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二章 野性德鲁伊
    很难形容此刻易春心头的情绪,它是一种掺杂了悸动、狂喜与遗憾的复杂情绪。

    如果真要说得上的话,倒颇为有些类似易春曾经高考时查完分数后的心情。

    但那只是有些颇为类似,只是在易春的生命旅途中罕有这般强烈的正向情绪波动。

    作为一个才能不足以超越众人,而渴求却脱离于社会的存在而言。

    比起常人,易春会获得来自环境更多的负面反馈。

    他就像一个迷途的人,在等待着那不曾有过的贤者来指引他的方向……

    我已经迷失了如此之久……

    蓦然的,易春有些颤抖的、小心翼翼地将手伸向那他人所视为空气的地方。

    他是如此地小心,仿佛那里有着一个易碎的泡沫。

    那或许会是一场旖梦,又或许是他已然丧失了理性的幻觉。

    但易春仍然轻柔地、缓慢地,却又义无反顾地伸展着自己的手臂……

    终于,在虚空之中他触及了那犹如镌刻在视网膜上的信息。

    从此刻敏感的皮肤之下,没有传来任何真实的、源自物质的反馈。

    但随着易春的动作,他开始看到了一些新的信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它们就像个人终端上的浮动信息一般,方方正正的汉字在描绘着某种不为人知的隐秘:

    “

    个人信息:

    姓名:易春

    职业:德鲁伊(野性传承)1级

    野性变形形态:1(小型猫科1/1)

    个人属性:

    力量:10

    敏捷:9(-1)

    体质:10

    感知:12

    魅力:9

    智力:11

    职业经验:0

    无尽野性点:1

    请注意:无尽野性点是该版本限定属性,它能够被用于解锁你野性变形姿态的天赋和技能。

    你可以通过与野性变身形态保持野性同步来提升野性等级以及通过其他野性冒险活动,来获得无尽野性点。

    状态:

    亚健康:

    因为缺乏基本的生命运动和恶劣的生命习惯,该角色处于某种生命力迟缓的状态,他的敏捷得到了一定的负面减值。

    ps:该状态继续恶化后,该角色的体质和最大生命力将获得一定的负面减值

    野性变形:

    1、小型猫科(生命等级1/普通小型猫科/肉食科):

    野性特性:暂无(0/1)

    通过一个标准动作,你能够变身成为一只小型猫科动物。

    ps:请注意,在该版本下你的人类形态和野性变形形态属性、特性将获得一定比例的共通。

    版本限定:在该综网版本下,你能够通过职业行为和训练来获得更多的职业经验和野性成长,但你无法通过杀戮来获得杀戮经验。

    法术书:无

    人物技能:

    1、自然感知:德鲁伊能够从自然中获得某些非学识方面的神秘启示(处于自然环境中,相关检定+1)

    2、野性认同(野性):野性德鲁伊能够通过相关行为来改善动物的态度,并且获得比一般德鲁伊更高的初始态度。

    ps:该技能效果基于人物感知/职业特性/力量。

    ”

    密密麻麻的信息,在易春的眼前浮现着。

    它们几度铺满了易春的视野,但令人困惑的是它们并未阻挡易春的视线。

    仿佛两个全然交错的世界一般,它们只是看起来重叠在一起罢了。

    易春沉浸在这些密密麻麻的信息之中,一些东西在他的认知中变得逐渐清晰而真实!

    他所在深夜中渴求的神秘,已然不知觉中像他打开了大门!

    一丝弧度从易春的嘴角扬起,然后很快便拉扯成了不堪目睹的模样。

    在晨光下仍然显得颇为幽暗的租房中,易春无声地大笑着……

    此刻谁又能,与他分享这难以描述的狂喜呢?

    大概是没有的……

    因为在此之前,也未曾有人与他一起承受那源自心底的苦闷……

    未尝过苦涩的泔水,又何曾会为甜美的蜜汁而留下怅然的眼泪。

    遗憾的是,现在要上班了……

    …………

    …………

    时间飞速略过,很快易春便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作为联邦东亚区的后裔,易春仍然延续着那古老民族所特有的审慎。

    就像哪怕彩票中了头奖一般,易春也不会贸然辞去现在的工作。

    曾经社会所予以的冰冷鞭挞,让他知晓如何更为慎重地处理和调解自己的心态。

    农耕民族的烙印,并不会因为这个前所未有大融合时代的冲击而彻底消弭。

    它只是隐匿在那些以肤色作为政治分区的样板下,并始终保持着顽固的生命力。

    就像深深扎根土壤的野草,总是具备着难以描述的生命力。

    夜色微醺,在智能机械高度发展的当今,996的福报似乎已经远去。

    不过有些东西,并不会因世道的好坏而彻底抹平。

    就如同此刻,在联邦所予以的职责暂时结束之后,迥异的夜晚生活将人们自然而然地分割开来。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易春提着一袋子老汤卤的鸭腿,窜过黑暗的小巷。

    尽管照亮这里并不需要多么大的成本,但是费而不慧的事情并不常有人去做。

    毕竟,这个远离城区之外的小镇,始终与那鲜明的世界保持着几近半个世纪的差距。

    又或许,在某些需要时间作为积淀的事物上,会拉扯得更为遥远……

    易春并没有多少好友,尤其是在他没有触及游戏世界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人们之间温情总需要一些更为实际的东西作为承载。

    易春并不觉那有什么不妥,至少不会那不会比尴尬的谈话让他更觉不适。

    这是一个人们在喧嚣的背后,早已习惯了孤独的时代……

    至少对于庸碌而平凡的人而言,大抵如此。

    刚出炉的鸭腿散发着诱人的味道,比起鸡腿的细嫩,更为粗实的鸭腿显然显得更加实惠。

    当然,在这方面并不挑剔的易春也并不会觉得鸭肉会比鸡肉有多少失色。

    反正,都是足以饱腹的肉食了……

    当房门被重重地掩上之后,易春将手中的鸭腿搁置到桌上。

    平日里视为美食的鸭腿,似乎在此刻也失去了吸引力。

    易春迟疑了一会儿,此刻已至深秋屋内的气温有些微凉。

    他当然可以打开房间内的空调,但始于农民的父母勤俭教诲,总让他在这些时候有某种负罪的感觉。

    不过,那毕竟不是多么紧要的事情。

    只是在心头浮现那般的想法之后,易春聚精会神地感触着身体的状态。

    然后下一刻,斑斓的世界似乎褪去了某些色彩!

    它变得更为广阔,房间里的物件不断拉伸,好像它们要膨胀到天边一般!

    那些黑暗的角落也变得更加清晰,易春开始听到了黑暗中那些窸窸窣窣的碎响!

    就是压在身上的衣服有点沉重……

    易春一边挣扎着从自己的衣物中钻出,一边新奇地打量着四周想到。

    在床边镜子的边角里,一只橘色的狸花猫正笨拙地移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