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三十四章 通幽(一更!)
    易春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以一只猫的状态度过将近十年的时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已经能够算得上一只家猫的猫生了。

    或者说,很多家猫都无法达到这样的生命长度。

    在这个副本里面,易春成年之后的巅峰属性就是他野性变型时的状态。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部分属性开始随着肌肉的萎缩逐渐衰减。

    他开始感受到了衰老,还有那逐渐靠近的死亡……

    在这个时候,野性副本和随机副本逐渐的差异逐渐变得清晰了。

    随机副本,更多是趋于常规的,易春曾经在虚拟游戏中接触的“正常”副本。

    它往往是以一个填充着相对密集的怪物场景,作为主要的活动区域和主题。

    而野性副本的话,则显得颇为散落。

    但在这种散落的故事节奏中,是有一个或者多个核心要素作为支撑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野性副本是作为德鲁伊变形的定向修行场所设计的。

    其他的职业,基本上无法在这种副本里面获得太多的收益。

    以一只猫的生命去诠释,易春在这个野性副本中所度过的时光已然被赋予了某种传奇的色彩。

    在时间的浸润下,那些生疏的本能早已融会贯通。

    而现在,易春即将度过在这个副本中最后的半个小时。

    在漫长的十年面前,半个小时无疑是短暂的。

    但当它是界定生与死的界限时,短暂与漫长便不再具有意义。

    生命是有其上限的——这是易春此刻的感受。

    无论你是否认还是肯定,死亡总会忠实地到来……

    从弱小到强壮,从青葱到耄耋……

    生命的状态,总是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

    而不同生命的寿命,则予以了这种变化以不同程度的激烈。

    易春睁开眼睛,他那曾经圆润的眼睛开始变得浑浊。

    周围的事物勉强保持着清晰,但那本就比人类视野显得黯淡的世界现在看来更是无比昏暗。

    仿佛某些色彩正在不断从他的世界流逝……

    那些鲜活的、分明的色彩……

    虽然此刻易春的肌肉,仍然保持着某种活跃的状态。

    但已然不堪重负的内脏和灵魂,开始引导整个生命走向那万物的终结……

    易春能够嗅到某些难以描述的味道,它像是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

    并不算浓烈,却让人瞬间变心生厌恶。

    在古老的传说中,猫是带着不详气息的存在。

    就像那昭示着死亡的乌鸦一般,猫在某些时候会与厄运相联系。

    当然,它们也存在过被众生宠爱乃至于崇拜的时代。

    这只桀骜而野性的生灵,从古至今,似乎隐约有某种神秘的力量贯穿其中。

    简单来说,猫科生命是具备某些神秘因子的。

    它们或许是古老血脉的遗传,又或是生灵的意志的赋予。

    突然,易春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晃悠悠地从侧门跑了出去,然后顺着屋后的枇杷树开始慢慢往上爬着。

    这对于易春的力量而言,本不该是多么费事的事情。

    但在攀爬的过程中,易春能够感觉到什么东西正在不断变得沉重。

    它在拉扯着他……

    最终,易春爬到了那棵高大的琵琶树最上头的枝丫处。

    这时,底下楼房上的瓦片已然清晰可见。

    而越过那黑瓦的房顶,原本绿油油的水田映入眼帘。

    守护?

    易春缓缓闭上眼。

    那可真是令猫沉重的字眼……

    …………

    …………

    “你完成了野性副本:老猫。”

    “你完成了成就:陪伴一生,你获得了野性技能:通幽。”

    “

    通幽:

    类型:野性技能(死亡/灵魂相关要素)

    品质:蓝色(职业要素+5)

    描述:

    冰冷的死亡,在你的眼中不再是隐秘。

    你能够嗅到那些将死者身上的腐臭——但这并不一定会带给你以祝福……

    效果:

    你获得灵类视野,你能够识破那些处于隐形状态的灵体;

    你对于灵体类单位的威慑加值+1.

    猫科变形额外限定:你能够发现周围一定范围(基于人物感知)内的濒死者。

    ”

    “你对于野性形态-小型猫科的熟练度获得大量提升……”

    “你的野性形态-小型猫科等级提升为:lv4!”

    “基于该种族属性上限,你在该状态的敏捷获得了永久性提升!(↑1)”

    “基于你的野性形态等级提升,你获得了1点野性属性点(限定-小型猫科)和1点无尽野性点。”

    眼前的事物似乎有些模糊,易春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肌肉与皮肤之间的温热触碰,让他从某种冰冷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就像溺水的人,猛然触及到空气一般。

    易春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接触衰老和死亡。

    在那样真实和沉浸的感觉下,随机副本中被火球烧死的记忆似乎显得格外无力。

    因为他在潜意识里,是知道自己其实不会真正死亡的。

    但在刚刚所体验的野性副本里,逐渐衰老的过程清晰地为他塑造了足够真实的反馈。

    那最终的冰冷死亡,并非是一蹴而就的。

    它犹如一点点切割的钝刀,将那些曾经锋利的、分明的菱角给磨灭。

    尽管在自身意志的某种保护措施下,那些冰冷的记忆开始逐渐被淡去。

    但就像人生第一次了解到甲基吲哚味道后,那种味道是不会轻易遗忘的。

    易春扭了扭屁股——习惯了猫的身体之后,屁股后光秃秃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当然,在野性力量的作用下,这种习惯上的排异性很快便被消弭了。

    在缓了一会儿之后,易春坐在自己的床上整理器这次野性副本的收获。

    相比于第一次的野性副本,这一次的野性副本收益无疑是巨大的。

    除了基础的野性经验奖励之外,通幽技能的获得让这次野性副本变得颇为完美了。

    对于通幽技能介绍里面,关于死亡和灵魂的相关要素。

    易春琢磨着,这可能与野性形态的进化有关。

    不过,这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

    所谓技多不压身,在技能体系已经完整的情况下,易春才会考虑倾向性地进行相关的学习。

    在研究了一会儿通幽的效果之后,易春开始将目光投放到无尽野性点之上。

    而随着他意识的波动,那宏伟的无尽野性天赋树开始呈现在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