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二十四章 德鲁伊的正确副本方式(两更)
    易春退出了副本,他在个人在终端上订了一个闹钟之后。

    便开始研究起,新获得的破碎的世界树躯干界面。

    或者直接说,是类似虚拟游戏中的物品背包。

    这种能力的获得,无疑更让易春坚定了不能让他人知晓自己力量的想法。

    如果说,之前的德鲁伊力量,是一种全新的知识体系的话。

    那么破碎的世界树躯干的出现,则意味着某些危险的讯息。

    那就是:

    带给易春这一切的、让冒险犹如游戏一般的平台,究竟是怎样难以想象的宏伟存在。

    甚至于,空间的概念在它手上犹如玩物一般。

    虽然联邦的学者们,总是热衷于发布一些他们在空间方面的成就。

    但那些,都是在高强度的能量反应下的产物。

    而如同易春这般,随着意念将一把匕首轻松地从虚空中取出和放入……

    在联邦以百亿为单位的居民里,稍微对空间有些概念的人,都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奇迹。

    易春并不怀疑,被发现之后他会享受到联邦议会长都不一定能够享受到的待遇:

    最优越的物质条件,最舒适的居住环境,最安全的生活区域……

    除了,不可再触及的自由……

    哪怕在现在的虚拟游戏中,相关的空间道具都是以各种口胡的设定来强行安置的。

    在传言中,已然进入到“科技生命壁垒上限”的联邦科技体系中,仍然并没有建立对此足够清晰、可行的理论数据模型。

    或许,那已经上升到了另外的高度。

    科技的发展,并非呈现出平稳上升的趋势。

    事实上,在联邦过往的历史里,它总是以不稳定的阶段性爆发增长来实现科技的跃迁。

    高塔需要岩石的累积,但累积的岩石却无法构建高塔……

    ……………………

    易春感受着破碎的世界树躯干,那是一个虚无的空间。

    它就像在黑夜中闭上眼后,那浮现出来的混沌和毫无逻辑的黑暗。

    而幽光匕首,便被放置在这片虚无的混沌中。

    易春并不知道,以概念存储是怎样一种方式。

    但顾名思义……

    易春似乎嗅到了进行高等教育时,那被数学支配的恐惧。

    无论是在旧时代,还是到了联邦时代。

    有一条真理是永恒的:人逼近了什么都能做得出来——除了数学题……

    那是智力高超者的战场,努力在这样的战场里变得颇为苍白。

    但无需同情,因为能够加入其中战斗成员,显然要比常人聪慧得多。

    它并不会欺骗你,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在这个世界,天才们有天才们绚烂的战场。

    但庸碌者,只能接受自己的平凡……

    在以百亿为单位的世界里,平凡者的渴望是微薄而低沉的。

    在脸庞与声音都可以通过科技来改变的时代……

    渴望证明自己便是自己的灵魂,需要更多的磨难和挫折。

    每一片树叶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虹膜也是独一无二的。

    但事实上,没人会关注你深入皮囊下的差异……

    易春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他渴望着不凡,他渴望着……超凡!

    …………

    …………“轰!!”

    炽热的火焰,在黑暗的房间中缭绕着!

    献祭暗牧发出愤怒地嘶吼!

    哪怕记忆的不断重置,让它忘记了这只该死的橘猫。

    但始于灵魂的愤怒,却一次又一次地变得狂炽热!

    它似乎开始逐渐厌恶,甚至是痛恨起这只该死的橘猫来!

    似乎随着副本的重置,仍然有一些东西遗留了下来。

    这该死的窃贼,塞纳……留……斯的肮脏门徒!!

    低沉的嘶吼,在黑暗的房间中变得愈发强烈。

    某些古老的记忆,开始在献祭暗牧浑浑噩噩的灵魂中苏醒。

    它似乎想起了,那些阴沉却狂热的岁月。

    那令人厌恶的天空,似乎也让人有些缅怀。

    但很快,时间流逝在灵魂上的摩擦,让那些记忆犹如粗糙的细沙般在风中飞舞。

    很快,献祭暗牧便忘却了那一切。

    “血色……”

    献祭暗牧的嘴中,响起来某个低沉的词汇。

    但很快,它便成为了某种无意义的杂乱低吟。

    蛆虫也不再关顾它的脑子,它已经失去了一切……

    …………

    …………

    24小时,很快便在易春忙碌的进进出出中结束了。

    经过易春的探查,他发现这个副本其实有2个宝箱。

    但其中最好获得的,还是他最开始发现的那个。

    剩下那个宝箱,是在一堆幽灵的中间。

    那些幽灵虽然看起来甚是单薄,但易春并没有什么好的方式伤害它们。

    撕咬对于它们不太可能奏效。

    而变形成人类形态,然后用幽光匕首去捅的话。

    易春觉得,他有很大可能会体验一种全新的死法……

    所以说,易春在后面的时间大部分都是在进入副本-开启宝箱-等待副本重置中度过的。

    这毕竟不是虚拟游戏,杀戮是需要足够的意志和觉悟的。

    易春倒是有自信,能够和那些不死怪物上前搏斗。

    但那并没有什么意义——德鲁伊的职业道路并不在于杀戮……

    当然,德鲁伊们也并不畏惧杀戮。

    事实上,在某些位面里,由大德鲁伊们掀起的天灾是令人诸多文明所深深畏惧的恐怖……

    自然,从来不只是温柔的赋予……

    从理论上来说,12分钟一次重置,意味着24小时能够让易春获得120次进入副本的机会。

    但最终,从个人终端上的显示,易春进入副本在105次。

    这已经算是比较高的成功率了:

    毕竟,偶然翻车的情况还是存在的……

    这一百多次进入,让易春获得了大量的魔法装备和食物。

    但有些痛苦的是,目前易春的背包并不足以放下那么多的魔法装备。

    这无疑是一个颇为令人头疼的问题……

    但,那是幸福的烦恼。

    易春看着堆积在房间墙角里,各种闪烁着寒光的魔法武器和装甲。

    其中最醒目的,应该是那把看起来就危险无比的宽大双手斧。

    之前考虑到副本的限时,他并没有进行具体的筛选。

    只是在印象中,他是有获得几次蓝色品质的魔法装备的。

    然后,易春小心地搬开那些闪烁着锋利光芒的兵刃。

    他的目光,集中在一个颇为小巧的哨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