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九十三章 执拗(两更!)
    易春看着在中间那个为地图再次增加一个小型黄色区域的玩家。

    他觉得此刻自己的表情,肯定不会比其他玩家第一次看到时候平静多少。

    专业三级,是联邦中对于专业技术的一个评级。

    一般来说,非特种向的专业技术都分为初、中、高三级五段和专业十级。

    而特种向的专业技术多与前沿和军事领域相关,其分级各有不同。

    而专业三级,以人群比例来算的话,大概在000001左右。

    算不上多么惊世骇俗的技艺,但却足够令人侧目了。

    更何况,那只是对方所表现的专业技艺之一。

    在对方那看似简单的地图里,所体现的专业素养并不仅仅只是战术地图那么简单。

    淦!总感觉这些玩家画风有些微妙的样子……

    易春的心里,不由产生了一丝急迫感。

    作为一个平平无奇的、没有任何突出技艺的玩家,他觉得自己有点危险。

    虽然凭借版本的特性,使得他能够暂时先行这些玩家一步。

    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沙雕玩家的本质还是颇为硬核的。

    至少,比起之前只是寻常社畜的他,这些玩家似乎都有着自己的……

    嗯,想到对方那一手凭借简单信息直接定位。

    并且按照某些易春并不了解的知识,直接模拟出其活动区域的技艺。

    易春觉得,他愿称其为绝活……

    而其他的玩家,也似乎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特长。

    这就有点令喵郁闷了……

    易春摆了摆尾巴,他似乎有些习惯了这种猫类的本能肢体语言。

    当然,相比于思维相对简单的猫而言。

    充满了复杂和多变的人类意识,会让这种可能存在某些规律性肢体动作变得难以查探。

    周围的玩家还在喧闹着,他们讨论着关于地精森林里面各种精英和首领的信息。

    比起基本上除了杀戮经验之外,毫无收获的地精。

    那些拥有强大力量,或者诸多追随者的精英和首领显然更加令玩家们血脉偾张。

    看着那些讨论的玩家,突然易春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不知道,野性副本是否可以邀请其他玩家进入挑战?

    他毕竟不再是年少时候的自己了,不会认为自己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成为传说。

    他懂得了务实,也能够坦然地面对自己平凡的事实。

    菱角会被磨平了,但对于星空的守望只会因为现实的冰冷而变得更为深邃……

    …………

    …………

    易春舔了舔自己的獠牙,他心里有了计较。

    他点开自己的个人面板,然后查看关于野性副本的相关介绍。

    在直接的选项中,似乎并没有任何与邀请其他玩家进入副本相关的东西。

    但随着易春意识的波动,他的眼前开始刷新出提示信息:

    “检测到玩家存在队友需求,助战选项开放……”

    随后,易春发现野性副本旁边出现了一个新的选项:

    助战:玩家可邀请不超过4个玩家来协助你完成野性副本,助战的玩家无法从野性副本的杀戮中获取杀戮经验的奖励,但能够获得相关正常掉落。

    看着眼前刷新的提示信息,易春开始研究关于助战的相关情报。

    可能是版本之间并不兼容的关系,又或许是因为野性副本本身是作为野性德鲁伊提升的副本。

    所以说,其他进入的助战玩家并不能获得直接的杀戮经验收益。

    这让易春的邀请工作,变得更为困难了一些。

    好在对于怪物的掉落方面,还是共通的。

    当然,易春也知道野性副本中首领的掉落可能会显得有些贫瘠。

    毕竟,它的主要产出是各种野性道具。

    不过,他也并没有想过将其作为一个日常性的功能使用。

    相对来说,易春更喜欢独自冒险。

    从理性的角度出发,易春知道这自然是不那么合理的。

    但就内心的想法而言,他觉得独处能够令他更加自在。

    或许是十年的橘猫生涯,所对他带来的影响?

    亦或,他本就是那般矛盾的存在。

    易春摆了摆头,他并不想思考这些令人纠结的问题。

    他已经暂时摆脱了现实生活的束缚,也不想再陷入哲学的坑里去。

    他要的,只是顺心意罢了……

    …………

    …………

    易春看向个人面板,他打开了野性天赋树。

    既然山蛇的问题,已经有了解决的渠道。

    那么,他也不用去想什么极端的bild了。

    在数量繁多的野性天赋之下,组成一个极端的、粗暴的bild并不是难事。

    问题在于:易春现在的无尽野性点实在有限。

    除了初始的无尽野性点之外,易春目前所获得无尽野性点是通过升级和协助击杀猩红单位获得的。

    前者是非常有限的固定资源,而后者则更是碰大运。

    易春在回到联邦之后细细品味,他发现之前击杀地底驱灵者存在了太多偶然的成分。

    甚至,对方的路线也很可能受到了某种无形的感染。

    尽管半身人之神,并未直接撕破天穹,彰显那为一族所信仰的伟力。

    但那种潜移默化的、无法阻挡的力量,仍然深深令人感到畏惧。

    那并非对于心灵或者环境的某种精细操作,而是凌驾于万物之上的某些莫名的力量……

    而这,也让易春在心底更为排斥神。

    他畏惧于其力量的伟大,更担忧这种伟大的力量是由一个存在喜怒憎恶的意志所支配。

    就像翻过了一堵困厄他许久的高墙,却发现前面还有陡峭而没入云间的群山。

    原本以为的自由天空,却被束缚在群山的森然之中。

    这可不酷……

    易春要的,是鹰击长空……

    易春在野性天赋树里寻觅许久,他似乎找到了他所需要的:

    执拗(基石天赋):

    描述:你的爪子被某种超凡力量所覆盖,它似乎始于某种执拗的意志……

    当你对着单个单位发起重复攻击时,当你对该单位的无效伤害大于九次,接下来你的每次攻击都有一定概率强制消减对方1点护甲,直至你能对其造成全额的伤害。

    p:该天赋无法对灵体生效,因为从冰冷死亡中觉醒的它比你更执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