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十一章 自然法术书
    阳台上,翠绿的小葱看起来颇为喜人。

    因为易春已经有一些时日没有吃面了,所以上面的掐痕已经消散得差不多。

    易春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养植物,因为它们并不能给他非常即时性的正面反馈。

    而他很容易陷入许多初学者的误区:投入太过的、不必要的精力。

    植物终究不是会发声的生灵,它们无法表示自己究竟需要什么、厌恶什么。

    哪怕是个人终端上有混合完毕的肥料,也无法阻挡那些娇嫩生命的枯萎。

    比起那些娇弱的鲜花,易春更加欣赏那些山野中的野草。

    在那贫瘠的不毛之地上,一抹鲜艳的鲜绿总是能够带来更多的心灵震撼。

    那些不为环境所拘束的植物,无疑表现出更为盎然和活跃的生命力。

    当然,山羊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易春对于这捧小葱的照料,自然算不上多么无微不至。

    所幸这种被东亚区民居,所普遍栽种的植物,拥有着不耐的生命力和适应力。

    所以偶尔易春迟上几天浇水,也能够勉强维系下来。

    易春盯着那捧小葱,随着他注意力的集中,那奇怪的感应变得愈发强烈。

    那,是饥渴的呼喊……

    植物自然不会发声,除非它们不再是纯粹的植物。

    很显然,易春阳台上的这捧小葱只是一盆普通的植物。

    所以,它只能传递出一种微妙的讯息。

    易春并不知晓这种讯息的构成,看起来它像是某种微弱的呼唤。

    但细细想来,却似乎并没有相关的音频记忆。

    好像只是一种概念般的传输,然后经过大脑认知的矫正之后才得以凝聚。

    易春想了想,他尝试着从屋内取来一些水。

    取水的容器是他之前喝完的可乐罐子,这种传统饮料的口味意外的不错。

    随着水不断没入小葱底下的泥土,易春能够感觉到那些呼唤开始逐渐变得微弱。

    随后,一种新的感应出现在易春的心头。

    那是一种愉悦的、满足的,能够让人想到某些开心事情的东西。

    易春并不确定,这究竟是眼前这捧小葱的反馈。

    亦或者,是他内心某些需求得到满足后的产物。

    但不得不说,这种积极的感应是令人舒畅的。

    就像那些喂食流浪猫的人们,在听到饱食后的流浪猫发出满足的呼噜声时候的情绪。

    在魅力和能力,并不足以得到人类社会额外善待的时候。

    收获一些这样的积极情绪,总是能够让生命保持更为健康的状态。

    而就在这时,易春开始觉得一些微弱的、犹如春日阳光照射在身上的温暖感开始在他的体内蔓延。

    随后,他的眼前开始出现了新的信息:

    “你进行了一次德鲁伊的基础修行,你获得了微弱的自然馈赠。”

    而随着这条绿色信息的出现,一条带着易春并未见过的淡金色光泽的文字慢慢出现在易春的眼前:

    “你开启了自然法力值(非神性)。”

    “请注意:自然法力值可在具有魔网区域临时转化为限定法术位使用。”

    “你的精神获得了些许恢复(恢复效果基于人物感知和相关心灵状态),你的自然法力值上限永久性提升1点。”

    “你当前的自然法力值为:1/1。”

    “无尽野性相关传承激活,你在野性状态下技能都将转化在你的自然法术书上。”

    随着眼前信息的飞快浮现,易春开始感觉到某种冥冥中的存在。

    就好像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面镜子,而镜子中隐射的画面中却比真实的世界要多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本书……

    易春尝试将自己的手伸向虚空,但他只是摸到了空气。

    倒是旁边传来一声“噗嗤”的笑声,这让易春从眼前浮现的信息中脱离出来。

    尽管他还没有转头,但他知道那是谁。

    没有太大的意外的话,应该是隔壁邻居老王的女儿,一个联邦东亚教区中心大学的大学生。

    如果她能够成功毕业的话,是有很大概率完成社会阶层晋升的。

    易春和她并没有太多的接触,甚至他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不过关于她在学业上的成就,他可能比对方还要清楚——以工作背景音乐的方式……

    易春转过头对她点了点头,这是易春第一次看到对方。

    “你在进行西欧区的古典艺术吗?”

    随后,她大概意识到这里并不是联邦东亚教区中心大学。

    于是,她歉意地笑了笑。

    在信息数据能够即时性地传递到联邦每一个区域的时代,庸碌者会获得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要大的冲击。

    努力都能够解决一切的想法,充斥了太多梦想主义的浪漫色彩。

    平凡人的生活,更多的是涓涓流淌的小溪。

    或有波澜,却更多时候是因为无可抵御的天灾。

    由于易春没有什么谈兴,两人并没有进行过多的交谈。

    回到房间,易春开始思考。

    或许是最近的际遇,让他仍然沉浸在某种狂热的状态里。

    但就今天的遭遇来看,他并不能毫无顾忌地彰显自己的能力。

    至于对方……

    易春并没有进行太多的关注,他已然有了属于自己的追逐。

    那些曾经所热爱和渴望的,似乎开始失去它们应有的色彩。

    易春凝视着眼前的虚空,在旁人所认知的空气里存在着一本书。

    它存在于物质和思维的空隙中,散发着难以描述的神秘。

    当然,经过易春的测试它是可以被取出来的。

    并非通过物理的接触,而是一种心灵上的示意。

    随着易春不断在心中默念,取出法术书的想法。

    他的手上逐渐出现一本焦黄色的书籍,那上面似乎还带着某些燃烧过的痕迹。

    易春细细看去,他能看到在那焦黄色的页面下犹如植物根茎般的脉络。

    而在扉页上面,则以某种易春所未知的文字写着几个字——野性自然法术书……

    整个野性自然法术书并不沉重,触及的手感如同那些带着岁月痕迹的树皮。

    易春缓缓翻开野性自然书,在其第一页的上面写着1环野性法术的字样。

    而在下面,有着一个不断从实质变化成虚无的图样。

    或者说,是符文?

    当易春将注意力集中在上面的时候,渐隐术的信息开始在他的心头浮现。

    自然而然地,易春将手伸向那象征着渐隐术的符文。

    顿时,一种魔法的光芒在他的手上绽放着。

    易春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体内那股犹如春日太阳般温暖的力量开始不断流逝。

    下一瞬间,他的身影逐渐变得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