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九十章 属于我们的时代(一更!)
    夏冬警惕地摆弄着自己手中的机械弩,依靠纯粹机械动能的设计让它能够勉强适用于这个世界。

    当然,在这过程夏冬也对此进行了一定的调整。

    由于专业的检测设备无法运转,夏冬尚未知晓具体的参数变量。

    但可以肯定是,这个世界与联邦的世界的物理规则并不完全对等。

    这是令研究学者们头疼和兴奋的地方——但和他夏冬没有什么关系。

    他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富有浪漫气息的……复古机械爱好者。

    嗯,换算成旧时代的身份,大概是能够理直气壮地随身带着扳手的那种。

    夏冬沉迷于那些冰冷机械之间的运转,他觉得那充满了某种异样的美感。

    那是由无数令人眼花缭乱的能源结构,所截然不同的感受。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后者他确实看不懂就是了……

    就像对于旧时代的普通公民而言,或许修修自行车什么的都是个中里手。

    但当智能手机普及之后,哪怕只是屏幕碎了之类的小问题,也不是谁都能自行解决。

    而当科技的发展,跨越到了联邦时代。

    面对那些每个零件,都能延伸出一大片分支学科的知识体系的情况。

    上层建筑和普及学识之间的差异,变得更为夸张。

    也许在不同的世界,会有不同的呈现方式。

    但在联邦,目前是这样的现状。

    夏冬并不喜欢——谁愿意承认自己的庸碌呢?

    可每个生命从昏暗中觉醒,他都应是独一无二的……

    那是夏冬在旧时代的某件旧物上,所看到的话语。

    他一直觉得,在那仿佛自我欺骗的话语中,有着某些说不出来的意味。

    而现在,他对此深以为然……

    夏冬缓缓调试着机械弩的发射装置,他像在和一个老朋友交流一般。

    他能明晰它的每个结构和运转的状况,而它则能顺应他的意志为解除危险和宣泄暴力。

    “滋……老夏,调试好了吗,怪快拉过来了!”

    “等会儿,那是什么东西?”

    “一只……猫?”

    “老夏,我试试看不能把这只猫干掉,干不掉我就把它拉过来……”

    腰间响起了嘈杂而失真的声音,让夏冬从某种恍惚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然后直接对着自己打了一记含有微量毒性的兴奋剂!

    “嘶……”

    剧烈而的短促的疼痛,让夏冬恢复到了清醒状态。

    “你自己先不着急,注意保持距离,看周围是否有陷阱……”

    在回答了队友之后,夏冬关闭了通讯设备。

    他用阴晴不定的眼神,看着被自己制作出来的通讯设备。

    这玩意儿似乎有些问题,它能够适用于数百米范围内的无线通讯。

    虽然有些失真,但总还能完整地传递队友信息。

    但,令人颇为不安的是

    除此之外,它会多了一些莫名的声音……

    …………

    …………

    在某种无形的时光之力构建的场景中,郁郁葱葱的森林得到了一定的还原。

    而作为整个联邦率先踏足这个副本的玩家之一,剑士-侯工此刻的精神无比集中。

    靠着人手一把夏冬造机械弩,他们之前勉强集火击杀了副本入口附近的坑洞守卫。

    可能是首次击杀的隐形奖励,那个守卫就掉落了一把5级稀有品质的单手剑!

    也就是,现在挂在侯工腰间的这把。

    只是,以他现在的水平,想要靠着这把剑战斗实在有些勉强。

    刷刷地精是无所谓的,但对于副本里的精英怪而言就显得破绽百出。

    是的,当以夏冬为首的玩家小队在击杀之前那个守卫的时候。

    他们颇为愕然地发现,那头怪物表现出与地精截然不同的邪恶智慧。

    在发现他们之后,它并无鲁莽地发起冲锋。

    而是毫不犹豫地转身逃跑,并且大声呼唤起来。

    这为夏冬等人后续的副本开发,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

    尽管他们成功摆脱了怪物的追杀。

    但当他们再次尝试前往坑洞的时候,却发现那里已经布满了警惕的怪物守卫。

    并且,在通道里还有四处巡逻的怪物守卫。

    毋庸置疑,在大概了解了怪物守卫的强度之后,夏冬等人只好暂时撤离。

    虽然在进入副本的时候。

    已经有综网的提示信息表明里面的死亡不会导致真实的死亡,而是会进入到灵魂虚弱的状态。

    但对于当前处于开荒阶段的玩家们来说,人均100枚综网灾币的门票还是有些昂贵。

    所以,他们准备撤回来看周边的森林是否存在其他零散的精英怪物。

    考虑到野外存在的精英怪物,可能强度比较大。

    夏冬和两名队员,选择了一处有利的地形设伏。

    而侯工则带着一名脚步轻快的队员,去尝试拉怪。

    “距离大概是三百米……”

    “中间可通行区域80左右为灌木丛覆盖,不利于冲锋……”

    “旁边溪水深度目测在1米左右,宽度在3-5米……”

    “考虑到对方为猫科动物,存在一定跨越的可能。”

    “尽可能选择附近最宽的区域发起攻击……”

    “为了防止对方是首领单位,设置小型的钉刺防止对方以未知手段突脸。”

    “嗯,这波稳了!”

    侯工在心里快速盘算道。

    然后,他开始在四周撒上一些小型钉刺。

    这些钉刺上都附着了化学毒素,他从物品背包里取出来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那熟稔的动作,像是一个生存派系的猎人多过一个剑士。

    鬼知道作为一个剑士,他为何会这么多花里胡哨的操作……

    “希望还能再暴一把剑……”

    侯工看着自己左边空荡荡的区域,感觉心里有些难受。

    作为一个剑士,没有两把剑说得过去吗?!

    作为具备天赋能力的剑士,侯工对此是自豪的。

    这种很可能根基于现实的天赋,在曾经的虚拟游戏中便有所体现。

    遗憾的是,现在已经不是比旧时代更为久远的黑暗时代了。

    剑与其他兵器一般,都已经没落了。

    甚至,在失去了相应的技艺传承之后,变得比其他兵器更为暗淡。

    时代变了……

    但现在,这应是属于我们的时代!

    侯工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丝莫名的笑容。

    他瞄准那个正处于酣睡状态的小型猫科生物。

    然后,扣下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