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如就问问那只橘猫吧
    这里的山与联邦的山,似乎有些不同。

    易春行走在陡峭的山道上,昨天晚上,他在山顶道观的偏殿横梁上睡了一夜。

    而现在,他准备去弄点吃的。

    即便是在如同这般险峻的山上,人类的活动迹象仍然无比丰富。

    易春能够嗅到空气中尚未完全淡却的诸多味道。

    甚至,让他有种行走下午夜无人的闹市中的错觉。

    易春摇了摇尾巴,他不太了解这些人是抱着怎样的想法来到这座大山之上。

    不过,那也与他没有关系。

    这方世界,到目前为止对他而言还是十分陌生。

    只是,它在另外一个领域里的情况并不像易春之前所想的那样衰败。

    这个世界空气里的自然粒子并不算强烈,但其性质却显得有些……

    易春想了想,他觉得或许可以评价其为“润”。

    是的,这里的自然力量对于生灵而言异常温和。

    它很难凝聚成带来雷光与火焰的元素精灵,却也以某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哺育着万物。

    山上的露水很重,易春抖了抖有些湿润的躯体。

    他的爪子在石质的台阶上留下了一前一后,宛如梅花般的浅浅脚印。

    而很快,那抹脚印也在无形力量的影响下像被抚平了一般彻底消散了。

    顺着穿梭于山间的陡峭山道和茂密树林,易春走到了一处像是观景台的地方。

    那是一处几乎悬出山体的巨大岩石,上面还算平整。

    没有太多人工的痕迹,而在入口处也被拉了一圈围栏,上面用方方正正的字体写着

    “临崖危险,请勿攀爬!”

    这种几乎与联邦东亚区传承文字相差无几的字体,是易春颇为意外的地方。

    他总觉得,这里与联邦的东亚区有某些难以诉说的微妙联系。

    但是他没有证据,而且这似乎已经并不重要了……

    毕竟,连世界都能是一场迷梦,那么又有什么不可能了?

    当然,此时易春的思绪并没有放在这方面。

    他盯着那盘坐在岩石上的老道人,心里有些好奇。

    在自然的感知里,这个道人的生命力量与周围的环境和谐地融合在一起。

    并非是彻底混淆,而是一种独立、却又和谐交融的感觉。

    这种感觉对于易春而言并不陌生——他曾经在森林德鲁伊-摩蕊挞那里体验过。

    只是,老道人与森林德鲁伊-摩蕊挞的生命形态有着巨大的差异就是了。

    他这是在……冥想?

    亦或是修行?

    作为东亚区出生的德鲁伊学徒,易春对此这两者都不陌生。

    只是前者,更多为自然德鲁伊们所使用。

    而后者的话,他只是从联邦旧时代的某些传承文化中知晓。

    就在易春盯着那个老道人的时候,从远处被清晨薄雾遮盖的山道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喘息声。

    易春觉得那声音颇为有些熟悉。

    果然,待易春能够看清来人的模样的时候,他发现这人就是之前他围观了的道士少年。

    …………

    …………

    “师祖,我听师傅说你找我。”

    余行有些拘谨地看着眼前的老道人说道。

    他没有见过这个老道人,但听说过师祖的名头。

    当然,他也只是听师傅和师公闲扯的时候提起过。

    日常的时候,自然也有过接触。

    但就感觉上,余行看不出师祖的厉害之处。

    不过,他也知道那肯定是自己本事不够。

    毕竟余行一直佩服自己的师傅,而他师傅的师傅的师傅,那该有多厉害!

    老道人没有直接回答,他那宛如石雕般凝滞的身体忽然变得舒缓起来。

    随后,在薄雾里他缓缓吐出了一道犹如白虹般的白气。

    那白气缓缓散去,并不如传说中的剑气那般凌厉,却也不似寻常的吐息。

    余行瞪大了双眼,虽然他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不过,肯定不赖就是了!

    而且,看师祖的吐息这么悠长,他的肾肯定很厉害!

    余行想到古籍中提到的某些法门,他瞬间一个激灵。

    师祖,我要学这个!

    而另外一边,并没有被余行发现的橘猫也瞪大了双眼。

    卧槽?

    这老道人的生命状态,怎么突然暴增了起来!

    就在易春以为对方的生命状态,要在这水波不惊的情况下成就传奇的时候。

    对方的生命状态停止了增长,然后逐渐跌落。

    这让易春恍惚看见一头从幽深的潭里悄然弹出头来的未知生命,在其回归深潭之后,唯有潭水不断翻涌的涟漪证明了它那超然的存在。

    “想学?”

    老道人睁开双眼,那在岁月的沉淀下显得祥和而凝聚的双眼凝视着余行缓缓说道。

    “嗯!”

    小道士余行飞快地点头说道。

    “道有万千,各有建树,你师傅学了剑,你师公学了术,不知你想学什么?”

    老道人问道。

    “我……”

    小道士余行挠了挠头,他心下一时思绪万千,不知道自己该选什么。

    御女之术自然是扯淡的,正要学本事,显然还是师祖提到的那两种要靠谱。

    “不必着急,既有疑惑,不如听听他者之意见可做比较。”

    老道人看着余行纠结的模样,却也不恼,而是转头看向另外一边说道

    “正所谓道不传非人,法不传六耳,我见那虽是只狸猫,却是个机灵的,不如就问它好了。”

    易春喵???

    看着老道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他顿时发出了疑惑的叫声。

    易春觉得这个老道人瞅着有些不寻常,他感觉还是早点溜了比较好。

    “你看它闻声而叹,气出若鸣,不如就教你食气的法门如何?”

    老道人却不再看易春,而是回头看着小道士余行说道。

    “弟子愿意!”

    虽然感觉食气这个词,听起来没有师傅学的剑那般威风。

    但余行觉得,既然师傅学了剑,他再选剑似乎不太必要。

    到时候,再想办法找师傅学就是了!

    大人才会觉得无法两全其美,小孩子只晓得全都要!

    “既然如此,你且记下……”

    听着后面老道人开始向着弟子传授法门了,易春觉得自己该离开了。

    不过,听着听着,他觉得底下的地板蹲着挺舒服的。

    于是,易春背对着两人,竖起耳朵细细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