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九十一章 被猫支配的阴影(两更!)
    “滋……我已经开始了……”

    夏冬听着通讯设备里传来的声音,他瞬间集中了精神。

    按照之前队伍的汇报情况来看,那头小型猫科的位置距离伏击位置并不遥远。

    如果操作得当的话,他很快就会在伏击区域里看到敌人!

    夏冬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快。

    他喜欢这种感觉,一如年轻时嗅到机油味时的沉醉。

    在那段中二的时期,他疯狂迷恋旧时代的机械朋克文化。

    不过,后来,在一些事情的影响下,他变得务实了一些。

    经过自己摸索和学习,他还掌握了一手还算不错的锉刀工艺。

    这玩意在联邦,应该少有人懂。

    只是在某些旧时代的记录中,在某些领域里它默默扮演着不为人知的重要角色。

    在夏冬看来,它结合了低调与酷炫,贯穿了平凡与神圣,一如他自己。

    而且在小规模的机械领域,更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这都不学,也敢称喜欢机械?

    嗯,结果就是现在他手上的茧看起来勉强还算符合一个剑术卓绝的剑士身份。

    而随着深入的了解,夏冬也因此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硬核……

    “滋……滋……滋”

    而就在这个时候,夏冬听见通讯设备里面传来了不明的异响。

    就在他以为,那种未知的干扰源再次出现的时候。

    通讯设备恢复到了平静……

    或者说,是一种压抑的死寂。

    “喂,剑客,汇报情况!”

    夏冬尝试着向剑士侯工发送信息。

    但通讯设备中只有滋滋的声音,却再没得到任何回应。

    “不妙,准备撤退!”

    尽管夏冬并不觉得自己感知敏锐。

    但在各种信息的综合之下,他觉得侯工已经扑街的概率非常大。

    数据和概率是不会骗人的,当然前提是你的计算是否精准。

    就在其他的队友,跟着他一起从伏击地点起身准备撤离的时候。

    突然,一个队友指着另外一边的方向喊道:

    “那是什么!”

    夏冬猛然转身,而在颇为开阔的制高点视野中,他将远处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抹犹如失真了的橘色,它带着某些危险而狂暴的气息朝着他们的方向冲来。

    这个时候,夏冬陡然进入到了某种难以诉说的状态。

    他似乎在那温和的橘色之下,看到了一抹摄人心魄的猩红!

    仿佛无形中,有某种狰狞的巨兽隐匿在那小小的身躯之中!

    只是粗略的一瞥,夏冬便知道逃跑绝无可能。

    以对方的速度和敏捷,他们根本无法在对方追杀到来之前离开。

    淦!就知道越无害的越变态!

    夏冬的心中,开始涌现出了某些久远的回忆。

    他开始想起了,作为一名萌新踏足虚拟游戏时的场景。

    那时,他还是一名天真无邪,想要凭借自己的硬核能力来获取成功的少年。

    后来,他便被充满了恶意的游戏设计师给带到了不得不逃课的深渊……

    在与其斗智斗勇的过程中,夏冬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偏离来时的面目。

    你是想做一辈子的懦夫,还是要当英雄,哪怕只有几分钟!

    在野外面对一头饥肠辘辘的老虎,你可以朝着它大喊几声东亚区罗斯语,作扑击状……

    这样,你可以死得有尊严些……

    这一瞬间,夏冬的思绪似乎变得无限迅捷。

    他能够清晰地看到那抹橘色的移动轨迹,甚至能够回忆起某些论坛上的沙雕段子。

    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变的迟缓了一般。

    但那终究只是错觉,仍然需要在规则的领域里运转。

    夏冬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得很快,就像打雷一般!

    福至心灵似的,他扣下了扳机!

    那枚弩箭带着他的意志和期望,破空射向了那抹橘色!

    然后,不出意外地落空了。

    感受到威胁,那抹橘色停了下来。

    下一瞬间,夏冬感觉到脑子一阵胀痛,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出来!

    他的身体似乎正在和某些无形的力量做抗争!

    但很遗憾的是,他不知道该如何自救和如何抵御这种力量。

    因此,这种源自生命求生本能的抵抗很快便被瓦解了。

    一瞬间,夏冬觉得自己好像沉入了某种深渊。

    世界好像与他的距离,变得异常遥远……

    耳边传来的声音,似乎也断断续续和无比冗长。

    队友的怒喝和某些东西倒地的声音,隔了好久才被他所知悉。

    但那代表什么?

    他想不起来了,也无法去思考了……

    随后,则是一抹从喉间喷射而出的狰狞猩红……

    被割开的喉咙,已经不会再痛了……

    …………

    …………

    半身人的崛起之地底杀机副本门口

    “你们的队伍已经团灭,请在一个自然日重置后进行挑战……”

    看着眼前刷新的提示信息,夏冬和其他的队友不由发出了有气无力的赞美:

    “日!”

    “那是啥玩意儿?噬元兽吗?!”

    “副本里的小型猫科就能这么为所欲为??”

    侯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觉得有些不适。

    好在手掌从带着些许油腻的脖颈挪开时,并没有幻觉里的刺目猩红。

    冰冷的死亡,仍然在支配着这群初次体验者。

    “我有点不想养猫了……”

    其中的一个队员有些心惊胆战地说道。

    这与虚拟游戏里,那些被设计师们恶意设计的萌物不同。

    但对方以某种狰而残暴的强大掠食者气势冲锋而来的时候。

    这群还称不上完全脱离了刷地精阶段的玩家,自然遭受了成吨的心灵伤害。

    “放心,联邦应该不会有这么恐怖的猫。”

    “更何况,我怀疑那家伙不是猫。”

    “可能是某种恶毒的诅咒,将一头巨大的怪物永久地变形成一个看起来无害的猫咪?”

    有队友对此表示质疑,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脑洞不错,你咋不说他家的那只猫哪天变成猫娘呢?”

    另外一个队友反驳道。

    “我家那只猫是公的……”

    “那岂不是更好?”

    “……”

    而在另外一边,正在研究着自己新获得无尽野性点数如何处理的易春,突然收到了新的提示信息:

    “半身人的崛起之地底杀机副本结束,你在该副本中的化身击杀了5名玩家,你获得了50枚综网灾币的奖励。”

    易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