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易春的爱情观1.0(两更!)
    “是从异域来的勇士吗?我是村里的女祭司芷菡-德尔,叫我德尔就好了。”<r/>

    <r/>

    “很高兴见到你。”<r/>

    <r/>

    易春看着眼前陌生的少女。<r/>

    <r/>

    易春和拓-弗酪尔在木船上聊了许久,他发现这个看起来颇为冰冷的年轻人并不像他所表现的那般。<r/>

    <r/>

    即便他有着一段并不那么体面的过去,但他并不排斥和畏惧它。<r/>

    <r/>

    他崇尚战斗和胜利,因为他背负着某种使命和信任。<r/>

    <r/>

    在他外表的冰冷之下,是一颗坚强的、炽热的剑术之心。<r/>

    <r/>

    易春觉得弗酪尔活得很透彻,如果他没有获得德鲁伊的力量,易春觉得他是不如对方的。<r/>

    <r/>

    那是一种纯粹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而他现在的处境也必然只是一时的困厄。<r/>

    <r/>

    当然,这种激烈的意识形态也决定他并不会保持这种困厄。<r/>

    <r/>

    他或将成为某个传说,又或是一具怪物底下冰冷的尸体……<r/>

    <r/>

    而这里就是拓-弗酪尔,所暂时生活的小镇。<r/>

    <r/>

    从外面整洁却难以掩盖其衰败的木质房屋来看,这个小镇的居民生活条件颇为有限。<r/>

    <r/>

    而整个小镇的居民,也不到百来户人。<r/>

    <r/>

    易春看着少女祭司德尔,他从她的身上嗅到了某种特殊的气息。<r/>

    <r/>

    嗯,也许是某种香料的味道,又或许并非是简单的气味。<r/>

    <r/>

    总而言之,对方似乎带着某种令人平静的特质。<r/>

    <r/>

    而她表现出来的温柔,也在另外一方面强化了这个特点。<r/>

    <r/>

    易春看着对方,他很快得出了自己的结论<r/>

    <r/>

    是个不错的——宗教人才!<r/>

    <r/>

    如果是以前的话,他或许还有心撩上几句。<r/>

    <r/>

    毕竟,温柔在当代联邦的众多女性,尤其是女性玩家中,显得颇为少见……<r/>

    <r/>

    事实上,更多时候,你无法从玩家的言语表现来迅速地分辨出其真实性别。<r/>

    <r/>

    据联邦某项机构不可靠统计,萌萌哒的表情包在男性玩家的使用频率中甚至占据略高的水准……<r/>

    <r/>

    但现在的话,易春似乎并不受体内激素的影响。<r/>

    <r/>

    靓丽的躯体,现在当然也会在一定程度吸引他的注意力。<r/>

    <r/>

    只是他不再那么渴求,因为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r/>

    <r/>

    而对于肉欲之外的爱情<r/>

    <r/>

    以虚拟游戏作为界限,并非所有玩家的天赋和条件都适合于这场游戏。<r/>

    <r/>

    事实上,当你希望加入到这场属于年轻灵魂的狂欢时,你就应当知晓<r/>

    <r/>

    当某个游戏需要你满足某种或者多种资质作为入场券的时候,你其实早已出局。<r/>

    <r/>

    当然,如果能如同玛法里奥·怒风一般,当一个德鲁伊中的赢家。<r/>

    <r/>

    易春觉得,或许那也是不错的……<r/>

    <r/>

    “你好,我叫易,正如你所言从一个遥远地方来到这里的德鲁伊。”<r/>

    <r/>

    易春对着少女祭司德尔微笑地说道。<r/>

    <r/>

    在一旁的拓-弗酪尔沉默着,易春注意到在进入到这个房间之后,他似乎变得颇为拘谨。<r/>

    <r/>

    易春熟悉这种状态——年轻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一个铁憨憨……<r/>

    <r/>

    在他本不漫长的生命中,那是他拥有过游戏资格的短暂阶段。<r/>

    <r/>

    但那时,他就已然沉迷于那神秘的魔法和悲壮的史诗之中……<r/>

    <r/>

    一念至此,易春觉得他或许可以做些什么。<r/>

