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深邃黑暗-祸乱
    “咕……”

    易春睁开眼睛,咕了一声。

    在回到小寨后,他便跑到阿青房子的阁楼上眯了一会儿。

    这次的随机副本,和之前的副本有所不同。

    它并不会周期性地刷新,而是一直持续推进,直到随机副本时间结束。

    如果没有灵魂死亡的提示的话,易春觉得这或许是一个平行世界。

    不过现在看来,有可能只是某个世界的一段时光投影。

    又或许,是地球的某些意识所凝聚而成的真实幻象。

    幻象……

    这是一个并不怎么令易春所喜欢的词汇……

    无论易春是否,自我否定其过去。

    但在真实世界的人们眼中,那不会比一场大梦更令人觉得真实。

    易春摇了摇头,他不再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里。

    下面隐隐约约传来交谈声,易春从阁楼上探出头往下望。

    然后,他便看到了之前被女蒿借助他施法击退的2个道人。

    而女蒿正带着浅笑,和其中一个应该是叫黄苓之的道人交谈着。

    全然没有半天之前,带着一脸冷冽和杀意的表情。

    仿佛,那只是存在于易春记忆中的恍惚错觉。

    易春???

    在我睡觉的这一小会儿,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时间流逝变快了?

    易春陷入了沉思,他觉得自己对于时间的掌控变得有点混乱。

    是他无法看透时间,还是他无法理解女人?

    总之,似乎都是颇为令人头疼的事情……

    易春轻微地拍了拍翅膀,他以颇为微妙的眼神看着苓之道人。

    早些年,他要是有这门技艺,恐怕早就解决单身问题了。

    当然,就之后的遭遇看来,那也不一定是好事就是了……

    “祸乱再过一会儿就来了,你们聊完了没有?”

    杯旻一脸不耐烦地看着自己的师兄和女蒿说道。

    他是最受不了这种磨磨唧唧的,尤其是在除魔卫道的时候。

    即便在偶尔的深夜里,他也会怀念曾经的某个身影。

    但在内心闪耀和秉持的剑光,会让他很快便从那种烦恼中脱离出去。

    实在觉得烦躁了,杯旻会喝上一葫烈酒。

    宿醉之后,自然无碍,随后御剑凌霄,寻妖追魔,又是一番恶斗……

    “有女蒿相助,祸乱不足为惧。”

    “等了却此事,师弟你可先行回山……”

    苓之道人看着自己的师弟笑了笑说道。

    听苓之道人的话语之后,阁楼上的易春顿时抖擞了精神。

    如果这是地球的某些群体意识所凝聚的世界的话。

    易春觉得,等会儿怕是要出意外……

    他虽然对地球的相关文化传承,研究得不是那么深入。

    但每天听着那些游客和道人刷着手机,他也有些了解了。

    现在的苓之道人,就像插满了旗帜的老将军。

    易春觉得,他怕是要凉……

    毕竟以综网的相关显示信息来看,这个事件的内幕比他想象得要危险得多……

    …………

    …………

    祸乱的到来,比苓之道人所预期的要更早一些。

    夜幕尚未降临,小寨里的众人便瞧见有乌云滚滚而至。

    而自然并非运气凝结而成的乌云。

    隔了老远,小寨里的众人都能够感觉到那乌云里传来的强烈恶意!

    尽管,这里尚未被乌云所笼罩。

    但仅仅只是远远注视,便让人心生烦躁之意。

    仿佛,有某种邪恶的意志正在内心中悄然萌芽!

    “这股气息……”

    女蒿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凝重。

    作为大地的后裔之一,她能够那邪恶的阴云中感知到更多的信息。

    邪恶却不污秽,阴森却不浑浊……

    这种程度的恶念,绝非寻常的妖魔!

    或许,它并非妖魔,而是劫数!

    “它又变强了……”

    “以它的妖法,如果今日不能除掉,来日必令人间生灵涂炭!”

    苓之道人握紧了手中剑和女蒿的手。

    情与道向来难以两全,作为一名修道者,他显然过于贪恋这掌心的柔软,这内心的悸动……

    但他亦然愿为这苍生,置生死于脑后!

    “道人,你的酒喝完了……”

    就在乌云即将踏入小寨时,它突兀地停住了。

    然后,从乌云中凝聚出一个庞大的面孔面向小寨缓缓说道。

    它那空洞而深邃的黑暗眼睛,并没有看向其他人,而是牢牢锁定了小寨中的杯旻道人。

    “你还在追随你那软弱的师兄和陈腐的师门?”

    “他们配不上你的剑和酒……”

    “加入我吧,让我们来重铸这污秽的世间!”

    名为祸乱的黑暗存在凝视着杯旻道人缓缓说道。

    它的声音响彻群山,压迫众生!

    “你这邪魔!侵蚀人心,生吞百姓,我今日便不顾性命也要把你斩杀于此地!”

    杯旻道人闻声大怒,直接持剑喝道。

    “你的愤怒,我闻到了……”

    “你在愤怒我侵蚀他们的灵魂,还是愤怒我的手下以人为食?”

    祸乱那庞大的面庞,似乎显露出某种狰狞的笑容。

    “那都不该令你愤怒,道人……”

    祸乱收敛了笑容,它从乌云中凝聚出手掌指着群山外的王朝说道

    “你听他们出生时的嚎哭,凄厉而尖锐,你见他们垂死时的目光,麻木而黯淡……”

    “从生至死,由幼到老,庸碌者受尽蹉跎,或为强者所辱,怒而无力,或为命运所戏,悲而不闻。”

    “有豪情者如累累山竹,愈是壮怀激烈,愈是高耸如云……”

    “而凡尘似钝刀,点点割去,直至根茎皆萎。”

    “人言凤凰涅槃,岂称麻雀重生?”

    “倒不如予他个痛快了然,何必令其在世间苦海蹉跎?”

    “至于食人,不过权宜之计——牲畜多肉,象虎骨精,岂不美哉?”

    “更何况人将相食,却说妖魔?”

    “而人间王朝,世间修行,皆是腐朽!”

    “文明万载至今,王朝不思统一此世,道统只为逃脱而行!”

    “何其谬矣!”

    “我等以强者为基,推翻这腐朽的世界,统一整个尘世!”

    “你若是欢喜,自可以一界之资源予以人类生息,更以一己之念定不变之法。”

    “那时人间,熙熙攘攘,人类之数何至亿万?”

    “我带来毁灭,却并非为了毁灭。”

    “我带来祸乱,却并非为了倾覆……”

    “我不为王权,我带来……超越!”

    祸乱沉闷的声音,像闷雷般在世间响起。

    一如那混沌初分,坠下苍穹的浊气一般,带着令一切颤栗的雄浑!

    但它没有等来杯旻道人的认同,而是有一剑似星火般破空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