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德鲁伊的梦境文化
    <r/>

    “你想要在梦境世界种植污染植物?”<r/>

    <r/>

    看着底下正望着自己的橘猫,森林德鲁伊-摩蕊挞陷入了沉思之中。<r/>

    <r/>

    作为这片森林的守护者,她自然了解着那片污染区域的动静。<r/>

    <r/>

    作为知晓综网玩家相关信息的存在,森林德鲁伊-摩蕊挞更是对此颇为防备。<r/>

    <r/>

    综网并非突兀出现的存在,它在多元宇宙已然流传已久。<r/>

    <r/>

    “喵……”<r/>

    <r/>

    易春确信地点了点头。<r/>

    <r/>

    他当然可以直接寻觅污染植物进行种植。<r/>

    <r/>

    但污染植物与森林中其他绝大部分存在有所不同。<r/>

    <r/>

    由于背景遗留问题,它显得颇为敏感。<r/>

    <r/>

    而且森林德鲁伊-摩蕊挞也曾讲述过,净化那里是她的愿望之一。<r/>

    <r/>

    所以,在种植污染植物之前易春决定还是去询问森林德鲁伊-摩蕊挞的意见。<r/>

    <r/>

    就目前来说,森林德鲁伊-摩蕊挞予以了他很多的善意。<r/>

    <r/>

    易春虽然觉得自己的内心的道德水准,并不能说多么超然。<r/>

    <r/>

    但至少,他并不会主动辜负一位长者的信任。<r/>

    <r/>

    当然,前提是他们的道路并不违逆。<r/>

    <r/>

    “你果然是有天资的……”<r/>

    <r/>

    森林德鲁伊-摩蕊挞沉吟了一会儿,她那犹如巨人般庞大的脸庞上显露出某些沉思的表情。<r/>

    <r/>

    她并没有率先询问,易春关于污染生物的想法,而是说起梦境世界的事情。<r/>

    <r/>

    “梦境是物质的沉淀,它始于虚幻的精神世界。”<r/>

    <r/>

    “虚幻盘绕向上,延伸出扭曲而纠缠的混沌……”<r/>

    <r/>

    “那里不仅是黑暗和邪恶者们,作为伤害仪式的中介。”<r/>

    <r/>

    “在自然的领域里面,它也拥有非常重要的意义。”<r/>

    <r/>

    在易春颇为意外的眼神中,森林德鲁伊-摩蕊挞从腰间的硕大口袋里掏出一个巨型的石质烟斗状事物。<r/>

    <r/>

    当然,那里面显然并非烟叶。<r/>

    <r/>

    “许多大德鲁伊都能够从这种混沌中,分离出属于自然的界域。”<r/>

    <r/>

    “而通过这种净化或者说同化的仪式,他们能让自己的梦境世界为其所用。”<r/>

    <r/>

    “但遗憾的是,并不是每个德鲁伊都能够从混沌的梦境中寻觅到清晰的真实。”<r/>

    <r/>

    “而我,也是那些没有天资的存在之一。”<r/>

    <r/>

    森林德鲁伊-摩蕊挞拿着烟斗啪嗒了一口,上面顿时冒出某种幽绿色的火光。<r/>

    <r/>

    随后,空气里似乎萦绕着某些刺鼻的、令人清醒的味道。<r/>

    <r/>

    薄荷?<r/>

    <r/>

    易春抽了抽鼻子如是想道。<r/>

    <r/>

    “所以,很遗憾,我无法为你提供很好的建议。”<r/>

    <r/>

    “看得出来,你已经掌握了某种能够抵御和净化污染植物的方法。”<r/>

    <r/>

    森林德鲁伊-摩蕊挞凝视着易春,这只令她颇为意外的小崽子。<r/>

    <r/>

    综网并不常常会选择平庸的角色,那些看似庸碌的存在只是放在了错误的土壤里。<r/>

    <r/>

    就像在炽热的阳光下,始于晦暗的阴影草甚至比周围的杂草更加瘦弱。<r/>

    <r/>

    而当其位于永恒黑暗的地底世界,则能够绵延出令人侧目的阴影之海。<r/>

    <r/>

    所以对于易春的天赋,森林德鲁伊-摩蕊挞并没有感到意外。<r/>

    <r/>

    在她漫长的生命阶段,那些灿烂如芳华的天才角色并不罕见。<r/>

    <r/>

    即便是在她曾经在那片森林求学的阶段,也曾有过几位令同伴黯然的人物。<r/>