    <r/>

    倒并非一定是为了什么,而是一种<r/>

    <r/>

    这时他已然注意到,那位少女祭司德尔对待拓-弗酪尔的态度似乎也颇为有些微妙。<r/>

    <r/>

    喜欢的眼神是无法掩盖的,它是一种下意识的心理变化。<r/>

    <r/>

    而通过自然力量的观测,也从另外一方面证明易春的想法<r/>

    <r/>

    据他在地精森林观察地精繁衍行为的收获。<r/>

    <r/>

    处于渴望繁殖阶段的生命,会在生命状态上有某些微妙的变化。<r/>

    <r/>

    而现在在场的两人,正表现出某种特征。<r/>

    <r/>

    不过,在已然脱胎换骨的智力作用下,易春认识到一个冰冷的现实<r/>

    <r/>

    大抵对于他人爱情最为关切的同志,总是处于持久的单身的阶段……<r/>

    <r/>

    而全靠脑补、实践常态失败的撩妹攻略显然并不靠谱。<r/>

    <r/>

    当然,也有一些事情是他能做的。<r/>

    <r/>

    “啊,我突然想起我有东西遗失在外面的森林里,那很重要,我得去找回它。”<r/>

    <r/>

    易春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头,恍然大悟地说道。<r/>

    <r/>

    然后,易春在自己的物品背包里翻了一会儿。<r/>

    <r/>

    因为种植园的想法,他之前有收集一些地精森林的植物种子。<r/>

    <r/>

    当然,大部分都是果树之类的。<r/>

    <r/>

    不过,也有一些作为观赏的植物。<r/>

    <r/>

    易春取出一枚看起来颇为寻常的种子,然后<r/>

    <r/>

    自然精灵语a!<r/>

    <r/>

    一环自然法术-自然萌发!<r/>

    <r/>

    随着自然力量的猛然激发,那个种子瞬间膨胀、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为一株颜色火红的娇艳或多!<r/>

    <r/>

    “也许你需要这个,伙计。”<r/>

    <r/>

    易春对着拓-弗酪尔眨了眨眼,在此之前他们相谈甚欢。<r/>

    <r/>

    男人的友谊,有时并不需要时间作为沉淀。<r/>

    <r/>

    有时候,合适的话,三两句闲侃之后也能相交莫逆。<r/>

    <r/>

    在某些时间,对于某些人而言,时间只能加深或者淡化友谊、<r/>

    <r/>

    而在此之前,它的本质其实早就已然塑造。<r/>

    <r/>

    随后,易春化为一只雪白的猫头鹰从窗口飞了出去……<r/>

    <r/>

    看着手里的花,再看了看对面的德尔。<r/>

    <r/>

    拓-弗酪尔……<r/>

    <r/>

    …………<r/>

    <r/>

    …………<r/>

    <r/>

    也许会发生什么,也许什么也不会发生。<r/>

    <r/>

    但对于此刻的易春而言,他觉得那并不重要。<r/>

    <r/>

    爱情与婚姻,终究是不同的。<r/>

    <r/>

    对于很大部分人而言,他们往往只能品尝到后者的滋味。<r/>

    <r/>

    而前者,更多是回忆里挥之不去的记忆。<r/>

    <r/>

    或许身影都已然模糊,或许名字都已经忘却,那似乎已经成为了某个意味深长的符号,象征着不堪回首和带着淡淡苦涩、甘甜的过去。<r/>

    <r/>

    所以,即便失败了,也比之后在内心里挣扎回荡要强。<r/>

    <r/>

    更何况,现在看起来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r/>

    <r/>

    而就在这个时候,准备在小镇外的森林飞上一两个小时熟悉会儿地形的易春突然发现了某个不明的身影。<r/>

    <r/>

    “那是什么玩意儿?”<r/>

    <r/>

    看着底下那抹不明的白色身影,易春颇为疑惑地想到。<r/>

    <r/>

    而随着易春拉近距离,他发现那似乎是一头熊,一头浑身雪白、眼冒红光的巨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