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野性与自然(两更!)
    <r/>

    “啊,我的腰……”<r/>

    <r/>

    咕噜噜拉着猫车的幽灵犬们龇了龇牙,它们觉得背后这家伙是真的令犬烦躁。<r/>

    <r/>

    易春则蹲在猫车上面,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情景。<r/>

    <r/>

    经过昨天晚上的法术训练,他的牛之力量已经到达了略有小成的境界。<r/>

    <r/>

    这里面,不仅有梦境世界极大强化自然力量恢复的效果,还与易春已经到达水准线上的智力有关。<r/>

    <r/>

    今天的猫车业务,似乎比往日来得更为频繁许多。<r/>

    <r/>

    倒不是因为有新玩家的加入,而是地精之森的玩家试图组团开荒地精营地中最为庞大的群体。<r/>

    <r/>

    在接到第一个猫车业务,并完成了业务委托后,易春便跑到这边蹲点了。<r/>

    <r/>

    一边是围观玩家们与地精的大乱斗,另外一边则是为了更好地接收业务。<r/>

    <r/>

    尽管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肯定是没有什么精英血肉收益的。<r/>

    <r/>

    但综网灾币的收益,也是能够转化成精英生物血肉的<r/>

    <r/>

    在玩家酒馆里,有易春长期的收购清单。<r/>

    <r/>

    “放心,应该影响不到肾功能。”<r/>

    <r/>

    懒得化为人形的易春瞥了后面的玩家一眼,然后通过综网玩家发信息道。<r/>

    <r/>

    “都是砍地精,为什么那家伙偏偏要射我!”<r/>

    <r/>

    受伤的玩家捂住自己的腰部,有些郁闷地说道。<r/>

    <r/>

    易春摇了摇尾巴,没有理会他。<r/>

    <r/>

    他准备送完这家伙之后,就继续回去围观。<r/>

    <r/>

    比起虚拟游戏里那些炫目的场景,玩家们战斗的画风虽然显得杂乱而奇葩。<r/>

    <r/>

    但从某些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场小型的型战争了。<r/>

    <r/>

    易春对于攻伐地精部落,没有什么太大兴趣。<r/>

    <r/>

    不过,通过观看玩家们的厮杀,他倒是隐约有些体会。<r/>

    <r/>

    虽然,易春并不准备培养动物伙伴。<r/>

    <r/>

    但类似树人召唤之类的临时生命,仍然会在相对客观的一段时期内提供充分的战斗保障。<r/>

    <r/>

    所以,易春觉得自己还是需要理清下战斗的思路。<r/>

    <r/>

    虚拟游戏中的战斗经验,自然是无法百分百地转化到现实中。<r/>

    <r/>

    就像现在正凭借着强大的单体实力,以杂乱的阵容在地精里猪突猛进的玩家中,并不缺乏专业的指挥人才。<r/>

    <r/>

    但显然,有的时候,行动力是更为致命和实际的问题。<r/>

    <r/>

    已经轻车熟路的几头幽灵老狗,很快便将受伤的玩家送到了冒险之门附近。<r/>

    <r/>

    现在,玩家酒馆里已经有了基础的医疗设备。<r/>

    <r/>

    所以,易春只需要将他送到这里就可以了。<r/>

    <r/>

    当然,相对的任务报酬会少上些许。<r/>

    <r/>

    跑完这趟猫车后,易春便在捂住腰部玩家羡艳的眼神里直接化为月枭腾空而起……<r/>

    <r/>

    远处,玩家们与地精的厮杀声逐渐变得清晰……<r/>

    <r/>

    …………<r/>

    <r/>

    …………<r/>

    <r/>

    “咕……”<r/>

    <r/>

    易春看着底下的战场,发出某种意味不明的声音。<r/>

    <r/>

    而在底下正收割着地精人头的刺客小七,则敏锐地捕捉到了易春的声音。<r/>

    <r/>

    她抬头对着易春笑了笑之后,便带着鲜血与死亡的气息再次新一轮的杀戮。<r/>

    <r/>

    所有参与这场战争的玩家,都陷入到某种血腥的状态。<r/>

    <r/>

    杀戮之子的道路,从来都是充满鲜血的……<r/>

    <r/>

