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吾有铃铛,可镇万里
    回到山上时,道士们正在聚餐畅饮。

    觥筹交错间,人们的脸上满是喜意。

    当然,也有默默看着年轻道士们撒欢的。

    毕竟是少年习性。

    静修并不会磨灭人的本质,而是逐渐使其沉浸在那种清幽之中。

    但也有执拗者,百年不改其秉性的。

    易春化为一道流光落在了已然颇为熟悉的山顶上。

    月色较好且无雾的话,倒是可以遥遥窥见远处山峰的情景。

    易春自然没有什么想法,去参加道士们的聚会。

    对于他而言,春节似乎已经失去了意义。

    或许,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东西在他不知觉间,发生了某些改变……

    易春蹲在蒲团上,他准备修行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老道人的声音

    “过来……”

    “咕?”

    易春歪着头看着外面明朗的月色,他有些不解。

    不过,易春还是直接振翅起飞,来到了道观的上空。

    有下面的灯火作为指引,易春很快找到了老道人所在的位置。

    他并没有和道观的弟子们一起聚餐,而是和几个看起来同样年岁的老道人在旁边的观景台上饮酒,余行在一旁给他们斟酒。

    除了作为斟酒童子的小道士余行之外,其他的几人易春都不认识。

    但从内心的感觉来看,他们至少也该是与老道人修为相近的存在。

    此时,已然化为橘猫形态的易春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

    他们有消瘦长须者,依拐而坐;有长发蜷曲者,似睡似醒。

    或有饮酒高歌者,亦有对坐捻棋不语者。

    人虽不多,却呈百般万象,各有迥异非凡之处。

    易春舔了舔自己的獠牙,他发现有其中有个道人正在看着他。

    其目光,感觉有些颇为微妙……

    “这便是道兄新收的弟子?”

    看到易春看了过来,他对着易春微微一笑,便朝着旁边的老道人问道。

    “倒是传了它一门法,却还未入名分。”

    老道人看了看易春,他轻捻长须道。

    随后,他看向旁边的易春道

    “你虽非我类,却习我道统,更自通剑气纵横之道。”

    “习性虽有几分蛮意,但本性真切良善。”

    “今日诸友相会,更逢良日。”

    “我虽非迂腐陈规之辈,却还需再问你一问你是否愿意拜我为师?”

    易春闻声一愣,他知道这算是走正式的拜师流程了。

    之前虽有名分,却只是老道士默许。

    现在的话,他倒是可以将自己的名字留在观里的册子之上了。

    对此,易春倒是并不怎么在意。

    他既然学习老道人的法,受了他的情。

    便不是师徒,他也不会对老道人恶意相向。

    “喵……”

    易春对着老道人点了点头,然后喵了一声。

    “善!”

    老道人闻声笑道

    “你自与观里不同,不可与往例相教。”

    “我见你体态橘黄,瞳生湛蓝,爪有白云缭绕之意,正合道家三花之美意,便予你道号‘三花’吧。”

    “为师俗名已去,往前曾受人恩泽,自号一道人,现为武当传法老道。”

    自号一道人的老道人环视了一下众人后,又笑道

    “此时正逢世俗佳节,凡幼者可讨亲长之礼。”

    “刚好我这猫儿传法之后,我便未曾考校。”

    “今日正好讨个彩头,看它是否懈怠……”

    老道人一般说着,一边从长袖中取出一个古铜色的铃铛。

    “道兄这物件瞧起来倒是有几分眼熟,不知可否详观一二?”

    突然,其中一位持拐的道人看到铃铛后开口说道。

    “不过猫儿戏耍之物,何须在意?”

    老道人却是不应,而是又转头看向易春道

    “老道士无甚长物,更无金银珍宝。”

    “却是通些手工活儿,能行修修补补之事。”

    “我见你每日酣然入睡,却是怕有犬猴惊扰,便造了个铃铛,也能起惊退之效。”

    旁边斟酒围观的余行???

    怕有犬猴惊扰???

    师祖您在说哮天犬和六耳猕猴吗?

    余行觉得自己胸口一阵沉闷,欲吐槽而不敢……

    就单单以他现在的了解,这世上什么猴子和狗敢惊扰橘猫师兄?

    “不过,这铃铛也是个有脾性的。”

    “它曾久镇深渊地府,降众鬼而服群魔,你要收服它,却是只能靠你自己。”

    而听着老道人的讲述,那位持拐道人的脸色正是变得微妙。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但细细品了品一道人的脾性,觉得不如暂且稍后。

    随后,只见一道人直接将那铃铛朝着空中一抛。

    顿时,只见铃铛上青光一闪,相随有水火相鸣之音!

    隐约间,更有某种巍然无形之物于虚空中屹立!

    随后,那铃铛竟直接破空而去!

    易春自然不会让它跑了,直接化为一只通体雪白的月枭后御剑而去!

    “嘶……这是玄功?”

    突然,之前一直盯着易春的那个道人失声说道。

    他觉得嘴里有点泛酸,大概一道人在茶里放了柠檬……

    “龙道兄说笑了,它食气尚未大成,怎能修玄功。”

    一道人闻声轻笑道。

    他取其桌上的茶杯浅饮了一口后,顿了顿又道

    “不过是它本体略通变化之道罢了。”

    龙道人???

    “好一个略微变化之道——道兄你这弟子成天与人为伍,却是怕失了野性。”

    “我山上倒还有头大虫,不若让它去与之相陪,倒也是两全齐美。”

    龙道人闻声,也状若不以为意地说道。

    “我这猫儿胆小,怕是行不了远路。”

    “不如龙道兄将你那大虫唤来,我山间却也有几分林地可供其驰骋。”

    一道人看着龙道人笑道。

    “道兄你……”

    “龙道兄且慢,我有一问,想与一道兄求解。”

    这个时候,旁边持拐的道人终于按捺不住了。

    “道兄请说……”

    龙道人看了一眼持拐道人,他自然知道要问什么。

    那铃铛的跟脚,在座的谁不知道?

    “我见那铃铛隐有地府之气,更是难得镇压万里之渊深。”

    “莫非……”

    持拐道人心里一边细细盘算着,一边问道。

    “正是道兄所想之物。”

    一道人看了一眼他,然后说道。

    “可道兄不是说它碎了吗?”

    持拐道人疑惑地问道。

    “吾善行修修补补之事。”

    一道人看着他,面不改色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