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42.沙赞的智慧
    永恒之岩的神殿中,黑亚当拒绝了沙赞的请求。

    他从群星中返回地球,便只是为了完成最后的复仇。

    他并不想。

    也不愿意再去帮助,这个曾经狠狠的伤害过他的世界。

    再者,作为高天尊的角斗士,黑亚当已经从宇宙长老那里,知晓了关于这群星的真相。

    一切都只是虚妄,那些回忆,那些经历,包括他本人,都只是梦境遗留之物。

    他宁愿用最后的时间去对那些杀死了他人民,妻子和孩子的域外邪灵们复仇,至于这个虚妄世界,毁了也就毁了吧。

    黑亚当并没有将这个残酷的真相告诉给沙赞。

    他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恶棍,他没有打击他人希望和勇气的习惯,他不会告诉沙赞,地球上目前的一切反击与对抗都是没有意义的。

    一旦高天尊取得胜利,群星就将天翻地覆。

    他们拼尽全力所保护的,他们想要拯救的,他们想要击败的,他们爱的,他们恨得...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就让这勇敢的孩子在无知中迎来终结吧,无知,也是一种福气。

    他不需要去承受真相带来的痛苦了。

    黑亚当冷漠的看着沙赞,看着数千年后的另一个自己,他的咀嚼,让沙赞眼中的希冀变得暗淡。

    年轻人似乎又一次被打击。

    沙赞叹了口气,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了,于是他闭上眼睛,扣紧了法杖。

    金色的雷霆舞动的更加鲜活。

    黑亚当后退了一步,他看着被雷霆缠绕的沙赞。

    这个年轻人对于神力的操纵很粗暴,但确实潜力惊人,那些神力与他的结合非常深刻,只需要再给他一些时间,他就能将神力运用到一个新的层次。

    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所罗门的智慧!”

    沙赞低沉的说出了解放神力的咒语,一道金色的雷霆从他身上窜出,击中法杖,让黑木法杖顶端的宝石被点燃。

    超凡的智慧剥离,沙赞痛苦的哼了一声。

    他的身体颤抖着,体外的闪电就如流沙崩溃,以一种光纱的姿态,缠绕在沙赞身体上,主动释放,让他体内的神力在快速崩溃。

    “海格力斯的力量!”

    “轰”

    又一道雷霆翻滚而出,沙赞就像是被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下,身上的肌肉都开始抽搐。

    “阿特拉斯的耐力!”

    “阿喀琉斯的勇气!”

    “墨丘利的速度!”

    沙赞以极快的语速念出三道咒语,舞动的闪电连续打在已经被金色火焰包裹的法杖上,而沙赞本身的气息则飞快的变得虚弱。

    他连站立都很难做到,就如七老八十的老人。

    只能拄着那法杖,瘫软在地面。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就如被从水中抓起的鱼,被丢入阳光下暴晒,他脖子上青筋暴起,身体表面的神力已经虚弱到从未有过的极致。

    只剩下一层跳动的光弧缠绕在他的皮肤上,身上的红色战衣也已经尽数褪去。

    他气喘吁吁的看着黑亚当,他咬着牙,艰难的站起身,就像是坚持着最后倔强的年轻人,他后退了一步,用指尖接触法杖,他低声说:

    “宙斯的神力!”

    “嗖”

    最后一道雷霆如蛇一样冲入法杖中,代表着六道神力被彻底剥离。

    但还有最后一个仪式。

    “念出你的名字!”

    黑亚当握住了存储六道神力的法杖,他感觉到了那股庞大的力量于法杖中聚集。

    他眼中的光芒变得锐利,内心中对于邪神们的复仇也已经迫不及待。

    “Shazam!!!”

    沙赞最后念出了释放词,微弱的电弧从天而降,打在他身上,让他从年轻人的姿态飞快的变回16岁的少年的瘦弱体型。

    这是他最后一次喊出这个神秘的名字。

    代表着他释放掉自己对于神力的最后所有权。

    “啪”

    瘦小的沙赞被电弧打的倒飞了出去,摔在光滑的地面上。

    他趴在那里,脸色惨白。

    但借着身体的掩护,他的左手悄悄的伸入口袋里,握住了一样冰冷的东西。

    他看着黑亚当,后者已经沉浸在了即将获得更强大力量的希冀中,并没有注意到沙赞的小动作。

    “真是震慑人心的力量。”

    黑亚当将那缠绕着无尽雷霆的法杖高高举起,就如高举圣火的雕塑,那些无主的神力在法杖中跳动,等待着适格者的再次召唤。

    在金色雷电的闪耀中,被映照的如同神祇的黑亚当开口说:

    “和你不同,孩子,我当初被赐予的,是埃及九荣神的力量,但根据我的研究,不同的神力之间是可以通过融合而变得更强大。”

    “感谢你的慷慨赐予,我已握住复仇之剑!”

