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通幽大圣 > 第二百零九章 惊讶和惊吓
    在广陵城中的客栈内,顾诚终于看到了争天盟和皇室的那位。

    争天盟的那位大概四十出头,容貌儒雅方正,穿着一身锦缎长袍,腰间挂着一枚血色的鲸鱼玉佩,造型很少见。

    在他身边则是一名穿着明黄色长袍的年轻人,大概才二十出头的模样,容貌虽然不算太英俊,但脸上却始终都带着一抹阳光的笑容,让人一看之下便心生好感。

    当顾诚踏入客栈中打量着他的时候,那两位也都是在打量着顾诚。

    秋二娘看向那年轻人,对顾诚介绍道:“这位便是大乾九皇子李孝准。”

    顾诚微微一愣,他还以为所谓的皇室之人是那位四皇子的家仆或者心腹,谁承想竟然是位皇子。

    “见过九皇子。”顾诚拱了拱手。

    李孝准笑了笑,用温和的声音道:“顾大人不用客气,这次我来是为了帮四哥办一些事情的,也跟顾大人你有关,当然这个以后再说。”

    或许是看出了顾诚眼中的疑惑,李孝准顿了顿又道:“顾大人应该是疑惑我为什么身为皇子会出现在这里。

    其实很简单,我这位皇子嘛,除了有个皇子的头衔外甚至还不如那些混得好的当朝勋贵。

    父皇十几个儿子,肯定是一碗水端不平的,我母亲只是寻常宫女,就是负责侍候四哥母亲容妃娘娘的,偶然被父皇临幸这才有了我。

    没有外戚势力,况且我还如此年轻,前面几位皇兄都已经把该有的力量拿到手中了,所以我从懂事开始便已经绝了争夺皇位的念头,全力帮助四哥夺位,将来好混个富贵王爷当当。”

    这位九皇子的出身并非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正常人应该会极力隐瞒这种出身才是,但这位九皇子才见顾诚第一面便把这种事情说出来,给人一种十分真诚的感觉。

    顾诚笑着道:“九皇子倒是好心态。”

    秋二娘有指着那中年人这位道:“这位便是我争天盟七位创始人之一,俞四,‘临渊羡鱼’俞渊海,之前乃是京城靖夜司监察使,不过以俞四的实力担任镇抚使早就绰绰有余了,他一直呆在京城只不过是想要守好我争天盟在京城内的部分利益。”

    “见过俞前辈。”

    顾诚一边拱手行礼一边暗道,幸亏这位不姓赵。

    好汉帮七人都用数字做为代号,俞四还好一些,赵四这个名字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俞渊海笑了笑道:“都是自己人不用多礼了,秋二娘之前可也是收了不少人加入争天盟,不过像你这么靠谱的可是少有。”

    秋二娘反驳道:“我收的人怎么就不靠谱了?”

    顾诚也是诧异道:“那之前那些人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吗?”

    俞渊海淡淡道:“全都死了,她招募进争天盟的人死亡率是最高的,在没有你之前是百分之百。”

    顾诚:“……”

    他忽然发现,自己在南嶷郡到处得罪人,到处经历生死局,貌似不是自己的错。

    “闭嘴!说正事!”

    秋二娘有些恼羞成怒般的吼了一句。

    俞渊海倒也没有继续揭秋二娘的老底,他对顾诚道:“我听秋二娘说了,这段时间你做的可是很不错,在我来之前便成功的守好了南嶷郡。

    南九郡这边局势复杂,所以我想要听你说一说现在的具体情况,然后你我再进行交接。”

    顾诚点了点头道:“眼下南嶷郡的情况还算是不错,方镇海麾下的有近半都已经被我掌控在手中,八大金刚投降了三个,全都可靠,一个黄老蛟虽然心思多了一个,不过只要你别去动他手下的人,那他还算是听话。

