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六十章 剑成
    那是凡物所难以领会的恐惧!

    因为凡物迟钝的感知,让他们往往在浑噩中便遭受了苦难。

    也许面对不断席卷而来的灾厄风暴,才能够描绘其些许姿态。

    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冲击着易春的心灵。

    而本能的反应,更是让他的毛皮瞬间炸开,像是膨胀了一般!易春算是见过大场面的,神圣如世界树亦然入过他的眼帘。

    但那终究是不同的,这凝练到了极致的锋利剑气,带着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呼啸而至时。

    这世间的一切,仿佛都要在这剑气下破碎!

    超凡敏捷的属性和猫科的眼部特质,让易春能够清晰地看到那如雨般袭来的剑气。

    所以说,他有更多的时间去承受那煎熬的痛苦——如果他畏惧的话……

    恍惚间,在易春的眼前,那剑气似乎化为了一条袖珍的小龙!它长着东方龙特有的修长躯体,却散发着难以描述的狰狞!

    龙?

    一刹那,易春有些疑惑。

    然后,他看着那袖珍小龙上细细的、宛如鱼鳞般的鳞片若有所思……

    而下一瞬间,由剑气幻化而成的袖珍龙便怒吼着扑杀过来!

    …………

    …………

    “吼!!!”

    此时,正在不远处膳房炮制晚上团年的伙食的众道士突然察觉到一股难以描述的危险气息!

    然后,一声震天的怒吼让他们不少人直接震趴到了地上!

    “什么东西??”

    掌厨的胖道人毕竟修行多年,虽然沉迷食道,技艺不精,但基本功却是醇熟。

    所以,他倒没有被震趴。

    而是将手上的大锅颠了颠,将里面的菜囫囵出锅后,这才惊疑不定地说道。

    “像是……从茶房传来的?”

    一个回过神来的年轻道士,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是那位?”

    掌厨的胖道人瞬间便想到了某只橘色的身影。

    作为最近内门和外门弟子中的热门话题之一,这只橘猫自然被他第一时间想到了。

    “不好!师尊吩咐过,这位师兄虽然瞧起来人畜无害的。”

    “真要惹到了,也是个杀性极重的!”

    又一个年轻道人一拍大腿,大叫了声不好。

    他是云道人的二徒弟,在山上也有几年了。

    所以,他对易春的情况算是在场的道人中颇为了解的了。

    掌厨的胖道人虽然资历深厚,但他总是呆在膳房。

    所以对于一些隐秘信息,他倒是并不一定知晓。

    当然,八卦的话可能会了解得多一点。

    众所周知,无论在哪里,饭桌之上总是真假消息流传最多的地方。

    “坏了,这怕是谁惹到这位祖宗了!”

    “小师弟又不在,他跟那位师兄走得最近,不然还能去劝一劝。”

    云道人的二弟子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虽然他也听过师傅的一些评论,但毕竟也有些以貌取猫的成分。

    现在仔细一想,觉得虽然是只猫。

    但如果是师尊都不一定打得过的猫,那滋味怕是有点微妙……

    就像发怒的壮汉,是颇为难以应付的。

    现在,是一只能吊锤山上绝大多数人的猫……

    不过很快,他就看着其他弟子说道

    “我去禀报师尊,你们最好暂时别过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便疾步出门。

    将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停下来转头看着其他人道

    “你们先别过去……”

    “那位师兄怕是得请师……师祖过来……”

    他顿了顿,突然想到师傅怕是不会亲自出马,便改口说成了师祖。

    毕竟,无论压不压得住,处理不好其实都是颇为棘手的事情。

    所以这事,怕是最后得由师祖来处置。

    然后,他便留着面面相觑的众人快步离开了……

    …………

    …………

    “师祖,坏了,师祖收的那只猫怕是发了怒了。”

    云道人的二弟子一路冒雪疾跑找到了正在训斥着昨天晚上测试失利的余行,然后火急火燎地说道。

    “发什么怒,你们这些人若能惹得它发怒,倒不用我天天操心了!”

    云道人一听,顿时怒声呵斥道。

    他就算没去看,也知道不是二弟子说的那样。

    那啸声虽然震撼,但却并非无名上头的狂啸。

    细细听来,倒是有某些熟悉的感觉……

    一想到之前师祖说过来的某些话,云道人心里便揣测得不离十了。

    更别说,以那只猫连他都觉得有些棘手的实力。

    这山上,除了寥寥几位之外,谁能惹得它如此上火?

    若是不敬,它最多小予惩戒。

    更多的时候,怕是不会理会。

    那只猫虽然行事慵懒,但在云道人看来也是个视众生之意为烟云的家伙。

    这些日子来,那猫的性子,云道人也有些摸清了。

    根据云道人观察,那猫虽然也有观察游客的时候。

    但它并不绞入到他们的欢喜与哀愁中——仿佛它已然抽身而出一般……

    毕竟,他们并非能够理解和融入到它生命中的存在。

    这若是个杀性重的,怕是早就遭了难。

    现在想想,师祖收下它倒不一定是没有细细考量。

    当然,也并不一定。

    或许,师祖真是与余行随口一提,却刚好撞上了那只猫。

    毕竟,按照云道人对自家师祖的了解。

    师祖虽然道行渊深,却不时干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现在,就那只猫的思想一分析,云道人突然有些明悟了。

    是啊,或许在师祖看来,他、龙道人亦或是余行,都是一般。

    皆是若未识天下之阔,见宇宙之妙的顽童。

    便是多长了些年岁,更晓得了几厘的道理,那又有何区别。

    师祖的喜怒,终究只与天下寥寥几人与共……

    一念至此,云道人便心有戚戚然。

    转眼又瞅见,正一脸茫然站在那里的二弟子。

    顿时,便沉声说道

    “刚好你也来了,我正和你师弟说着测试的事情。”

    “你天天往外门的女弟子那边跑,正好给你师弟立个榜样。”

    “等会儿你跟你师弟,一起去师公那里接受测试!”

    “啊?”

    一听云道人的话,二弟子的脸上瞬间变得更为茫然了。

    “啊什么啊,你不是跟人家外门女弟子吹自己‘饱读道藏’吗?这点基础测试还‘啊’?”

    “就这么定了!”

    看着拂袖而去的云道人,二弟子看着同样一脸懵逼站在那里的余行,嘴巴无形中挪了挪。

    没有声音,却足以令余行知晓那是一个什么字……

    而另外一边,有一抹银光忽然从柴房中破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