    黑亚当高声喊到:

    “舒的耐力!”

    “轰”

    金色的雷霆于黑亚当的躯体中窜出,融入法杖之间,白色和金色的闪电飞快的交融。

    它充满了更厚重的铂金之色,就如火花闪动的流光一样缠绕在黑亚当躯体之外。

    这是神力本质的融合。

    黑亚当会如沙赞一样先剥离自己的神力,然后再通过喊出变身词,来将更庞大神力融入自己的躯体中。

    这个过程很迅速。

    而且他也并不担心沙赞会搞什么小动作。

    剥离神力之后,他只是个16岁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

    “荷鲁斯的速度!”

    “阿蒙的健壮!”

    “托特的智慧!”

    “阿顿的神力!”

    “迈罕的勇气!”

    黑亚当以极快的语速说出剩下的五道咒语,他的神力也被剥离。

    他也在变得虚弱,但因为并没有放弃神力的缘故,他依然维持着神祇般健壮的躯体。

    而神力的融合进行的速度非常快,只是短短几秒钟,那被举起的黑幕法杖就变得暗淡。

    六道完成融合的铂金神力如星环一样,围绕在黑亚当躯体之外。

    在那铂金光晕的照耀中,黑亚当高举起双臂,他向天空呐喊:

    “Shazam!!!”

    “轰”

    铂金色的魔法闪电从天而降,轰在黑亚当健壮的躯体上,将他的神力暂时解除。

    只需要再次喊出变身词,融合完毕的,更强大的神力就将重新充盈他的躯体。

    这是一个被再次赐予的过程。

    但就在这瞬间,虚弱的趴在神殿地面上,气喘吁吁的比利.巴特森突然抬起手,他左手中已经多了一根乌黑发亮的魔杖。

    绿色的光于魔杖顶端激射而出,在不到百分之一秒的时间里,精准的打在了黑亚当的躯体上。

    黑亚当已经张开了嘴,准备再次喊出变身词,完成拥抱更强大神力的动作。

    但在那铂金神力的映照中,不管他再怎么开合嘴巴,却已经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

    沉默咒...

    这是梅林教会比利的第二个咒语。

    “砰”

    就在比利.巴特森颤颤巍巍的从地面上爬起来的同时,无法喊出变身词的黑亚当,也如腐朽的树木一样,仰面倒在了石台七把椅子的中间。

    他原本健壮而强大的躯体在飞快的萎缩。

    原本维持在30多岁的外表,也如被丢进加速了数百倍的时间里一样,飞快的变得苍老。

    只是眨眼之间,黑亚当就从一个强大的战士,变成了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头。

    更可怕的是,这种苍老的效果还没有停止。

    衰老还在继续。

    他充满了老人斑的皮肤上逸散出飞舞的灰尘。

    那是皮肤和躯体被分解时的绝望姿态,沙赞根本不需要挥拳去进攻黑亚当。

    在被沉默咒封锁住声音,无法喊出变身词的那一刻,黑亚当就已经死定了。

    “你有多久没有变回凡人之躯了?”

    比利艰难的挪动脚步,走到那掉在地面上的法杖边,身后将它举起,拄在手中。

    他看着躺在地面上,已经虚弱到无法抬起一根手指的黑亚当。

    黑亚当躺在地上,那双浑浊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比利,但年轻人的双眼中并没有憎恨或者厌恶,反而充满了一种怜悯与不忍。

    他对黑亚当说:

    “我有个好老师,从我接过这神力的第一天起,他就一直在告诉我,被赋予的神力只是工具。”

    “那只是我‘借’来的力量,它从来都不真正属于我。”

    “我可以用它打击邪恶,守护正义,但每一次面对导师时,他都会提醒我,千万别沉浸在力量的幻象中,误以为那是本属于我们的力量。”

    比利看着缠绕在石台周围,以星环的姿态环绕着他飞舞的铂金神力。

    他下头,对黑亚当说:

    “你犯了个错误,你向我完美的展示了沉浸于力量中会带来的可怕结果...”

    “你可能自己都忘了吧,在剥离神力之后,我等也都只是普通人而已,与那些需要保护的人们没什么区别...”

    “身为普通人的我们,根本无法承受时光带来的摧残,舒的耐力能让你在5000年的封印中一直保持强大。”

    “但那并不是真正的强大,亚当。”

    “你失去了对力量的敬畏,把它们视为自己理所应当挥舞的利刃,你不尊重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就会反过来惩罚你...”