    一声声地精的哀嚎,并不能带来任何怜悯。<r/>

    <r/>

    它们所展现出的邪恶天性,使得玩家们在屠戮它们的时候显得毫无精神压力。<r/>

    <r/>

    看来有些家伙要挨饿了……<r/>

    <r/>

    而此刻,看着底下不断死亡的地精,易春却想到了另外一些事情。<r/>

    <r/>

    地精在地精之森中所扮演的,并不仅仅是消费者。<r/>

    <r/>

    作为一种不算优质的肉质来源,它们那庞大生殖力养活了不少附近的精英以及领主生物。<r/>

    <r/>

    这也是附近精英和领主怪物聚焦在这里的原因。<r/>

    <r/>

    就像新世界的那头巨型大白熊,它一般只会在能够产出足够充足食物的区域活动。<r/>

    <r/>

    毕竟,即便对于它们而言,食物仍然是处于第一序列的资源。<r/>

    <r/>

    只是,它们强大的力量让它们能够更为轻易地去获取食物。<r/>

    <r/>

    从而让它们的生存,看起来颇为轻松。<r/>

    <r/>

    但当食物本身出现了危机之后,麻烦就随之而来。<r/>

    <r/>

    所以说,在能够保持个体优异发展的情况下,跟随或者依赖于某个群体其实并不像想象中那般牢固。<r/>

    <r/>

    易春觉得,其内核或许是脆弱的。<r/>

    <r/>

    当然,相对于整个宏大的生态结构来说。<r/>

    <r/>

    当个体未能达到某个阈值,他们的想法和行为都没有什么意义。<r/>

    <r/>

    就像此刻这个地精部落的毁灭,并不会带来过于剧烈的影响。<r/>

    <r/>

    因为,无论是生命也好,亦或是生态结构也罢。<r/>

    <r/>

    它们都是有着自行修复的能力,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参与到这个修复阶段的生命,会拥有颇为坎坷的境遇。<r/>

    <r/>

    而凡物们,有时候会称其为命运。<r/>

    <r/>

    翱翔在天际,易春觉得自己似乎隐约有些明悟。<r/>

    <r/>

    如果此刻,他是下面那些玩家中的一员的话。<r/>

    <r/>

    即便他是冷静的法师,也只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剿灭这些地精亦或是如何从中获取利益上面。<r/>

    <r/>

    而如果他是地精——那显然更为糟糕……<r/>

    <r/>

    但现在,他两者都不是。<r/>

    <r/>

    他于苍穹之中眺望,如同一个冷静的旁观者。<r/>

    <r/>

    也许,自然之道的奥妙就在其中……<r/>

    <r/>

    不过,野性的力量却不在此处彰显。<r/>

    <r/>

    易春瞅着不远处被浓郁的血腥味引来的一头精英食人魔。<r/>

    <r/>

    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做他该做的事情……<r/>

    <r/>

    易春摇了摇头,也许在不知多少年后,他会如同那些史诗中所定义的德鲁伊一般<r/>

    <r/>

    穿着简单的长袍,胡须像藤蔓一般纠缠,予以人们以宁静和祥和。<r/>

    <r/>

    又或许,会是另外一些模样。<r/>

    <r/>

    但在此之前,他认为自己应该顺应自己的心意。<r/>

    <r/>

    野性的力量,在他的躯体中沉淀着。<r/>

    <r/>

    而此刻,周围的风似乎显得格外喧嚣起来。<r/>

    <r/>

    下一刻,易春的身影陡然显得模糊!<r/>

    <r/>

    鹰击长空!易春与食人魔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r/>

    <r/>

    而捕捉到了动静的食人魔迟缓地抬起头,看到是一只还没有它巴掌大的月枭,它那迟缓的脑袋里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威胁。<r/>

    <r/>

    下一瞬间,即将冲到食人魔面前的月枭陡然变化成一只看似寻常的橘猫!精英食人魔???<r/>

    <r/>

    <r/>

    <r/>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