是非常小概率的事件了。

    下一次,易春不觉得自己还有这样的机会……

    …………

    …………

    “师……兄……”

    “嗯?!师兄,你怎么了”

    就在易春研究着收获的时候,小道士余行从底下爬了上来。

    看着明显气色有些萎靡的橘猫,小道士余行顿时惊叫道。

    不过还没等他靠近,一股危险的气息便让他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那种感觉,很难描述。

    小道士余行觉得,小时候看鬼片,被吓得屏住呼吸的那种感觉。

    或许能够表达,他现在所感触的一二。

    不过,余行倒是不觉得紧张。

    虽然身体在本能的反馈下,微微有些颤抖……

    但余行知道,师兄显然是不会伤害他的。

    “师……兄,你受伤了?”

    余行看着抬头看向自己的橘猫,他的目光扫过橘猫的身体。

    从外表上来看,似乎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势。

    但是,作为与易春已经非常熟悉的余行,能够明显地感觉到易春的气色很差。

    易春对着余行摇了摇尾巴,现在他懒得动弹。

    就像是感冒了一般,浑身有些犯懒。

    这种情况下,窝在山洞里睡觉才是最好的选择。

    “那师兄,我先下去了……”

    余行想了想,他觉得还是去找师祖比较好。

    他寻思着,师傅不一定能够解决师兄的问题……

    当然,这个想法只在余行的脑子转了一圈。

    然后,他又看了易春一会儿。

    发现没有什么紧急状态后,便又顺着铁索爬了下来。

    一如往常一样,铁索上幻象频出。

    但这一次,余行并没有被其干扰。

    在落到平台后,他没喘口气便小跑着往师祖经常修行的地方跑去。

    “喂!”

    “这家伙,跑那么快干什么?”

    旁边的道观里,一个小道姑看着余行远去的身影愤愤地说道。

    而这个时候,余行已经跑远了。

    当余行跑到的时候,一道人刚好在那里品茶。

    一丝白烟从茶壶中升起,与远处的青山相对应。

    看着急匆匆跑来的余行,一道人缓缓放在茶杯道

    “先喘喘气,别一惊一乍的。”

    “气贵中和,乱则生变,遇事莫要慌张。”

    “呼……呼……”

    “师祖,师兄好像受伤了!”

    余行喘了口气,然后有些焦急地说道。

    “哦?”

    一道人皱了皱眉,他往远处望了望。

    良久,一道人收回目光,却不显急躁。

    “神魂受创,却锐气不减,反有昂扬之意,想来你师兄是斩了一个强敌。”

    “甚至还有几丝尚未散去的香火味和功德之力?倒是奇事……”

    一道人的语气微微有些波动。

    然后,他对着余行道

    “这并非坏事,你莫要急躁。”

    一道人捋了捋胡须,他倒是对易春的受伤不觉得诧异。

    毕竟,之前易春离开的时候,一道人就知道易春是去狩猎了。

    而以他这只猫儿的跟脚来看,狩猎的对象自然并非凡物。

    现在看来,必是被其反噬了。

    不过,那香火味却是有些微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