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道观里的猫(两更!)
    “这是哪里?”

    易春睁大了眼睛,月枭状态下他能够清晰地看到周围的事物。

    这里显然并非他之前的房间,而是一片宽阔的田野。

    在并不那么明朗的月光之下,他能够看到连绵的群山耸立。

    空气并不那么清新,有某些烟火的味儿顺着远处的微风传来。

    易春看向烟火味的方向,那里有橘红色的灯火接连成片。

    从天上的月色来看,这应该是人们归家的时候……

    “检测到人物脱离真实的世界梦境-联邦,正在随机传送人物前往新的世界……”

    “人物进入新的世界-地球(微弱魔法环境)……”

    地球?

    那是哪里?

    易春看着视网膜上显示的信息,他春站在树梢之上,有些说不上的情绪在他的意识中沉浸着。

    从综网传递的信息来看,他已经不在联邦了。

    而再过没多久,就到了联邦东亚区春节的时候了。

    那个时候,人们欢笑的烟火显然要比这更为热烈和喜庆。

    但,那是属于他们的喧嚣了……

    易春打开综网面板,位面传送中真实的世界梦境-联邦的选项已经变成了灰白。

    当他尝试用意念选中传送的时候,他的眼前直接刷新出猩红的提示信息

    “警告人物需达到传奇级别才能进行传送,否则有一定概率迷失自己的本质。”

    易春看着眼前的提示信息,一时无言……

    一切就像那无常的命运,将他原本逐渐趋于稳定的生命突然打散、重组。

    而曾经构建他生命的一切,现在已经成为记忆中难以言语的灰白。

    他从虚假中得到真实,却离开了故乡……

    从获得了德鲁伊的传承起,易春第一次陷入了迷茫。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或者说,该回到哪里去。

    从来哪怕是面对强大的敌人或者是艰难的挑战,他总知道自己是能够回到那间小屋子里睡觉。

    而在并不遥远的地方,还有父母在那里。

    而现在,这些都被定义为虚假的梦境……

    这一刻,易春觉得自己像是被关押了数十年的囚犯。

    在出狱后,面对外面车水马龙的世界陷入了迷茫。

    而这个时候,易春听到了不远处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没有太多迟疑,易春直接从月枭形态变化成橘猫形态。

    他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但看起来更无害和寻常的橘猫形态显然更为稳妥。

    随着脚步声的不断靠近,易春看到了来人

    那是一个穿着有些像是虚拟游戏里道袍的成年男性和一个同样穿着道袍的人类少年。

    “师兄,有只猫!”

    少年看到易春后,瞬间发出惊喜的声音。

    “你看它油光发亮的,肯定是附近人家的,别打人家主意!”

    被少年喊作师兄的男性给了男孩一个暴扣,然后指着易春如是说道。

    “你自己去求师傅给你去捉一个猫崽来,老是想捡猫就该打!”

    “别老刷什么b站,都是骗人的!”

    “哪里有那么多猫让你捡!”

    看着捂住额头喊痛的少年,师兄没好气地说道。

    瞧着渐行渐远的两人,易春站在原地想了想。

    他有些想去桑纳姆,因为那是除了联邦外他唯一有认识生命的地方。

    而且,他能够在那里接触到联邦的玩家。

    但对于易春而言,那似乎并不能改变什么。

    对于易春而言,接触那些联邦的玩家总有一些难以描述的微妙情绪。

    易春摇了摇尾巴,此时周围已经完全漆黑。

    凭借厚实的毛皮,易春倒是能够在野外过夜。

    但周围都是田野,易春觉得或许可以找一个稻草堆对付一晚。

    想了想,易春决定循着那两人的气息,看看能不能走到那里的集镇上。

    到了那里,他多的是地方能够休息……

    …………

    …………

    “呼……”

    余行望着外面还蒙蒙亮的天空,艰难地扎着马步。

    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阶段,尚未食早饭的肚子显然有些难熬。

    不过,如果他被发现偷懒的话,只会更加糟糕。

    当年就不该借那本武侠小说!

    感受着空瘪的肚子和酸软的小腿,余行默默吐槽道。

    但他是真的热爱武功,他觉得那才是爷们应该学习的东西。

    当然,书里所描绘的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等辛苦,则被他直接无视了。

    在家乡附近的武馆练了一期,余行吃足了苦头。

    对于年轻人而言,练了功夫,第一件事情当然是——惹事。

    嗯,因为打架过于频繁,余行退学了。

    然后,在他的个人意愿下被父亲送到了道观。

    按照他的想法,都是学武,还是道士帅点。

    而且,武馆里的苦头他都吃了,上山到道观学武又算的了什么?

    现在,余行自然不这么想了……

    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业余和专业的区别,是一时半会儿说不清的。

    当然,要吃的苦头同样也是如此。

    有时候,余行也会有些迟疑。

    因为之前的退学,已经让他有了足够的反思。

    他知道,就算他练就了一身武艺,在这个时代也不过是闯祸的下场。

    那么,他又为什么要在山上过清苦日子呢?

    也许,是因为他真的喜欢吧……

    余行咬了咬牙,然后默默地想道。

    即便练了好久,他还是觉得扎马步挺难熬的。

    尤其是到了最后一会儿,更是令人折磨无比。

    他看网上有人说练到后面会飘飘欲仙、浑身通透……

    透他娘西皮!

    感受到愈发难受、逐渐发抖的小腿,余行恨恨地想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瞧见前面的围栏上爬上来一只猫。

    咦?

    那只猫吸引了余行的注意力。

    由于道观建在高耸险峻的山上,空气颇为清寒,所以道观里很少有什么活物。

    也因此,他一直想捉一只猫。

    或者狗也行啊!

    不过,余行觉得后者师傅不大可能同意就是了。

    这猫看起来挺熟悉的……

    借着清晨的微光,余行觉得蹲在围栏上看着自己的橘猫,他突然想起来了。

    这不是昨天晚上遇到的那只吗!

    余行盯着那只猫,他总觉得那只猫的眼神有些异样。

    虽然知道猫不大可能有人的情绪,但余行就是觉得这只猫看自己的眼神像是以前下山的时候师兄看那些玩杂耍的学生的眼神。

    “喵……”

    在清晨的朦胧的光下,余行看到那只橘猫对着自己喵了一声。

    ,便迈着步子跳下了围栏,然后不见踪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