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十七章 小镇的支配者与志愿者
    “吱……”

    戛然而止的尖锐叫声,划破了小镇深夜的宁静。

    悄然间,有某种不详的气息在那些黑暗的角落里沉淀着。

    哪怕对于这座小镇而言,其照明涉及范畴也不是囊括了所有的区域。

    毕竟,光污染也是联邦环保相关课题的常客。

    直至今日,也未能完全解决。

    “你进行了一次成功的狩猎(绿色),你的小型猫科状态经验获得一定提升(↑7%)”

    “你触发了区域性成就:小镇的支配者(小型生物)。”

    “

    小镇的支配者(小型生物):

    类型:区域性成就(每隔一个月随机刷新一次)

    挑战难度:1-5级

    成就介绍:

    哪怕人类的痕迹,充斥着这片世界。

    但你仍然需要告诉那些孱弱的家猫们——谁才是这片区域的支配者!

    成就完成情况:

    1、杀死或者击败该区域内50%以上小型生物(%)

    2、额外奖励解锁:暂未激活

    成就奖励:

    巨额野性经验、范围内可选择野性技能、随机野性相关奖励

    ”

    看着眼前出现的提示信息,易春却并不觉得突兀。

    尽管它让现实,也开始充满某种游戏的虚幻感。

    但在旁边刚刚猛烈挣扎的老鼠的尸体,予以了易春足够真实的回应。

    总的来说,易春在属性方面对老鼠们拥有几乎压制性的优势。

    这种碾压式的属性差异,让易春能够轻易地猎杀那些老鼠。

    不过现在,随着激烈的狩猎,他终于感觉到一丝疲惫。

    猫类躯体的血脉力量,并不支撑他进行更为漫长的战斗。

    但已经足够了——此时易春小型猫科的野性经验已经到达了41%。

    比起野性副本里老鼠而言,这里的老鼠显然更加谨慎。

    不过更为强壮的躯体,让这些老鼠们能够提供更高水准的狩猎。

    而反馈到更为细致的数据增长方面,就是野性经验的提升了。

    野性德鲁伊的晋升方式,并不能单纯地依赖于杀戮。

    而是通过一种近似表演亦或是同步的方式,来更为深邃地融入到野性状态之中。

    在小型猫科状态下的狩猎,也是为了更好地融入到作为狩猎者的状态之中。

    带着丝丝寒意的月光,照在了易春橘色的躯体之上。

    目前并不肥硕的躯体,在地上拉扯出歪斜的影子。

    该是睡觉的时候了……

    易春舔了舔獠牙,颇为满足地想到……

    …………

    …………

    “你最近似乎变化有点大……”

    白天上班的时候,旁边的女同事突然看着易春说道。

    易春颇为意外地扭过头,他和对方算是相熟。

    但也仅仅只是见面了微笑的程度,在上班的时候他们很少会有交流。

    易春只记得她叫小晨,至于真名是什么却似乎已经忘了。

    哪怕是获得了德鲁伊的力量之后,易春也并没有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与周围人的交流上。

    从宏观的意义上来说,人类也属于动物的一种。

    不过相比于浑浑噩噩的野兽,人类对于一个人好坏的评估有太多不稳定的影响因素。

    而固有观念的形成,更是在很大程度上限定了人们之间的关系。

    之前的易春,显然在同事之中并不拥有多好的印象。

    所以,哪怕易春现在的气息相对能够引发他人的善意。

    但这并不会改变那些根深蒂固的认知——就像你不会贸然相信一个你所熟识的骗子一般……

    哪怕对方,在不久前干了一件好事。

    “除了性别之外的变化,都无所谓大或者小。”

    易春随口答复道。

    易春看了看小晨,从对方的眼中他看到了颇为熟悉的光芒。

    大概,那是八卦的气息?

    也对,对于这个小镇的联邦工作人员。

    除了本地的以外,其他从外地来的人总是难免陷入某种无聊的处境。

    她们会开始热衷于关注周边的变化,一丝风吹草动都能够成为经久不衰的话题。

    所以在想明白这点之后,易春倒是有些明悟了。

    “牛批,这又是哪个npc说的?”

    “我猜你又通了某个dlc,或者拿了一波副本首杀……”

    小晨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了一些小零食吃了起来。

    正如易春所想的那般,她确实有些无聊。

    并不是谁都会敏锐地察觉到周围人的变化。

    有时候,和你朝夕相处的同事在你换了发型几天后才会注意到都是可能的事情。

    在这个虚拟与现实交织的时代,温情与冷漠总是在微妙间闪烁和交织着。

    “滴答……”

    “滴答……”

    工作台旁边挂着一个作为历史文物的表,据说是数十年前由某种区议长挂上去的。

    虽然在此工作的同事,都觉得那是扯淡。

    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不时地看向那个表。

    因为小镇下班的提示,是以这个表为基准的。

    据说这是沿袭了西方的某种古老传统,但大部分人觉得很是扯淡。

    易春对此无感,但现在他似乎有些丝丝的眷念。

    对于不同的人,深思熟虑的时间概念会有所不同。

    就易春来说,两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从内心深处来说,他对现在的工作是有着感激和厌恶两种情绪的。

    前者是因为,它让他摆脱了失业的困境,并完成了很多人所认为的阶级跨越。

    而后者,则是因为这个工作让他体会到了更为真实和冰冷的世界。

    愈是接近光明,便愈能够洞悉黑暗的深邃……

    对于那些不得已的妥协,易春是深深厌恶的。

    如果他必须靠此为生,那么这种厌恶是毫无意义的。

    裹了灰的饼实在算不得什么——如果是饿极了的话……

    但现在,他有了全新的选择。

    命运将他的人生,推往了一个更为斑斓诡谲的世界。

    留恋于过往,显然并不可取。

    更何况,是充斥着灰暗和挣扎的过往……

    联邦工作人员辞职并不困难,但你必须承受相应的影响。

    “咚咚咚……”

    在将今天的工作收尾,易春伴随着墙上钟表沉闷的声音在个人终端上递交了辞职请示单。

    他是在钟表长鸣的日子里,来到了这里。

    而现在,他也将伴随着这种声音离开。

    此时黄昏的余晖,正洒落在易春前方的街道上。

    而在他的右手上,写着集镇周边绿化种植志愿者的申请单似乎变得更加刺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