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妲姃
    “没看到猫的早晨……”

    妲姃颇为无聊地趴在墙垣上,看着外面犹如飘絮般的雾气飞过。

    这片区域与游客游览的地方,隔了一道深邃的悬崖。

    那深深的、总是被浮云所遮盖的崖,似乎将外来与这里割裂开来。

    即便偶尔听到的琐碎声音,也在悠然的剑锋下化为细屑。

    妲姃有时候,会怀念幼时在海边的生活。

    她望着大海,大海回之以静默。

    而不时的喧嚣,则是磅礴而又汹涌的激浪。

    在那样的浩大与宁静面前,小小女娃的烦恼似乎变得那样纤细和脆弱。

    但当夜幕来临,寂静的黑暗将人心的恐惧在无边的汪洋下泛滥时,她总是会回到家里。

    泛着腥甜的鱼汤和母亲牵挂的恼怒,让她不会迷失在那永恒的宁静之中。

    后来,她便被师傅收进了山门。

    也许这世上总有一些事情,需要谓之以缘分。

    当她与一时兴致欲云游至“东海之滨”的师傅在沙滩偶遇时,她被师傅的剑所吸引,而师傅则为她眼中的纯粹所着重……

    当然,很久之后,妲姃都没告诉师傅其实那里是南海……

    现在,妲姃已经将师傅所传授的剑术练得炉火纯青了。

    但妲姃开始觉得乏味了……

    因为她能剑舞成如花般的锦绣模样,却无法如师傅那般将其化为纤细的光。

    是的,就是那纤细的、单薄的光……

    那是剑光,是顷刻间带来鲜血与死亡的毁灭之光。

    但师傅总说快了,就快了……

    可妲姃觉得,她已经无法再快了……

    于是她开始变得疏懒,开始怀念起那片海,那些人。

    但师傅看到了,也没有太过责备她,只是让她一如既往……

    “师姐,你又在蹲猫哩?”

    身后传来脆生生的声音,让妲姃重心一晃差点没翻下来。

    她站稳后直接从墙垣上跳了下来,然后对着小丫头额头轻轻一点后说道

    “还不去练剑?昨天师傅教你的那套三十六式剑法练熟了吗?晚上师傅要考你的哟!”

    被摸鱼发现的师姐妲姃表示理不直气也壮,并对小师妹发起暴击伤害。

    “哼,我已经练得差不多了,晚上肯定没问题的!”

    小师妹看着摸鱼的师姐撇着嘴说道。

    “不理你了,我去看那傻小子过来没有。”

    看着远去的师妹,妲姃摇了摇头。

    她已经能够想到晚上的场景了,因为她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

    差一点=差亿点,这一点是师傅用剑柄教会她的……

    …………

    …………

    又是那个女道人……

    从山崖上轻盈落地的易春,看着不远处墙垣的妲姃颇为奇怪的想道。

    这段日子,他总是能看懂趴在墙边的她。

    不过,易春倒是有些理解对方的想法。

    或许就像上学的时候,趴在楼道上看着学校外路过“自由人”的心情。

    墙外的人的怀念墙内的读书生涯,墙内的人却渴望墙外人的自由生活。

    不过,易春一般并不怎么理会对方。

    只是这段时候,易春一直在研究剑丹的炼制。

    他发现,这玩意儿居然还需要一定的剑法基础。

    并非兵刃与手腕的用劲之道,而是一种难以描述的东西。

    它或是一种特殊的精神状态,又或是一种奇妙绝伦的思想。

    当冰冷的剑锋与灵性的意志之间,完成某种和谐的交换时,属于剑的锋芒便从中孕育而生……

    这是《剑丹初解》上面写的,易春觉得这是在为难他这只橘猫。

    他要是能达到那种境界,还练什么剑丹?

    不过仔细想了想,作为学剑者最为巅峰的造诣之一。

    剑丹所需要的基础,似乎也真的只是基础了。

    从兵器的角度来说,剑并不算非常合格的武器。

    它的结构,让它其实并不那么适宜于战斗。

    至少相比于更为稳定的刀,亦或是冷兵器战争的无上之选——长枪相比,剑其实是毫无优势的。

    但或许是有一些不俗之处的

    双刃开锋的危险结构,意味着剑需要更为精妙的技艺和强大的胆魄去操控。

    在物质方面无法得到最优解的特点,在思想领域则呈现出极致的颠覆和纯粹。

    也因此,剑道与精神意志总是纠缠双生的。

    而易春突然发现,这个女道人身上似乎就有那么一丝丝剑道的味道……

    不过,太稀少了,估计她也没有凝聚出自己的剑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倒是挺适合练剑丹的。

    话又说回来了,这山上这么多能练飞剑的,加上自己都三个了,为什么老道人一直没有处理。

    反而仍由那株剑心草长在那里?

    不对……

    易春站住了,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三个?

    易春用意识感知着物品背包里的剑心草,然后心里估摸了一下。

    按照《剑丹初解》上的记录来看,也就能炼三个剑丹的样子……

    ???

    易春的尾巴晃动频率加快,他总觉得似乎什么都在老道人算计之中的样子。

    这让他隐隐约约,有了种熟悉的感觉……

    神祇,又或者说是命运的力量?

    易春微微眯了眯眼,他突然觉得这种力量挺烦喵的。

    对于一个真正向往自由的存在而言,那犹如蜘蛛网一般遍布世界的命运之力似乎会是最大的阻碍之一。

    莫名的,易春想到了之前小道士余行偶尔拿手机看小说时看到的一句话

    “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

    或许,唯有到达那样的生命境界,才能够达到真正的自由……

    一念至此,易春似乎有了某些新的想法。

    他转身朝着妲姃所在的墙垣走去。

    然后,在妲姃不知所措的注视下,一跃而起犹如一道橘色闪电跳到了她的跟前。

    “喵……”

    看着眼前对着自己叫了一声的橘猫,妲姃显然有些局促。

    她知道这并非一只寻常的猫,在辈分上来说她还得喊她师兄。

    不过话又说起来,跟一只喵师兄该怎么交流来着?

    这个,师傅似乎没教她……

    于是,想着以前与猫接触的场景,妲姃脑子一抽对着眼前的橘猫尝试着喊道

    “喵?”

    易春……

    这就是老道人选中的第三人?

    很快,妲姃便感受到了来自橘猫的种族凝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