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御剑破空过夜市
    月色微凉,万家灯火于薄雾中愈发朦胧。

    而此时的易春,则犹如一道流星般从天空划过!

    由于当前的野性增幅,并不能支持不同野性形态之间的属性增幅。

    所以,易春的月枭形态在敏捷方面显得颇为寻常。

    现在飞剑形态下极快的飞行速度,让易春显然有些难以驾驭。

    好在,相比于联邦的天空,这个世界的苍穹要清净许多。

    而且飞剑形态下,精神力是比敏捷更为重要的属性。

    相对来说,也算弥补了一些易春月枭形态下神经反射方面的缺失。

    易春一面看着地下的景色,一面整理今天的收获。

    毋庸置疑,飞剑已然凝聚成功了

    “检测到人物正在炼制配方剑丹,正在进行仪式引导……”

    “引导成功,人物进入特殊仪式【飞剑磨砺】……”

    “人物成功参与了一次完整的特殊仪式【飞剑磨砺】,你从仪式中觉醒了新的力量……”

    “人物的月枭形态获得新的完整偏斜方向剑修/剑仙”

    “新的天赋加入人物的月枭形态野性天赋树!”

    “人物获得新的面板飞剑”

    “

    飞剑

    类型法宝(该分类为位面限定分类,通用分类为特殊奇物)

    当前攻击力5-20(下限基于人物飞剑境界和相关技能,上限基于人物最大可催动能量)

    飞剑境界初窥门径

    能力

    1、人剑合一

    人物屏息冥想,与体内的飞剑凝为一体,化身为飞剑形态。

    飞剑形态下,人物获得基于人物初始形态的基础飞行速度(当前飞行速度加成为0065马赫)和基于人物精神的相关反应加成,并且不受绝大多数环境因素影响。

    人物可通过加力投入,来获得爆发性的速度加成。

    人物当前飞剑形态可支持最大飞行速度为65马赫,该状态下降消耗6点法力每秒。

    该技能发动需要消耗10点法力(当前可支配能量自然能量),并视为一个即时动作。

    2、砺剑

    基础一温养

    人物可以通过消耗体内的法力,来逐渐强化飞剑的下限攻击,该攻击提升极限基于人物飞剑最大境界。

    基础二破!

    人物可将某个对自身产生一定威胁和不安感的对象进行锁定,该对象可以是某个生命体、某种物质,甚至是某种思想。

    在锁定完成后,人物将开启一次特殊的献祭仪式,而仪式的内容则为毁灭该锁定对象或使其不再对人物产生威胁和不安感。

    仪式完成后,人物将获得飞剑攻击和飞剑境界的永久性提升。

    警告如果仪式没有完成,则人物在进行基础一温养时将有一定概率(该概率初始为0,每当人物尝试完成仪式失败一次后增加10,并不断累积)进入紊乱状态,并且人物飞剑境界成长将受到一切限制。

    “ps或魑,或魉,荼毒生灵,有魅,有魅,愚弄人心……吾以凡躯,但持青峰,一剑,破万法!”——青峰剑柄小铭

    ”

    而这时,底下刚好有人在欣赏雪景。

    看着天生一瞬即逝的微光,他愣了愣。

    流星?

    还是客机?

    因为身处地势较高的地方,他能够清晰地看到天上的景象。

    只是,对于自己看到的是什么,他还是有些疑惑。

    不过下一刻,他开始默默祈福。

    毕竟,这绝对算是个好兆头了。

    虽然较起真来,没人会真的相信宇宙中的一块不甚美观的石头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改变。

    但多少信一点总是无碍的……

    人在世间,总需要诸多微末、甚至荒诞的东西去支撑……

    “愿吴邯平安……”

    流星之下,他默默向远方还在前线奋战的亲人默默许愿。

    而这时,刚好跨年。

    诸多电视和多媒体设备响起的倒计时,汇集在一起。

    在男人默默的祝福声中,新年的钟声响起了!

    …………

    …………

    “新年快乐!!”

    即便是此刻飞在高空之上的易春,也能够清晰地听见底下人们的狂欢。

    这大概是一种最为本能和朴质的快乐,它并不掺杂那么多的利益和纷乱。

    它显得温馨而纯粹,就像斑斓灯火中那崭橘黄的灯火般,令人心生暖意……

    但这世上的事情,总是有所缺憾。

    有人与家人团聚欢笑,也有人仍奋斗在前线,默默面对冰冷的寒霜。

    也有人,在万里长空上静静凝视着这一切……

    易春觉得自己应该是悲凉的,他应像是一只丢了窝的松鼠,如同失了魂一般。

    但此刻,他却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触。

    当羁绊以最为痛苦的方式之一,彻底破裂在他眼前后,一切似乎都被赋予了新的模样。

    一如肌肉的强化,总是在破裂和重组中变得更为坚韧。

    而意志的磨砺,也从不是在温暖的小窝里能够得到的。

    现在,飞剑已成,易春有点想找人试试手。

    但道观里人们的切磋,在他看来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因为对于他们而言,那是强身健体之术。

    说护身之道,还是颇为勉强。

    毕竟,在这个世界,他们所处的区域是和平的。

    而对于免不了进行战斗的易春而言,他更需要的是血与火之间的经验。

    那是能够最快变得强大的道路——前提是能够一直赢到最后……

    易春以前觉得,书上所写的一直胜利总是很难令人信服。

    但现在想来,却也隐匿着某种深深的无奈……

    若是无家可回,若是无人可依。

    那么每一次战斗,都要赢,而且是必须赢……

    在这个过程中,往往是充满了困难与变数的。

    他人的信任与羁绊,或许在下一瞬间便土崩瓦解。

    而通往那不可预期未来的道路上,孤独行走会是更为寻常的状态……

    先祖们,也是这么走过来的吗?

    易春打开自己的个人面板,看着上面的真名信息默默想道。

    算了,先回山吧……

    感受着体内已然不多法力,易春开始尝试调头。

    只见那银色的飞剑,在空中以不甚流利的姿态转了一个半圈后。

    便化为一抹流光,消失在漫漫的长夜之中。

    夜色还长,属于人们的喧嚣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