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八十三章 猫车1.0与摸鱼失败的喵
    易春感知着眼前的藤蔓,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能够感觉到藤蔓中尚且活跃的生命力。

    虽说藤蔓并不能单独生存。

    但它们的生命力和韧性,一直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而在德鲁伊的相关传承中,甚至有关于藤蔓的相关派系。

    通过自然之力来活化植物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物质世界中关于德鲁伊的标志能力。

    毕竟,植物是与自然之力联系最为紧密的存在之一。

    在某些古老和初始的神秘概念中,自然之力一度被视为纯粹的植物领域。

    当然,哪怕到现在,也有很多的智慧生命都存在这样的认知。

    尤其是对于人类很大一部分人类,并未清晰地了解和认同自己在自然中所扮演的角色。

    他们认为自己的支配者、统治者。

    哪怕他们惊叹于那些自然造物的珍奇和宏观生态的伟大。

    但他们,从未认为自己也是这一循环中的一部分。

    所以说,这也是很多自然领域的神对待人类的态度颇为中立。

    们更为青睐于诸如精灵之类的智慧生命。

    或许是漫长的时间,令精灵们能够明晰自然的本质。

    这算是自然领域相关的热门隐匿知识,这也是森林德鲁伊-摩蕊挞与易春闲扯时提到的。

    从颇为通俗的比喻,大概就是凡物们往往喜欢讨论大人物们不为人知的逸闻一般。

    当然,在超凡的领域里面,这种讨论需要更加慎重一些就是了。

    易春掌握了关于活化树木的咒语,这让他在尝试短暂活化藤蔓上有了些许的借鉴经验。

    事实上,这并不困难。

    如果,只是为了简单的活化。

    易春只需要向藤蔓中注入自然力量,并通过些许意识赋予其某种混沌的本能就可以了。

    主要的难度在于,如果精准地向其注入转化为易春所需要形态的意识。

    这颇为考虑个人的精神修行。

    一如某些精力过于涣散的凡物,在闭目后尝试凝聚出简单的字样或者图纹都是艰难的。

    相对来说,易春在这方面算是有些许天赋的。

    至少,他现在是这样认为的。

    终于,随着易春在心里不断构思。

    最终,他确定了藤蔓车身的主体结构。

    随后,易春尝试着向藤蔓中注入自然力量以及相关的意志。

    一瞬间,那原本犹如死物般藤蔓开始疯狂扭动!

    它们扑打着地面,在周围的灌木丛里留下深深的痕迹!

    粗大而扭曲的形态,让它们仿佛被无情分尸的巨蟒一般狰狞!

    随后,它们开始自动纠缠在一起。

    过于粗暴的动作,直接藤蔓的部分表皮裂开。

    蕴藏在根茎里的饱满水分,让空气里弥漫着某种浓郁的味道。

    算不上多么好闻,毕竟那掺杂了不少藤蔓本身以及外在的诸多复杂物质。

    想了想,易春尝试着抽取藤蔓中的汁液。

    随着虚空中某些无形的力量,那原本显得粗壮的藤蔓迅速变得萎靡!

    易春并没有抽取全部的汁液,那可能导致藤蔓结构的彻底崩溃。

    尽管抽取了一部分职业的藤蔓,看起来变得瘦小许多。

    但本身的特殊植物纤维以及结构,让它反而变得更为坚韧和紧密起来。

    事实上,在联邦的相关记载中,旧时代就有类似于此类的加工工艺。

    易春对此的印象,在于联邦当地传统文化传承的每日刷题里面。

    因为,这玩意儿每周总会出现一次……

    当然现在易春已经不再从事联邦的工作,所以不了解最近题库是否有所更新。

    看着逐渐成型的车身,易春从物品背包中掏出一个硕大的橡胶轮胎……

    …………

    …………

    “r!”

    地精森林的某处,突然响起了一身自然精灵语。

    周围的自然之力,似乎隐隐有些躁动。

    但最终,还是回归了平静。

    “奇怪,怎么又失败了……”

    易春看着眼前的溪水,陷入了沉思。

    在完成猫车的制造之后,他就开始了之前的训练熊之力量的法术咒语学习。

    目前进度还不错,但距离成功仍然需要一定的时间。

    易春感应着自己的物品背包。

    现在,他的物品背包里面已经存放了一个10版本的猫车。

    在这方面,他发现自己的物品背包似乎和乐小枫他们的有所不同。

    按照易春之前在蹭饭吃,听他们闲扯的说法。

    他们的物品背包,是存在一定大小范围的虚空区域。

    但易春的物品背包,似乎并非如此。

    虽然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尝试过将大型的机械装入。

    只是在尝试放入猫车的时候,他突然发现。

    以概念存放于物品背包中的猫车,似乎并没有占据额外的空间。

    也就是说,在他的物品背包相关定义中,它与其他易春存放在物品背包中的物质没有什么区别。

    一包鱼干,或者一个便携式切割机,似乎都是一个完整的概念。

    而一把武器和装着数把武器的包裹,同样也是如此。

    这让易春回忆起了他物品背包的真正名字破碎的世界树躯干……

    也许,他的物品背包与其他玩家的差异就在于此。

    联邦所在的世界,就是一颗新生的世界树所构成的。

    易春对于这个神话中经常会出现的存在,是怀着某些莫名情绪的。

    他知道自己当前版本的特殊性,与那棵世界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他毕竟不叫塞纳留斯,自然无法轻易链接世界树的意志。

    “无穷的世界……”

    易春坐在一块干燥的岩石上,他掏出一条小鱼干嚼了嚼。

    枯燥的训练是需要激励的小鱼干就很不错……

    也许是因为已经经历过诸多虚拟游戏,易春觉得使命、历史进程之类的字眼总显得无趣而沉重。

    因为在那股洪流面前,个人的意志和力量总是微薄而苍白的。

    哪怕是被誉为第四天灾的玩家,也需要足够的数量才能够起到扭转命运的作用。

    易春喜欢的,是默默提升自己,然后享受能够肆意自由支配的生活。

    当然,最好是尽可能地漫长那么亿点点的生活……

    “呼……”

    易春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世界、使命之类的字眼被他丢在脑后。

    即便真正出现时代的洪流,如果强大如同联邦都无法摆平。

    他一个连10级都没有的小德,又能做些什么?

    他又不是那些史诗中的传说德鲁伊,具备为世界和众生牺牲的决心和意志。

    肆意摸鱼,就足够了……

    在给自己完成了一波断崖式思想洗礼后,易春安心地靠着柔软的植被准备午睡。

    “救命!”

    而就在这时,易春忽然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呼救声。

    这让他瞬间有种微微的既视感。

    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理解幼时自己缠着静坐父亲时,父亲的感受了。

    大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