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十四章 德鲁伊的选择
    小镇的早市,比易春想象中的要繁华得多。

    当易春走进具备隔音效果的大门后,能够感受到瞬间高涨数个分贝的声浪。

    那些喧嚣的声音,让周围的温度似乎都升高了不少。

    一如多年前的市场,现在活跃在这里的基本上已经跨越了不惑之年。

    在小镇工作的数年之中,易春从未踏足过这里。

    倒是早市外的卤肉店,是易春经常会光顾的地方。

    在小镇更新换代的清洁体系下,那些混杂着油脂和腥臭的血水很快便被处理干净。

    但即便如此,在人流量大的时候,空气中仍然难免有些异味。

    毕竟是菜市场,要求毫无味道有些超出小镇的现行标准。

    而比起这些,易春更能够感觉到空气中流淌的复杂讯息。

    恐惧、饥饿、暴躁……

    比起植物那单调而简单的讯息,那些待宰杀的牲畜更散发着无比强烈的讯号。

    易春经过一家卖肉兔的店,他能够从那笼中的肉兔眼中看到某些渴望的讯息。

    它们在恐惧死亡——被抓出去同伴发出的短促尖叫以及刀切开喉管的声音……

    一切的一切,都在深深地刺激着它们的心灵。

    动物并没有某种人类所认为得那般聪慧,在这个世界中人类在智力方面的优势是其他生灵所难以比拟的。

    但也没有那么愚蠢:

    它们知道什么是死亡……

    “咿……”

    似乎发现了易春的注视,那只肉兔发出了某种意义不明的嘶吼。

    易春知道那是因为什么——在野性认同的力量之下,这些野兽会对他保持相对较高的认可。

    简单来说,算是人群中颇为看得顺眼的存在。

    但也仅仅只是如此,当实际的利益被触动后,这种简单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买兔子?”

    肉兔店老板看到有生意来了,顿时放下手上血淋淋的伙计擦了擦手招呼道。

    “这兔子都是从隔壁山里的牧场拉来的,回去弄点辣椒一整,保持有劲!”

    看到易春在打量着这只肉兔,老板直接拉开笼子把肉兔提了起来。

    “不了,只是看看……”

    易春转身离开了。

    在很多人的理解中,德鲁伊就是救救动物,顺便和伐木工过不去的存在。

    亦或者在很多奇幻小说里面,偶尔客串下灾难的预言者和受害者的角色。

    但显然,那只是德鲁伊这个职业的一部分。

    在更为广阔的领域里,德鲁伊有着属于他们所独有的色彩。

    守护自然的核心稳定,惩戒影响自然的不稳定因素。

    在这个空泛的主题下,是更为细致,甚至是相互违逆的哲学思想。

    易春现在只是这条道路上的初行者,他选择了一个方向。

    但仅仅只是方向,在那个方向上是宽敞大道亦或是山峦险恶。

    一切,都还未知……

    易春的家里有养过一只狸花猫,那是一只很肥的狸花。

    易春一度认为,它的毛色应当是橘色。

    它陪伴易春的家人走过了将近十年的路程,那贯穿了易春几乎整个童年的记忆。

    后来,在一个夜晚它离开了,然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从那之后,易春的家里便不再养猫。

    “我不想,也不需要再去喂养什么东西……”

    易春这样想道。

    当你为了孤独亦或是其他的原因,去饲养某些生灵的时候。

    你就需要明白——当冰冷的死亡带走它的时候,你将付出更多的代价……

    而为了利益去驱使它们的话,则并不需要付出什么。

    遗憾的是,易春并非这样的存在……

    没有什么波澜,易春从早市上一个大妈的摊子上买了一大包小葱的种子。

    因为他现在条件的限制,他只能选择这种相对方便的植物作为实验。

    易春并不急躁,他现在已经恢复了冷静。

    仿佛在黑暗中狩猎老鼠的耐心,开始在他的意识中沉淀。

    然后,易春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

    …………

    今天有一对新人过来登记,易春为他们办理了结婚手续。

    说实话,这大概是吃狗粮吃的最饱的岗位。

    当然,有时候也不免看到一些令人遗憾的场景。

    人类的情感,在这个时候似乎显得最为真挚和纯粹。

    曾经,易春对此是颇为羡慕的。

    而现在?

    易春化身为一只橘猫在房间里散着步。

    他时而跃过房间里的小桌,时而尝试着墙壁行走。

    猫类的灵敏,让他能够完成许多人类身躯所无法完成的动作。

    不过很显然,这个房间对于一只狸花猫而言太窄了。

    哪怕只是普通的活动,也显得过于狭窄。

    在迟疑了一会儿,易春将通往阳台的门扒拉开。

    随着房门缓缓打开,外面的灯火照射了进来。

    随着光线的剧烈变化,易春的瞳孔顿时急剧地变化着。

    比起人类的视角,猫的视角显然要低矮许多。

    那些曾经分明的画面,都变得有些柔和起来。

    易春知道,这应该是猫眼和人眼可视色彩差异的缘故。

    易春直接窜上阳台,在旁边刚刚种下小葱种子的盆旁边蹲下。

    然后,他对着这个世界发出属于这个躯体第一声的嘶吼:

    “喵……”

    突然起来的猫叫声,让楼下的行人抬头看了一眼。

    在发出譬如“这只橘猫好瘦”的感慨之后,大部分便离开了。

    易春并没有理会他们,他享受着这种异类的感觉。

    也许是猫的感官与人类的感官有些差异,易春觉得粗糙的阳台反而异常惬意。

    当然,或许是因为上面还残余着白天阳光的温度。

    随着夜幕的降临,那潜伏在猫类躯体下的古老基因开始发挥作用。

    易春开始感觉到精神抖擞,一点也没有半天工作后的疲乏。

    空气中似乎有某些异类的气息传来,那应该是旁边住户宠物的味道。

    比起那些经过人工基因挑选的品种,易春这种充斥着野性的存在显然是应该被淘汰的。

    自然的选择,有时候并不在于杀戮与狩猎能力。

    在人类文明主宰了这个世界之后,生灵们有了全新的进化选择。

    但,这并不包括易春……

    “有老鼠的臭味……”

    忽然,易春猛然睁开半眯的眼睛。

    他似乎嗅到了某些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