    比利努力的挺直身体,他看着倒在地上,被追索的时光无情的摧毁身躯的黑亚当。

    后者的血肉在灰烬飞舞中飞快的剥离。

    只是几秒钟之后,留在原地的,就只剩下了一具风化的骸骨。

    比利甚至还能听到黑亚当不甘的嘶吼咆哮,但那沉浸于复仇的黑暗灵魂已经失去了所有可能、

    而他,也为比利留下一份丰厚的“遗产”。

    年轻人看着那具骸骨。

    他今天真的是被好好上了一课。

    对于梅林过去的那些教导,他有了更深的体悟。

    他拄着法杖,低下头,就如鞠躬一样,对那具骸骨说:

    “你向我展示了另一条路,我已经知道那是错误的。”

    “我会按照我的路继续走下去,我也不知道尽头是什么,但我想,即便我真的到达绝望的尽头,哪怕那尽头里尽是绝望...”

    “我也会继续去做一个英雄!”

    “很抱歉在你身上发生的悲剧,我不会再重蹈覆辙,导师也一直在提醒我,在帮助别人之前,我必须先保护好自己和自己关心的人...”

    “至理名言啊。”

    比利笑了笑。

    他抬起头,看着空中飞舞的铂金色流光,然后他将手中的法杖高高举起。

    他说:

    “我不知道你们该叫什么了,所以,就用原来的名字称呼你们吧!我需要你们来帮我,这个世界也需要...”

    “我说过,我想要成为驱散黑暗的光...今天,我继续选择成为英雄!来吧!”

    “今天,今天!我要成为那束光!”

    “帮帮我!”

    “智慧!”

    沙赞高喊着,铂金色的光化为舞动的雷霆,窜入年轻人虚弱的躯体中,他的双眼重新变得璀璨。

    “力量!耐力!勇气!速度!神力!”

    伴随着一个又一个咒语的念出,六道铂金神力顺延着黑木法杖窜入沙赞的躯体中,他周身都被那铂金色的光晕笼罩,就如跳动的闪电缠绕于皮肤的每一处。

    他深吸了一口气,又回头看了看身后只剩下一堆灰烬的骸骨。

    他如从前一样,高声喊到:

    “Shazam!!!”

    “轰”

    铂金色的魔法闪电从天而降,轰在沙赞瘦弱的躯体上,神力尽数回归,在铂金色的光纱摇摆,雷霆四溅之间,更强大的沙赞超人重生。

    他的战衣依然是鲜红色的,胸口还有黄色闪电的标志。

    但白色的短披风已经变成了黑色的长披风,就如张开的双翼,在沙赞身后摇摆不休。

    他的气息飞快的拔高,那以往对于沙赞而言坚不可摧的天父瓶颈,被轻而易举的贯穿,但他的力量还在提升,一直到沙赞的躯体无法承受为止。

    砰,砰。

    就如开启了神意战姿的白银超人,在沙赞的胸口中,那被铂金流光缠绕的心脏更有力的跳动,将足以开山分海的神力推送到他的四肢百骸中。

    “你们不会赢的...”

    在沙赞身后,在那黑暗中,黑亚当的残魂用诅咒一样的声音说道:

    “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可怜的孩子,你的那位导师也许没告诉过你,这一切,你所在意的,你所守护的一切,都是...”

    “都是假的吗?”

    沙赞回过头,他看着那飘荡的残魂,他歪了歪脑袋,双眼拉长的铂金色流光电弧中,他对黑亚当说:

    “不,你错了,导师在离开前,用一封信告诉了我这一切...他也留给了我一个问题。”

    “如果一切都是假的,我的人生,我的爱人,我的家人,我的朋友,这个世界,如果一切都是假的。”

    “如果,就连我们本身就是假的,那么我们的奋战,我们的反击,我们的守护还有意义吗?”

    “我之前无法回答那个问题。但现在,我知道了你的故事,我也可以回答你。”

    沙赞握紧了拳头,他说:

    “有意义!”

    “就算一切都是假的又怎么样?”

    “难道一切都是假的,我就可以坐视黑暗席卷世界,我就可以放弃自己的坚持,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做一个冷漠的旁观者?”

    “外界的真实与否对我而言没有意义,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但我最少知道...我能做什么!!!”

    沙赞看着自己雷光窜动的双拳,他对黑亚当说:

    “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这也是老巫师给我力量的意义。”

    “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在所有人都告诉你该放弃的时候,真正的英雄依然要继续战斗,继续前进。”

    “最终燃烧自己,成为撕裂黑暗的光...”

    “更何况,导师和其他人都在为将虚假变为真实而战斗,我又怎么能在这里放弃?”

    他转过身,走向永恒之岩的出口,在雷霆闪耀之间,他举起金色的手甲,对身后的黑亚当挥了挥,他说:

    “在一切都结束之后,如果我还活着,我会帮你报仇的,那些毁掉了你的邪神们,我会去找他们,给它们一个接一个的审判!”

    “没有人能做坏事不受惩罚!我发誓!”

    “是吗?”

    黑亚当的残魂咧开嘴笑了笑。

    在灵体即将消散的那一刻,他对消失在雷光中的沙赞说:

    “那就谢谢你了...”

    “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