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月枭不舔酸奶盖(一更!)
    <r/>

    易春感受着此刻体内的状态,他想了想还是先将自己的限定自由属性点使用了。<r/>

    <r/>

    作为当前他最为主要的战斗形态,易春自然在资源的投入方面没有节省。<r/>

    <r/>

    就目前来说,易春在极端偏斜方面的大体战略是没有问题的。<r/>

    <r/>

    而野性增幅的出现,更在一定程度上让这种偏斜的收益增加了。<r/>

    <r/>

    所以说,对于嗜血兽的这个自由属性点,他直接投入到了敏捷上面。<r/>

    <r/>

    作为当前嗜血兽最为突出的属性,已经达到超凡敏捷能够从这点自由属性点中获得最大的收益。<r/>

    <r/>

    当然,这种具备极度偏斜的属性特点,是很容易被针对的。<r/>

    <r/>

    就像之前巨型鳄鱼领主-拉索未释放成功的大型ao攻击,就能够对易春造成极大的威胁。<r/>

    <r/>

    如果易春只能变化成嗜血兽的话,均衡的发展显然更为合适。<r/>

    <r/>

    但在野性形态并不唯一,并且具备野性增幅的前提下。<r/>

    <r/>

    显然现在这种发展方式,会显得更为契合。<r/>

    <r/>

    “是否消耗1点自由属性点(嗜血兽限定),获得敏捷方面的永久增长?”<r/>

    <r/>

    而随着易春确定的意识,他的眼前再次刷新出新的提示信息<r/>

    <r/>

    “消耗1点自由属性点(嗜血兽限定)成功,你的野性形态-嗜血兽敏捷永久提升为21(1↑)!”<r/>

    <r/>

    由于现在易春处于月枭形态,他并不能直接地感受到来自敏捷的提升。<r/>

    <r/>

    但即便如此,他仍然能够感觉到某种轻灵的气息在他的意志中流淌着。<r/>

    <r/>

    易春看向他的个人面板,这次的收益无疑是巨大的。<r/>

    <r/>

    不过就在这时,他突然想到那头鳄鱼领主破碎的血肉或许会残余某些价值。<r/>

    <r/>

    当时,由于其破碎得过于狼藉和零碎,被他忽略了。<r/>

    <r/>

    现在想起来的话,易春倒并不觉得多么惋惜。<r/>

    <r/>

    毕竟,作为一头高傲的月枭,舔酸奶盖这种事情他显然是不会做的。<r/>

    <r/>

    “咕……”<r/>

    <r/>

    半空中,易春发出了确信的声音……<r/>

    <r/>

    这时西斜的阳光,懒洋洋地洒在他洁白的身上。<r/>

    <r/>

    不远处,属于人类的小镇正缓缓升起宛如白雾的烟火。<r/>

    <r/>

    恍惚间,有某些属于谷类和肉类的香味随着远处的微风而来……<r/>

    <r/>

    …………<r/>

    <r/>

    …………<r/>

    <r/>

    “我的一个朋友一直觉得她在旧时代会生活得更好,但我想她如果看到现在这种情况,估计她是不会怎么想去了……”<r/>

    <r/>

    巡林客乐小枫看着不远处经受了一天阳光的炙烤后,此刻已然呈现出凝固状态的牲畜粪便。<r/>

    <r/>

    顿了顿,她表情颇为微妙地说道。<r/>

    <r/>

    “这样不会出现传染吗?”<r/>

    <r/>

    女战士银楠倒是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r/>

    <r/>

    即便到了联邦时代,蚊子和苍蝇的危害仍然为世人所知晓。<r/>

    <r/>

    当然,相比于旧时代而言,现在这些危害更多的是指钱包的损失就是了。<r/>

    <r/>

    因为,这种未被归属于《联邦日常疾病条例》里的疾病在治疗的时候,并不会受到相关的政策消减。<r/>

    <r/>

    一般来说,在野外遭遇这些家伙的可能性会很大。<r/>

    <r/>

    只是现在,她们倒不用担心这个问题。<r/>

    <r/>

    “很奇怪,这个村子没有蚊子……”<r/>

    <r/>

    首选宿敌为蚊子的乐小枫,在静静感知了一会儿周围后说道。<r/>

    <r/>

