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九章 渐隐
    人类无法理解猫的情绪,在那些闪耀着桀骜的眼中。

    或许,也会有过某些难以言明的落寞。

    如果易春无法恢复人身的话,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应当是寂寞的。

    至少,在那些万家灯火的照耀下,人性中的软弱会被深深的、毫无防备的触及。

    锋锐的东西会切开那些坚硬的外壳,而涓涓的流水却能透过那些细微的孔洞。

    然后,悄无声息地浸润其中……

    易春并非感情淡薄之人,他的内心中也曾流淌过炽热与光明。

    也许在那些典范的故事中,这将是属于他的救赎之旅。

    但现在,易春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他不再认为自己需要救赎的,他选择的是追逐真挚的自我……

    尽管老鼠之间,并没有存在人类所认知的完整信息体系。

    但一天之内超过十只老鼠的暴毙,已经引起了这片区域鼠群的躁动。

    那潜伏在它们古老基因里的某些因子,正在提醒着它们应该选择离开。

    并非是因为,它们能够察觉到那危险的源头。

    而是沉浸在古老种群脉络中的某些血泪经验,告诉新生者:

    未知的变化,总是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灾厄。

    在这一方面,趋于稳定在自然中绝非软弱的表现。

    也许是某些心灵方面的反馈,此刻的易春能够感受到那些瑟瑟发抖和恐惧……

    这自然是被人类道德所视为恶劣的要素,但它所赋予的刺激是难以描述的。

    自然绝非只有温润的生机勃勃,它还有将一些席卷和毁灭的风暴!

    但易春并没有沉浸在这种状态之中:

    以人类的意识去镇压一群老鼠,并非多么能够令人引以为傲的事情。

    就像幼童也能主宰一个蚁穴,但他能够从中挖掘出来的快乐却并不一定那么充盈。

    “伢子,过来恰饭了!”

    稻草堆旁边人家的老汉招呼着自家的孙子。

    他的手上有火光不时闪烁着,隔着昏黄的灯泡能够看到缕缕升起的青烟。

    那并非流水线上的产物,而是农户们自己弄些废纸卷上晒干烟叶制造的土烟。

    易春本没有准备理会这户人家,他在思考着很多事情。

    比如说关于如何延长这个副本的时间,以及关于技能和关键词事情。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嗅到了某些难以描述的味道。

    在乡野传说中,猫总是难免被赋予某种诡谲和的神秘的色彩。

    虽然到现在为止,易春并没有发现自己现在的状态和其他的猫有什么本质区别。

    但此刻,他确实感受到一种无法诉说的特殊感触。

    猫科,尤其是对于大型猫科,似乎自古以来便有着对于相关黑暗存在的强烈压迫。

    不过,小型猫科就不太好说了……

    借着不甚明朗的月光,易春在稻草堆的缝隙中斜斜地瞥了一眼。

    然后,他似乎看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东西。

    然而等易春再次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睛去看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只有翻滚的记忆,在清晰地提醒他那并非自己的幻觉。

    那似乎是一个白色的人影,它像是一个佝偻的老人。

    它静静地站在门外,像是在等待,又像是在守候……

    似乎在山野间的文明荒漠中,生与死的界限也变得不甚明朗。

    在浑浑噩噩的刀耕火种中,充斥着柴火与缝补的眷顾变得更为执著。

    它洞穿了那无形的地平线,留下属于生命最后的凝望。

    直至光芒带走最后一丝执著,直至遗忘湮没那无声的守望……

    …………

    …………

    易春默默地离开了,那大概是副本描述中标记猩红的精魄。

    但单单精魄2个词汇,并不足以描述他所遭遇的。

    或者说,就像以人类为概念。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

    而这些,是单薄的词汇所无法概括的。

    在副本的相关信息里面,其实是有对于相关存在的一些基础解释的。

    至少易春知晓,精魄是一个智慧生命灵魂执念的凝聚。

    它可以被视为最下级的死亡生命,能够在被攻击后抽取敌人的精力。

    在易春能够接触的信息里,没有对付这种怪物的手段。

    不过,作为游戏经验丰富的易春自然能够想到很多可以尝试的手段。

    对于动物而言,善与恶是混沌的。

    易春并不知晓自己是否能够击杀精魄,但他并没有杀死对方的决心。

    因为那是违背他内心的道德与价值的。

    虽然在这里击杀对方,并不会有任何人知晓。

    甚至是,那个招呼着自家孙子老汉的生活也不会因此有任何改变。

    毕竟生与死的物质界限,并不会被那般轻易的突破。

    但内心的鞭挞,从来不会来得太迟……

    君子慎独,古人对此早有定义。

    不过,这次副本的收益已经足够了。

    它是一次尝试,可以算是开荒。

    当然精魄的真实存在,也让易春心头的疑惑有了一个很好的答案。

    关于他技能关键词的选择,他迟疑了许久。

    因为,他能够想到的关键词太多了。

    而现在,没有任何相关技能的他对此的缺口更是巨大的。

    只是精魄的存在提醒了他,或许很多东西以游戏的视角去看可能有失偏颇。

    比如说:隐形在真正战斗中所发挥的巨大效果。

    易春开始尝试设想自己能够具备可移动的隐形能力,他发现那会让他的掠食效率获得巨大的提升。

    因为就目前来说,老鼠会成为他初期阶段的主要捕猎对象。

    而对此,他其实并不一定需要那么强力的杀戮技能。

    至少,在他没有选择向更高难度的存在挑战的时候是如此。

    总的来说,是在求稳和剑走偏锋之间进行摇摆……

    所以,最后易春尝试着在尚且空白的技能关键词上用意念输入隐形和可移动的概念。

    很快,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条新的信息:

    “已输入关键词:隐形、可移动,是否进行抽取?”

    但易春仔细看了看,并没有看到是与否的选择。

    而就在他准备研究如何选择确定的时候,他的眼前再次刷新出新的信息:

    “选择完毕,正在进行抽取……”

    “抽取成功,人物小型猫科形态获得野性技能:渐隐。”

    “

    渐隐:

    类型:野性技能(巡林客/盗贼相关要素)

    品质:绿色(职业要素+2)

    描述:

    在一个标准动作后,人物将延迟性地进入到物理隐形的状态。

    在该状态下,通过限定光线进行捕捉的观测都有大可能失效。

    ”

    易春摇了摇尾巴,在山间微凉的月色下,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