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十章 自然感知
    入秋的夜色,总带着一些萧瑟的意味。

    而林地的繁华,更是让这个小镇的夜变得更加清冷。

    譬如此刻的易春,便深切体会到了这种温度……

    “呼……”

    易春有些瑟瑟发抖将身上的衣物套好。

    尽管得到了德鲁伊的力量,他在体质方面并没有获得本质性的改变。

    从小型猫科继承而来的灵敏,并不足以让他光溜溜地对抗着入秋的寒意:

    一如人类形态切换到猫类形态,那彻底被丢弃在一旁的衣物一般。

    当易春从猫类的状态恢复到人类躯体的时候,那身毛茸茸的毛皮也没能带来哪怕一丝的遮拦。

    此刻那在湿润的空气下变得更为刺骨的寒冷,并没有抹平易春眼中的炙热。

    在即时性的形态力量更迭下,他能够直接感受到那种来自敏捷提升的感觉。

    那日益变得沉重和迟缓的人类躯体,似乎也得到了某种缓解。

    好像一瞬间,他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在那个时候,他一如那些处于生命旺盛阶段的年轻人一样,拥有着仿佛永不衰竭的活力。

    桌上的鸭腿还没有凉透,隔着窗外微弱的光芒上面象征火辣的油光依然饱满。

    随着之前的剧烈运动,易春开始感觉到一些饿意。

    于是,他所幸直接拿起桌上的鸭腿啃了起来。

    在老卤汤里弄熟的鸭腿,总是要比那肮脏的老鼠要美味得多。

    易春并不会因为自己能够变成猫,便爱上吃那些常常在下水道里活动的家伙。

    但不得不说,那些挣扎和扭动的生命以及那被强制剥离的死亡……

    它们交织在一起,组成了毁灭那带着黯然猩红的色泽,确实是充满了一种难以描述残酷美感。

    易春暂时无法在人类的躯体下,发动渐隐的能力。

    不过,他能够感觉到那潜伏在他体内的微妙力量。

    一切就像是在鼻尖萦绕的喷嚏,它只需要一个契机便能够喷薄而出。

    “叮……”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被易春从地上拿起的个人终端上,忽然刷新出特别提醒的声音。

    一般来说,易春并不会特别关注什么人。

    但为了之前游戏里的活动,有时候也会有一些不必要的选择。

    对于现在的虚拟网游而言,个人单打独斗的时代早已经过去。

    或者说,虚拟游戏在当前时代所具备的交互性时代使命。

    让游戏公司,也会更多地考虑进行这方面的倾斜。

    易春对此不置可否,毕竟有时候虚拟的世界中也会遇见一些有趣的存在。

    易春点开看了看,那是关于工会活动的相关进度报告以及之前的会长留言。

    作为一个将业余时间基本上沉浸在游戏中的存在,易春在工会里也算是二线骨干了。

    不过现在,游戏对于他的吸引力开始大幅度减弱。

    毕竟在游戏的世界里面,再怎么叱刹风云,屠神灭魔的。

    回到现实,仍然得在突兀的取消周末通知面前痛不欲生。

    “19:27【大山鸡】:怎么没上线?”

    这是个人终端上的最新一条信息,也是易春除了公会交互之外唯一的信息。

    那些易春在之前的游戏中,在一个颇为棘手的连环精英任务时结识的。

    偶然刷副本和肝金累了之后,两人也会不时聊一聊。

    “19:47【易伤秋】:准备A了……”

    易春看着自己旁边墙上的动态壁纸,那是他在游戏公测时的收获。

    也是他唯一在这片狭小的租房内,能够证明自己个性的东西。

    租房和自己的房子,当然是两个概念。

    易秋并非将它们之间的边界模糊的人,他并不喜欢带给别人麻烦。

    “19:47【大山鸡】:回归现实当一代目?”

    所谓一代目,是易春所在游戏公会里面的比较流行的说法。

    大抵是指那些选择离开游戏世界,然后在现实中翻身改变自己以及家族阶层的玩家。

    其中戏谑和祝福所占的成分比例,具体得因人而异。

    易春笑了笑,在与对方又聊了一会儿后便关闭了对话窗口。

    或许有一些怅然,但更多的是对于未来的无限憧憬。

    至少,他有了改变的机会……

    …………

    …………

    获得渐隐之后,易春并没有获得在副本中大杀特杀的机会。

    因此副本时间的限制,让他直接被强制传送了出来。

    今晚易春并不打算在下副本了,在激情平息过后倦意开始涌来。

    虽然并不明显,但显然此时的他已经不再适合狩猎。

    作为狩猎者,不仅要有凶猛悍然的扑杀,也需要有养精蓄锐的按捺。

    一如潜伏在猫那柔软肉垫中的利爪一样,伸缩自如才是最为完美的姿态。

    也许是猫的野性形态,所赋予的改变。

    现在,易春能够在只有微光的房屋里面看到颇为清晰的画面。

    虽然并不足以支撑读写,不过这种程度的黑暗视力其实已经足够了。

    易春将拉紧的窗帘拉开一部分,顿时外面的灯火便洒了进来。

    也正是因为小镇的相对狭小的区域,街道上显得颇为繁华。

    各个具备时代气息的小摊和食铺,在人们的喧嚣声中变得更为火热。

    曾经,易春也有过做个手艺人的想法。

    毕竟那些看起来花里胡哨,令人眼花缭乱的刀工和杂耍,确实能够吸引人的眼球。

    大部分时候,人是社会性的存在。

    人们的认可和注目,来带来比物质所能够予以的更为强烈的刺激和正面反馈。

    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易春是这样觉得的……

    不过现在,他的思维似乎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他并没有开始讨厌那些充满人文气息的市井,甚至带着某种更为欣赏的目光。

    只是那不再是那些老把式们炫技般的操作,而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某些联系。

    大概,那应叫做和谐……

    薄薄的窗户,将易春隔在光与影的中间。

    恍惚间,似乎有某些跃动的影子在易春的身后浮现着。

    那滴答滴答流逝的时间,好似也变得温柔起来。

    有时候忙碌的生活会让人变得功利,也许慢一些反而更能让人变得愉悦一些。

    也许,现在应当点上一根烟?

    易春愣了愣,他忽然摸进了自家狭小租房里的阳台。

    在那里,摆着一些翠绿的小葱。

    易春当然也喜欢那些鲜艳的花草,不过他并没有照料那些娇嫩家伙的精力。

    或者说,他并不能提供给它们最为适宜的生长环境。

    但种上一些葱,大抵总是无错的。

    毕竟下面的时候掐上一些鲜嫩小葱,滋味自然别有不同。

    不过易春现在过来,倒并非他想吃面。

    而是在他放松自己精神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种渴望。

    并非他的渴望,而是一捧葱的渴望——它们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