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七十章 图腾的力量
    幽深的山洞里,一个黄铜灯笼散发着幽幽的微光。

    这幽光并没有让周围的视野变得好转,那在地上犹如活物般不断流转的阴影,反而让一切变得更为恐怖。

    好在,呆在洞里的几人都并非泛泛之辈。

    这种程度的影响,倒不至于让他们有所惊慌。

    “师兄,那边好像有惨叫声?”

    突然,年轻的道人突然抬头看向外面深邃的黑暗说道。

    他自然能够分清幻象和现实,而那声惨叫更不似妖魔引诱人类时发出的声音。

    “有什么东西在狩猎,不用理会,我们歇息一个晚上再说。”

    苓之道人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

    而就在两人说话之间,那深邃的黑暗之中似乎有某种更为深沉的巨大黑影浮现!

    不过,几人都恍若不闻。

    “这条大蛇若是起蛟,早就该长出角来了,它却偏偏想成浊龙……”

    年轻的道人瞥了一眼那深沉的巨大的黑影,语气颇为微妙地说道。

    他虽然一向蔑视妖魔,以肃清寰宇为己任。

    但从内心深处来说,他是认可这条大蛇那看似痴愚的行为。

    只是不管怎么说,妖魔就是妖魔。

    他现在不能斩了它,是因为他不能。

    以后剑锋更利了,遇见了自然是能斩就斩……

    至于妖魔之好坏,人心之沦丧……

    他杯旻道人,向来是不理会这些的。

    “道之所向,虽百折而不悔。”

    苓之道人闻言,顿了顿说道。

    而远处,又响起了喧杂之声。

    “不太对劲,这不像是这里的家伙弄出来的动静。”

    “我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苓之道人的眼中,有几许神光闪现。

    但毕竟那大蛇就在旁边,他不敢过于催动法力。

    所以,他只能隐隐绰绰瞧见一抹黑影从带着些许血色痕迹的地面离开。

    而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张单薄的、犹如皮革的尸体……

    “妖魔手段,非我道中人……”

    苓之道人收回法力,细细想了起来。

    但近些年乾坤颠倒,乱象层出不穷。

    这等手段,实在算不上多么鲜明的特色。

    不过从对方遗留下的血腥气息来看,必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这蛮荒大山,比他之前来过的时候,似乎要更为混乱和危险了起来……

    杯旻道人没有回应,他突然想起了一些……旧事……

    而随着杯旻道人的沉默,山洞之中恢复了寂静。

    但漆黑的夜色中,某种带着血色的喧闹却一直持续到了凌晨……

    …………

    …………

    “你击杀了蛮头猪(11级精英生命/恶兽模板),你获得了3野性经验的狩猎奖励!”

    “你吸收了蛮头猪的生命精华,你的生命获得了较少恢复,你的体力获得了较小的永久性提升!”

    随着缕缕血色的逝去,地上那头庞大的猪状尸体逐渐变得干瘪。

    苍白的骨骼,将带着逐渐失去色泽的罡毛表皮顶了起来。

    那犹如勒横般的清晰凸起,显露出几许狰狞的痕迹。

    而一夜未眠的易春,则带着几丝心满意足的表情蹲在旁边。

    一晚上,易春不知道自己杀戮了多少恶兽。

    只知道他从寨子里出来后,便一直往外杀。

    不知东南西北,枉顾日月星辰。

    有敌人的地方,便有他的身影。

    甚至后来,还引发了数次小规模的乱斗。

    即便是月枭形态所化的飞剑,也沾染了不少鲜血。

    这些恶兽,不像是自然衍化的生命。

    它们虽然会退缩,但却并非因为恐惧。

    某种看似混沌,实却冰冷的意志,作为精神内核支撑着它们的行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应该更近似元素生命。

    但每个世界,都有属于每个世界所独有的法则。

    元素生命,也并非一定表现成散发着诸多斑斓色彩的粒子态形式。

    不过,这与易春并无关系。

    他只是享受这种肆无忌惮的杀戮,却也会在晨辉的到来之后恢复冷静。

    尊重秩序,却不能过于偏斜秩序。

    厌恶混沌,却不能完全否认混沌。

    易春摇了摇自己的尾巴,他微微打了一个哈欠。

    一晚上的杀戮,即便是他能够不断吸取敌人的生命精华,来恢复自己的生命。

    但精神上的疲惫,却并没有得到太大的缓解。

    不过,他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状态有些微妙的变化。

    本来觉得循循渐进的食气法,似乎也有些新的感悟。

    易春再一次发现,老道人这种一脉相承的法门,与德鲁伊的精神理念在某些方面着实颇为契合。

    当然前提是,从那些掺杂了诸多人文、社会等复杂的表层中脱离开来……

    易春悠然地迈着步子,像一只寻常的橘猫般朝着小寨的方向走去。

    虽然,小寨里触发的事件有些过于高级了。

    甚至易春怀疑,它就是这个副本世界的主要脉络事件之一。

    但跟着阿青蹭点大地之力,似乎也不是很亏的样子。

    随着晨辉的出现,周围的黑色明显变得稀疏了许多。

    即便是没有黑暗视觉的存在,也能够看到模糊的样子。

    而那些恶兽们,也早不知隐匿到了什么地方。

    事实上,在此之前的一段时间,易春就没怎么遇见恶兽了。

    易春寻了许久,才找到那头蛮头猪。

    一如昨天夜幕来时的突兀,白昼的出现也显得异常迅捷。

    起初只是微微的晨光,很快便以肉眼可见变得明朗。

    尽管由于头顶苍穹的迷雾,阳光显得有些不太爽利。

    但经过了那漫漫长夜的存在,会知晓这金黄的珍贵。

    当易春回到寨子里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这个时候,他已经变化成了月枭的模样。

    此时有寨子里的守卫,正在处理着墙边的残骸。

    易春瞥了一眼,便径直走了进去。

    见到易春,守卫先是浑身一紧。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很快便变得缓和。

    甚至,还殷勤地为易春前面的杂物挪开。

    昨天女蒿已然宣布了她予以易春的定义,这让易春在寨子里的身份瞬间变得不同了起来。

    事实上,愈是混乱的时代,思想的光芒便愈发闪耀。

    图腾的信仰,在某些时候也被视为神性的起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