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五十二章 综网下级版本(一更!)
    集镇上有一个天文塔,那是一位西欧区移民捐资修建的。

    不过,当地人对此并不感兴趣。

    毕竟,在个人终端上他们已经看过太多关于星海的故事了。

    在日常的生活中,他们更注重地是与旧识的交流。

    由于周围小镇的数量,曾经没有什么突出特色的集镇是拥有某种半封闭的交流圈的。

    也就是在登山望远的好季节,会有些许的游人前来。

    倒是最近不知为何,一些线下扮演向的up主开始频繁出没于这座小镇。

    也许冥冥之中,有某些东西吸引着他们。

    就像人们惊异于某些时代,天才集中地交汇于一片区域一般。

    大概,历史的进程会赋予时代以某些特殊的轴心。

    在不知不觉中,它便完成了某些时代的更迭……

    易春趴在天文塔下,习习的晚风将他橘色的毛发吹得有些凌乱。

    他以前有些微微的恐高症,但现在似乎没有了。

    大概,超凡敏捷的状态让他能够安然地保持着平衡的状态。

    易春瞥了一眼底下正缓缓驶过的远行能源车。

    那种大块头的玩意儿,在这座集镇上并不多见。

    一般来说,也唯有年末的时候从远方归来的人们会采取这种交通工具。

    东亚区这种始于旧时代的习俗,哪怕到了联邦时代也未曾磨灭。

    易春好奇地瞅了一眼,由于远行车厚实的外壳和颇为遥远的距离,他并没有看到太多清晰的事物。

    不过,从风里飘来的零星模糊话语中。

    易春得知,下面似乎来的是虚拟游戏中神圣领域主题中的知名up主。

    至于是哪一个,易春就没什么印象了……

    他曾经的游戏生涯经过过多次变更,但每一次就错过了神圣领域的相关职业。

    易春并不喜欢那些家伙,因为他们很会糊弄人……

    话说起来最近这座小镇,似乎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但遗憾的是,这些外来的人并没有易春所好奇的超凡存在。

    尽管,他们有的人确实存在某些迥异于常人的地方。

    但那相对超凡的界限,显然还过于遥远。

    也许只是巧合。

    又或许,他们是真的来这里寻找什么……

    易春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他觉得有些好奇。

    不过,从他的感觉而言,那似乎与他无关。

    只是,真的有些令猫好奇呀……

    易春眯了眯铜铃般的眼睛,然后摇了摇尾巴想道……

    …………

    …………

    我叫齐史,个人终端虚拟id:硬币,神圣领域非著名up主。

    主要业务,包括线上的副本攻坚活动以及线下的个人角色扮演团体视频拍摄。

    自我出生的时候起,我的眼前便一直存在一个不断流逝的数字。

    它并不会影响到我的视野,但却始终清晰地存在。

    无论我是睡觉,亦或是清醒,它一直以每秒1点的速度下降着。

    这令我童年,充斥着某些特殊的色彩。

    自我读书以来,我便认为自己的与众不同的。

    这带给了我极大的自信以及……痛苦。

    我仍然能记得,当我从初级教育阶段晋升到中级教育阶段后的那段时间。

    我有些茫然,因为在我个人意见的影响下我的父母为我选择了相对个人素质要求较高的院校。

    然后,那便是噩梦的开始……

    我开始明白到,人与人之间是存在明显的智力悬殊的。

    而有限的时间,决定了这种智力的悬殊会成为永久的鸿沟。

    那是一段苦难的日子,我不再幻想自己能够成为引导联邦前行道路的存在。

    而那存在于眼前的数字,似乎只是一个精神癔症所产生的幻觉。

    它只是存在,只是流逝,却仿佛并未改变什么……

    后来我接触到了虚拟游戏,很快我便找到了我的归宿:

    在足够真实和完整的引擎以及规则之下,我能够很快地了解和消化那些被夹杂着诸多杂质的宗教学识。

    我能够敏锐地,从典籍中捕捉到直指神祇本质的道路。

    那令我的职业道路,显得无比顺畅。

    而在现实生活中,因为我在精神方面所表现出来的特殊才能。

    我被联邦第三灵性研究中心,发放了相关人员的邀请函。

    但是我拒绝了……

    从我开始接触起来的诸多宗教典籍,让我逐渐明白和接受了自己的平凡。

    又或者以宗教学识的话来说,我的凡性属于这个时代,而不凡则注定在另外一个时代燃烧……

    这很有趣,至少它让我不再那么绝望。

    很快,我眼前的数字即将走到终点。

    我看着它,一点点地从一个庞大的数字缩小到现在的模样。

    我曾经对此充满了担忧。

    是的,我畏惧它会是某种不详的昭示。

    一如恶魔的暗号,亦或是某种危险炸弹的倒计时。

    未知的倒计时,其实是令人颇为恐惧的。

    你无法得知,它究竟是为了什么存在。

    出于这些担忧,我向联邦相关机构反映过自己的情况。

    毕竟,如果真的是某种邪恶势力的阴谋的话。

    很显然,它可能带来巨大的灾厄。

    尽管联邦存在诸多不那么令人满意的地方。

    但我觉得,没有人会否认它是这个世界人类历史上至今为止最好的政权之一。

    为了更为稳定的生活和避免危险,我必须作出某些牺牲……

    但经过重重的检查,他们失望地发现那或许可能只是视网膜精神的某种异变所导致的。

    虽然我觉得并非如此,而且很快一切便得到了验证……

    “检测到世界树已被激活,下级相关版本开放时间缩短……”

    “综网版本正在激活,当前版本为:无尽冒险乐园(下级),版本正式开放时间……”

    这是我仍然记忆犹新的文字,它被我在心里默念了不知多少遍。

    而那上面所显示的时间,正是我视网膜上的时间。

    我终于知晓了困扰我二十多年的秘密。

    原来,我眼前的数字是一个游戏的开服时间……

    淦!(双重意义)

    一念至此,齐史有些惆怅地从自己的腰包中熟稔地掏出一根香烟。

    然后,在旁边女朋友锋利的目光下熟稔地将其塞回……

    何其悲哀的人生……

    齐史有些感慨。

    还好,我还有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