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三十七章 脑手眼的对话(两更!)
    “请确定是否选择逐风步伐作为你小型猫科的超凡敏捷奖励?”

    而随着易春确定的相关意识,他的眼前开始刷新出新的文字信息:

    “确定成功,正在进行技能灌输……”

    “你的小型猫科状态获得了新的野性技能:逐风步伐。”

    随着眼前信息的出现,易春开始感觉到一种轻盈的力量。

    在很多虚拟游戏中,对于游戏技能的定义都是取其精义。

    而逐风步伐的名字,似乎并不仅仅只是诠释其步伐迅捷。

    易春能够感觉到,一种隶属于自然的力量在他的躯体中盘绕着。

    虽然他现在处于人类形态,但他仍然能够继承一定的技能效果。

    而此时,易春的人类形态的敏捷也在小型猫科的20点超凡敏捷加成下被提升到了17。

    这种堪称巨大的提升,让易春不再只是觉得自己的关节犹如抹了润滑油一般。

    而是仿佛整个人都在咕咕地冒着润滑油,一股丝滑至极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将手放到眼前,然后回忆起曾经在某个虚拟游戏中所学习过的咒术手势。

    那自然是虚拟引擎基于某种复杂的文化逻辑,所模拟出来的。

    不过在现实生活中,有不少玩家有通过训练这种手势来作为游戏线下活动表演撩妹的。

    在曾经年轻气盛的时候,易春自然也就此学习过。

    而具体的过程大致如下:

    第一步,打开个人终端:

    第二步,搜索咒术手势相关教学视频;

    第三步,思考、剖析、研究,相关动作原理……

    大脑表示意识形态领域工作就绪→眼睛表示动作分解任务完成→手表示……

    事实证明,个人面板中的敏捷10具备权威性的可靠认证。

    如果常人都能够完成的话,那么显然这套花里胡哨的杂技便失去了撩妹的基础。

    很多行为能够撩妹的前提,不是因为它单纯的花里胡哨。

    而是因此,在它花里胡哨的基础上是少有人能够完成的前提……

    但很多人并不理解这一点,或者说不信邪。

    每一个智慧生命,总是在试图演绎和表现着自己的不凡。

    虽然最终没有成功,但易春的记忆倒是很清晰。

    在用手尝试了一些基础动作之后,易春觉得无比顺滑。

    随后,他直接按照记忆中咒术手势的动作操作了起来:

    只见他的手指犹如翻飞的蝴蝶一般,在虚空中勾勒出各种诡秘的图文!

    他的动作,比他曾经所见过的虚拟游戏线下大赛时专业人士的表演更为顺畅和流利。

    仿佛那些本就违逆人类关节常识的动作,在他的手上完全没有阻碍。

    然后,易春在咒术手势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截然而止……

    “嘶……”

    感受着手上酸软的肌肉和抽搐的神经,易春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人类身体的极限。

    没有经过专业的、循序渐进的纤维破坏、重组强化,易春的手和常人的手没有什么区别。

    而这些动作,显然不是10点体质的基础效果所能够支撑的。

    更何况,易春对此全然没有控制自己的速度……

    …………

    …………

    尽管出了一些小意外,但此刻的易春无疑是满足的。

    他推开房门,外面的阳光洒了进来。

    金色的光芒,照在在他贴满了家居便携医疗绷带的手上甚是耀眼。

    今天的天气,比易春预期得要更为美妙。

    在经过了漫长的十年橘猫生活,易春暂时没有下本的想法。

    更何况,他现在唯一能够挑战的就是农庄鼠灾的野性副本。

    这样的天气,显然比抓老鼠要更有吸引力。

    在沉浸于虚拟游戏之前,易春在青少年时期便是经常在大山中疯跑的存在。

    当然,一般来说他有时间爬山的季节都是夏天和冬天。

    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有足够宽裕的假期。

    因为联邦对于城镇周边自然区域的相关管理,那里是没有危险的动物存在的。

    唯一需要担忧的,就是那些吐着红信的冰冷爬行动物。

    而易春爬山的时节,大多是在冬日。

    冬日的大山,自有它肃穆和庄严的一面。

    在霜寒的气息之下,万物归于寂寥。

    没有虫鸣,没有雀鸣,唯有人踩在枯干树枝上发出的清脆响声。

    这个时候,你的心跳和呼吸都是如此清晰和明亮……

    易春喜欢那样的山,它能让他忘却学业和青春的烦恼。

    但有时,他又会畏惧,畏惧那寂静之下的压抑。

    现在想来,也是他所曾经遗忘的过去……

    比起那些沉浸于飞扬的荷尔蒙和肾上腺素的青春故事,它应是苍白的。

    一如冷彻无味的井水,经年之后才会细细想念。

    至于后来,当易春到达能够接触虚拟游戏的年龄。

    他开始沉浸在那现实中永远无法实现的旖梦中……

    在那些冰冷的数据之下,他或是卑鄙的外乡人,或是随吐吞的唐门弟子,或是丧钟镇固执的亡魂……

    而肃穆的大山,便就那样在他的记忆中逐渐淡去。

    直至今日,易春突然回忆起了那段早已忘却的时光。

    它并不存在于他人的记忆中,而是独属于他的孤独岁月……

    今天,易春觉得是个爬山的好日子。

    阳台上的小葱长势正旺,在残余的自然力量影响下它们显得生机勃勃。

    楼下,小镇的居民仍然做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

    日子年复一年,一如岁月静好。

    这是属于他们的人生,谈不上或好或坏。

    如果命运没有出现偏差,他也是其中的一员。

    而现在……

    易春用旁边的水壶给小葱倒了少许水。

    然后,便推门进屋。

    周围的森林,他已经探索了不少。

    因为人类活动的痕迹过于频繁,那里其实和城市里的公园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关于周边的大山,易春倒是没有过多的深入。

    这座小镇,其实是有着在周边存在些许薄名的大山的。

    不过今天,易春并不打算去那里。

    穿林的技艺,让他能够无视那些灌木和茎藤的干扰。

    他准备前往更为深处的山林,在那里有着更为美好和原始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