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四十章 看风景的人和看人的猫
    清冷的山风扑打在小道士余行的脸上,他却毫无知觉。

    此时,他的意识正沉浸在天边的一抹紫意之中。

    能够从众多拜师者中被选中,又从诸多弟子中脱颖而出。

    没有些资质,显然是不可能的。

    只是余行毕竟不是某只天生地养的猴子,也不似某只背靠世界树的橘猫。

    所以在具体的表现上,显得有些庸碌。

    但对于寻常的凡物而言,这种进度已经是他们在没有外力干涉下穷尽一生都望尘莫及的。

    而且谓之以道的功法,从来不以修行速度为首要。

    就像易春所习得的食气法上所描述的那般,包容在其中的是这方天地的存在对于自身和万物的了解。

    简单来说,就是心灵领域中的事物。

    那紫意在余行的意识中萦绕着,一丝丝轻灵的气息盘绕其间。

    这一瞬间,余行感觉自己仿佛摆脱了大地的束缚。

    一如先人所描绘的那般,凭虚御风,飘飘然而不知所踪。

    恍惚间,余行似乎窥见了云起云落,白云苍狗。

    那明灭变幻的光线,更似是人间几许杂味。

    良久,余行从这种飘然的境界中脱离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耳聪目明,仿佛有所成就一般。

    随后,余行便瞧见师祖在跟旁边的橘猫讲着一些异兽的事情

    “……这世间已罕有异兽存在,末法余波下所剩无几,若是你早上几十年来,倒是能够碰上几头有神通异能的。”

    “但如今……”

    余行看见师祖摇了摇头,脸上似有一丝感叹。

    那只猫似乎能听懂人言?

    余行想着之前看到的场景,他若有所思地想道。

    当然,对于师祖和师傅能够无障碍地和这只橘猫交流,余行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

    毕竟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件,他已经知晓了自家门派的底蕴。

    说起来你们不信,其实我一开始是准备来学武的……

    感觉自己已经走上了修仙道路的余行默默在心里准备好了以后人前显圣的草稿。

    “喵……”

    易春对着老道人点了点头,他其实对这方世界还是颇为好奇的。

    不过,他并没有多问。

    “你既有变化之能,待你食气法小成后,我可授你玄功,正合变化玄奇之妙。”

    老道人忽然开口看着易春说道。

    玄功?

    卧槽!

    余行突然睁大了眼,他自然知道那是一门什么功法。

    虽然都说今不如古,但随着时代潮流的更迭,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

    现在的功法,自然要比曾经要优化和便捷了许多。

    但这并不代表,某些古老的力量就会因此变得黯淡。

    事实上,直指本源的它们在任何时代都不会过时。

    只是在时代的浪潮中,它那苛刻的学习条件让它只能成为一抹微不足道的闪光。

    而浩瀚宏伟如宇宙的版图,却是更多看似微末的水滴所汇聚。

    但说不恰柠檬,显然是不可能的……

    余行觉得嘴里有些泛酸,他很想喊一声“给俺也整一个!”

    不过想到就连食气法,都是在师祖帮助下勉强修行。

    而且师公那里的学习,连目录的第一页都还遥遥无期。

    顿时,余行便知道自己怕是难了……

    …………

    …………

    “快看,就是那只猫!”

    道观的观光小道上,举着手机和自拍杆的女孩们指着那只正从旁边的树林中穿过的橘猫兴奋地喊道。

    这里毕竟不是寺庙,没有足够供奉让流浪猫们聚齐起来。

    而且,身手敏捷的道人们有时也会自力更生地解决一些流窜至此的老鼠。

    这使得,山上少有流浪猫光顾。

    而底下农户的猫,自然也不会爬到这么高的山上来。

    当然更为主要的是,这山上的道观也是近些年才火起来。

    毕竟,道人们的修行理念让他们并不那么吸引游客。

    当诸多凡物宗教在思考着如何吸引信徒的时候,道人们在修仙。

    当诸多凡物宗教开始商业化,并且开始由宗教向资本以及政治理论发展的时候,道人们还在修仙……

    当然,这本身也与真正修道人的理念并不那么与大众相契合有关。

    简单来说,就是难接地气,不似隔壁大开方便之门的。

    所以说,对于很难找到标准化打卡生物的旅人们,终于找到了新的风向标。

    是的,通过b站某up主的推广。

    这只酣睡于道观顶上,并不时以隐晦却令人读懂后回味悠长的ax王之蔑视盯着底下游客的橘猫自然是火了。

    在这个时代,有时候一切都显得那么突兀。

    易春察觉到人们的注视,他自然不会如同寻常的猫般显得慌乱。

    在超凡敏捷的动态视力下,她们动作迟缓且呆滞。

    这并不怎么有趣,就像很少有女星能抵得住一帧一帧画面细评的。

    当然,易春本身对此也并没有太大的性质就是了。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伴侣的意义正在无限的弱化。

    就如同字眼意义上的,伴侣所扮演最重要的角色在于陪伴。

    但就易春来说,他并不需要。

    或许,道侣的色彩会更加浓重些。

    只是,显然那颇为艰难就是了……

    易春并不急迫,他觉得现在的日子也不错。

    “大橘,快来吃饭了!”

    就在这个时候,某个令易春颇为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易春转头望去,却是小道士余行。

    不过……

    大橘?

    易春盯着余行,然后他确定对方在叫自己。

    易春???

    易春懒得理他,摇了摇尾巴便朝着另外一边走去了。

    他现在背包里的鱼干还没吃完,倒是不愁吃饭的问题。

    只是,等鱼干吃完之后新的食物来源,就令喵有些发愁了。

    就在易春绕过人群,从旁边险峻的陡坡上以橘猫罕有的轻盈姿态掠过时。

    他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低头看着底下索道上一名正默默看着远方风景的女孩。

    她的生命状态显得有些异常,即便是以易春兽医入门的野性医术也能感知到她糟糕的状态。

    这种状态下,她更应该出现在医院,而不是在这险峻的山道上。

    不过,看着对方的表情,易春似乎有所了解了。

    而在云海深处,正盘坐其间的老道人则若有所思地看着易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