    “也许是什么魔法效果吧?”<r/>

    <r/>

    “我能够感觉到这里被一种未知的力量所保护。”<r/>

    <r/>

    太阳牧师齐史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周围木屋上的某些抽象画像说道。<r/>

    <r/>

    齐史的话,让众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了一些。<r/>

    <r/>

    尽管齐史,并没有直截了当地说出来。<r/>

    <r/>

    但作为一个小队,他们在联邦就进行了一系列的商量。<r/>

    <r/>

    而按照齐史现在所表示的意识,就是这里很可能被某个未知的神祇所保护。<r/>

    <r/>

    作为拥有圣职者的队伍,在齐史的科普下众人也对神祇有了一定的了解。<r/>

    <r/>

    他们自然知道,接触一个陌生神祇所对应的危险。<r/>

    <r/>

    尽管,按照相关的信息表明,神祇并不会无缘无故地关注凡物的情况。<r/>

    <r/>

    但偶尔的关注,对于凡物而言却并非一定是多么幸运的事情。<r/>

    <r/>

    即便是神祇的赐福,在有些时候也会意味着某些不可描述的遭遇和危险。<r/>

    <r/>

    当然,相比较而言,善良神祇总是比邪恶神祇要显得要接触一些。<r/>

    <r/>

    “你们是什么人?”<r/>

    <r/>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轻便铠甲的男人从旁边的木屋里走出来看着众人问道。<r/>

    <r/>

    几个玩家瞬间完成了眼神交流,然后圣武士-苦卫作为代表被派出来进行交涉。<r/>

    <r/>

    按照之前的情况来看,遭遇非邪恶阵营的生灵,圣武士总是能够获得较高的初始态度。<r/>

    <r/>

    当然,再想提升的话就颇为困难<r/>

    <r/>

    人们都想和圣武士交朋友,却并不一定愿意和圣武士做队友。<r/>

    <r/>

    因为后者的话,往往会比前者要多更多日常接触和开展活动的时间。<r/>

    <r/>

    在这个过程中,有时候这种体验并不是那么完美的。<r/>

    <r/>

    举个例子准备救赎小巷里衣衫褴褛小姐姐的野蛮人,带着一脸的绝望被自己的圣武士队友给“劝”了回来。<r/>

    <r/>

    就像太阳一般,人们渴望接近它,却并不会真的去接近它。<r/>

    <r/>

    过于靠近太阳,只会被那难以容忍一切的光所蒸发。<r/>

    <r/>

    而唯一的方法则是成为毫无黑暗的光……<r/>

    <r/>

    “一群年轻的冒险者,在圣光的照耀下,为了正义和光芒的事业而奋斗。”<r/>

    <r/>

    圣武士-苦卫看着对方说道。<r/>

    <r/>

    他其实并不喜欢这种陈述,因为他觉得正义的信念应该贯彻在行为里。<r/>

    <r/>

    但从沙雕玩家和异域生灵的接触来看,他们似乎更加倾向于这种直观而粗暴的表述。<r/>

    <r/>

    大概,是某些圣武士文化对于他们的荼毒过于严重了。<r/>

    <r/>

    当然,苦卫并不觉得这是他的问题。<r/>

    <r/>

    正义和善良并不需要严肃和庄严来维系它的纯粹,它本该是带给人们光明和希望的东西。<r/>

    <r/>

    “有些熟悉的既视感,我想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了。”<r/>

    <r/>

    在打量了乐小枫一行人许久,那人大概从中察觉到了某些熟悉的气息。<r/>

    <r/>

    随后,他沉吟了一会儿说道<r/>

    <r/>

    “村子暂时没有人,嗯也没有动物需要帮助,你们最好也别去打扰他们。”<r/>

    <r/>

    “我们有足够的水源和木柴,并不需要打水和劈柴。”<r/>

    <r/>

    “嗯,如果你们希望杀戮怪物的话,我倒是能够给予你们一些指引……”<r/>

    <r/>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