    <r/>

    只是现在,他们有的如同人们所预期的那般,在那个时代绽放出了属于他们的夺目光彩。<r/>

    <r/>

    有的,却逐渐暗淡,一如曾经被他们所彻底超越的同伴。<r/>

    <r/>

    而有的,则在激荡的暗流中彻底失去了光彩。<r/>

    <r/>

    “这很好……”<r/>

    <r/>

    森林德鲁伊-摩蕊挞啪嗒了一口手上的烟斗,在带着刺激性的冰凉气息中,她似乎又回到了某个冰冷而又令人精神的早晨。<r/>

    <r/>

    “但我并不知道,污染植物在梦境世界会对个体造成怎样的影响。”<r/>

    <r/>

    “这种事情,需要你自己去抉择。”<r/>

    <r/>

    “我的建议,是你自己谨慎考虑再做决定……”<r/>

    <r/>

    “自然只会引导和淘汰,却从不会予以正确的定义。”<r/>

    <r/>

    森林德鲁伊-摩蕊挞并非易春的保姆,更何况在这方面她已经见识过太多的固执和傲慢。<r/>

    <r/>

    即便是这只让她觉得顺眼的崽子,在外面也是令诸多生灵颤栗的野性掠食者。<r/>

    <r/>

    所以,森林德鲁伊-摩蕊挞并不会帮助易春作出选择。<r/>

    <r/>

    正如自然的道路所彰显的那般,一切由生命个人去挣扎和涅槃。<r/>

    <r/>

    易春对着森林德鲁伊-摩蕊挞点了点头。<r/>

    <r/>

    不过,就污染植物对于梦境世界影响的问题,他倒是并不担忧。<r/>

    <r/>

    毕竟,那除了是他个人的梦境世界之外。<r/>

    <r/>

    那于混沌和虚幻中难以描述的树形虚影,正于无声处描述与着未知与宏大……<r/>

    <r/>

    …………<r/>

    <r/>

    …………<r/>

    <r/>

    地精之森污染区域<r/>

    <r/>

    既然得到了森林德鲁伊-摩蕊挞的许可,易春便直接飞到了这里。<r/>

    <r/>

    一如曾经对于食物的渴望,能够让他坦然面对通宵后凛冬冰冷的清晨。<r/>

    <r/>

    而现在,易春自然不会在这方面存在任何拖延症的习惯。<r/>

    <r/>

    污染区域,从天上望下去非常显眼。<r/>

    <r/>

    那片区域的树林,要比其他区域显得更为深沉一些。<r/>

    <r/>

    仿佛,那里的阴影格外厚重。<r/>

    <r/>

    当然,这已经是即将接近净化完成的场景。<r/>

    <r/>

    若是在更早的时候,易春现在这种情况,说不定还无法踏足这片区域。<r/>

    <r/>

    从这方面,易春隐约感受到了那个传奇污染者的无上凶威。<r/>

    <r/>

    而传奇这个看起来,并不显得冗长的字眼,似乎也逐渐被予以沉重和庄严的意义。<r/>

    <r/>

    在这个方面,有时候文字的记载其实并不一定能够让人多么直观地去感受。<r/>

    <r/>

    就像对于现在联邦的很多综网玩家们而言,他们只是知晓传奇的强大。<r/>

    <r/>

    但那种强大,究竟能够达到怎样的概念,他们其实并不清楚。<r/>

    <r/>

    而且从内心深处,他们只是将其视为某个暂时难以挑战的后期oss。<r/>

    <r/>

    说畏惧的话,显然是有些勉强的。<r/>

    <r/>

    易春从天空中,捕捉着污染植物的痕迹。<r/>

    <r/>

    相比于污染树人而言,污染植物要多了不少。<r/>

    <r/>

    易春并不需要污染树人——它们的移动能力会使得种植变得颇为麻烦。<r/>

    <r/>

    或者说,种树人感觉更像是放牧一样……<r/>

    <r/>

    对此,易春没有太大的感触。<r/>

    <r/>

    养牲畜和种庄稼相比,显然后者能够让易春这个具备联邦东亚区血脉的德鲁伊更为倾斜一些。<r/>

    <r/>

    然后,易春便从高空中发现了一丛长势旺盛的污染荆棘……<r/>

    <r/>

    <r/>

    <r/>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