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轮回大劫主 > 第459章 小楼
    古朴的祠堂之中。

    光影破碎,令方仙的思维蓦然发散。

    他脑海中的疯狂开始渲染,与其同时,他的力量也在汹涌。

    一种莫名的感觉,令他知道,自己想做的事情,肯定能够成功!

    曾几何时,要创造一道方术,极为艰难。

    但这时候,境界到了,力量有了,自己所要做的,只是‘规定’出这道方术的效果而已。

    “赐福!”

    “我赐福于此,赐福此地……”

    “所有诚心祭拜此地先祖者,日后血脉后裔之中,出现天才的比例会提高……”

    这是一种可怕的效果。

    方仙将‘拜祭’这种活动,固定为了某种特殊的‘仪式’,而血脉赐福,则是仪式的结果与赠予。

    至于维持的效力,大概要以万年计算,甚至,可能是永久性的。

    永久性地改变,这便是七级的恐怖!

    “哈哈……哈哈……不管这些人到底是谁,反正只要诚心祈求,皆可得利……”

    方仙哈哈大笑着,突然间,笑声有些控制不住。

    毕竟,指望一个半疯之人,时刻控制自己,本来就是不现实的事情。

    此时的他,心中生出一股冲动,双手双脚不自觉地舞动起来。

    如果说之前那种动静,还不至于引来什么人的话,此时则是明晃晃地说这里有贼了。

    踏踏!

    伴随着脚步声,一名似乎是看守的老头,打着哈欠上了楼梯,蓦然一怔,气得手指与胡子乱颤:“你……你……你……”

    方仙此时的动作,在他看来,简直是与坟前蹦迪具有相同嘲讽效果的祠堂跳舞,能不把后人气炸了肺才是奇怪。

    “大胆狂徒,还不快停下!”

    老者暴喝一声,双掌齐出,掌力如虹。

    他虽然不是宗师,但也是一位先天高手,一手破山碎石掌在江湖上颇有几分名气,自问哪怕是宗师乃至怪异妖孽,也敢凭着这一双铁掌碰上一碰。

    但此时,他双掌拍在方仙身上,感觉汹涌的真力简直如同泥牛入海一样,刹那不见踪影。

    不仅如此,方仙右手只是无意识地一带,老头就感觉一股沛然难当之力汹涌而来,整个人不自觉地飞起,撞破屋顶,笔直砸落下来,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

    “这……这起码是大宗师啊……”

    “你堂堂一位大宗师,打扮成叫花子,跑到人家祠堂跳舞……你疯了么?”

    老者悲愤无比,一口血直接狂喷出来。

    “倪长老?”

    此番动静,顿时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

    大量劲装武者从四面八方浮现,将祖师堂团团围起。

    只是忌惮那一位能重伤先天高手倪长老的‘大敌’,也是忌惮摧毁了那些祖师牌位,只能围而不攻。

    “楼主到!”

    没有多久,几位先天长老,簇拥着一位少女来到祖师堂外,望着这一幕,神情阴沉:“为何有敌人前来我祖师堂?”

    少女很是不解。

    如果是金风细雨楼的仇家,那不论攻击她本人,还是库房,都比只有纪念意义的祖师堂更有效果。

    “楼主……”

    倪长老胸前衣襟沾满鲜血,上前将事情说了。

    “什么?”

    女楼主还未如何,那几个先天长老就气炸了肺:“好胆子,竟然敢在我们祖师堂跳舞?亵渎先人?”

    “大胆狂徒,胆大包天。”

    原本他们还以为可能是与金风细雨楼大有关系的前辈,一时闹出误会。

    但听说来人乞丐打扮,居然还敢在祖师堂跳舞的恶行之后,他们就确信了,这就是一个仇家,还是性格恶劣无比的仇家。

    “楼主,下令吧,跟他拼了!”

    “哼,必然是那些曾经的正派之人……咱们虽然一起听了辛武国之命,双方罢斗,但他们显然不会善罢甘休,甚至想出这种法子来恶心咱们!”

    ……

    少女皱了皱好看的眉毛,突然开口:“肃静。”

    她在这里似乎极有威望,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你们在此等候,我进去会会那人。”

    少女摆摆手,直接走进祠堂。

    少女名为玉小楼。

    她能成为金风细雨楼楼主,血脉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则是她的天赋。

    玉小楼虽然才十八岁,但赫然已经是宗师修为!

    虽然……在辛武国整体合并进入蜀山仙境之后,据说是元气有变的缘故,练武远比之前容易,但也是非常了不得的成就。

    而她,更是金风细雨楼唯一的宗师,执掌权柄,一言之下,无人敢反驳。

    玉小楼深吸口气,走进第一层。

    她眼神一扫,见到众多的牌位与祭台,以及上面的香烛与供品,都并未遭到破坏,不由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这就不像是来寻仇之人的表现。

    但是在这里,她的确听到了二楼传来的声音,好像有一个人正在活蹦乱跳,节奏混乱。

    ‘难道真的有人在祠堂跳舞?’

    她的额头皱成一个好看的‘川’字,踏上了台阶。

    咚咚!

    踏踏!

    木质阁楼之上,脚步声从未断绝。

    它们间或密集、间或舒缓、宛若杂乱的鼓点。

    但听多了之后,玉小楼竟然感觉那杂乱的脚步声之中,似乎隐藏着某种韵律。

    咚咚!

    她不由驻足,多听了片刻。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与楼上的脚步声合拍,似乎主动打着某个拍子。

    玉小楼顿时就吓傻了。

    她毕竟是一位宗师,需要何等的实力,才能如此暗算了她?

    这种神奇的音波武学,她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这不是武学,而是法术!’

    ‘我金风细雨楼,什么时候惹到了一位修真者?’

    玉小楼的心立即沉了下去。

    事实证明,武者惹到修真者,必然是大祸临头。

    哪怕只是听着这脚步声,她也已经受了一点内伤,感觉全身血液都要逆流一般。

    就在玉小楼即将支撑不住的时候,脚步声一停。

    她松了口气,虽然想拔腿溜走,但脸上浮现出挣扎的神情,还是走上二楼,直接躬身一礼:“金风细雨楼楼主玉小楼,见过前辈,若我等之前有冒犯之处,还请前辈大人有大量……”

    说完,玉小楼不敢抬头,忐忑地等待着命运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