    南嶷郡的灵药交易渠道都已经被我掌握在手中,整个南嶷郡大大小小所有宗门,除了王家和四极宗,都要仰我鼻息,只要别把他们逼急了,他们也便不敢闹出什么事端来。

    王家和南嶷郡先后经历了方镇海之乱此时也是要求稳的,反正他们跟我的关系也算是不错,起码没有利益冲突。

    还有我跟南九郡反贼中资格最老的青龙寨寨主窦广权也有交易,对方想要洗白上岸,把青龙寨变成青龙宗,必要时刻给予足够的好处,对方也会配合我们的。”

    等顾诚说完,在场的几人都愣在了那里,特别是俞渊海,简直双目放光。

    之前顾诚没回来,秋二娘也不知道顾诚究竟做到了什么地步,不过看到南嶷郡没有乱套那便应该算是不错,这已经要比俞渊海预想的要好多了。

    之前俞渊海在京城与靖夜司上层的一些人争斗时他还想着只要南嶷郡这边没有太乱就可以了,起码保持方镇海之前的水平便好了,以他的能力和实力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平定乱局。

    谁承想顾诚却是给了他一个大惊喜,竟然在短短的数月时间内便将整个南嶷郡平复,甚至比他想象的都要好。

    要知道之前俞渊海自己可都没想过他能做到这种地步,除了南嶷郡,竟然跟青龙寨这种势力都有联系,这对于他掌控整个南嶷郡的局势都是有极大好处的。

    李孝准此时也是用惊奇的目光看着顾诚,显然也是对顾诚的能力颇感觉到意外。

    俞渊海赞叹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啊,许久都没有见到如此出色的后辈了,秋二娘,你这次的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

    秋二娘得意的一仰头道:“老娘可不是运气好,而是眼光好,当初我第一眼见到顾诚可就相中他了。”

    顾诚咳嗽了一声,秋二娘这话说的怎么好像他被包养了一样。

    “对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跟几位说一下,我虽然在南嶷郡留下了这些根基,不过却也得罪了一些人,正好俞前辈和秋二娘你们两位宗师都在,所以便要麻烦二位将这些人解决。”

    俞渊海大气的一摆手道:“这种事情很正常,站在靖夜司的立场来看,不得罪这些江湖人才是不正常的,除非是那些尸位素餐之辈。”

    顾诚点了点头道:“那便好,我争天盟跟罗教的关系如何?”

    秋二娘摇摇头道:“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是极其恶劣,上一任罗教副教主的脑袋就是被老大一拳打爆的。”

    顾诚长出一口气:“我在南嶷郡得罪最多的便是罗教了,泰康郡罗教分舵是被我灭掉的,六个香主被我杀了五个,老巢一锅端了,只有舵主不在。

    还有罗教的一位宗师也被我联手南嶷郡散修中的高手‘赤侠’燕北宫干掉,罗教圣子被我重创,并且还顺带着破坏了他一个大计划。”

    顾诚这一番话顿时又将俞渊海和秋二娘惊在那里,只不过区别是上一次是惊讶,这次是惊吓。

    顾诚的能力他们是看到了,甚至可以说争天盟内除了他们七人,其他人可都没有顾诚如此出彩的表现,就凭顾诚现在的成绩,他便已经比得上那些加入争天盟数年的老人了。

    但这顾诚惹事的能力也是跟他做事的能力成正比的,他竟然端掉了一个罗教的分舵,还杀了罗教一位宗师,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俞渊海摸着下巴,有些蛋疼道:“你是南嶷郡的大统领,竟然还能折腾到泰康郡去?

    不过问题也不大,罗教现在也不好过,之前跳的欢,现在被打压的也是最强,你没杀了罗教圣子,他们应该不会出动宗师之上的人来找你麻烦。

    这段时间你可以悄悄的回到京城,罗教的人若是来找麻烦,到时候我来帮你扛下。”

    俞渊海很自信,虽然他看似有些蛋疼,但听其口气,貌似并没有将罗教的宗师放在眼里。

    顾诚上次听秋二娘说过,好汉帮的七人当中除了老大是真正的老大,其余六人并非是按照实力来排的,秋二娘虽然排第二,但貌似她的实力好像是倒数的。

    俞渊海的实力的顾诚不知道如何,哪怕是以顾诚现在的修为都无法将其看透。

    不过一些隐约的直觉却告诉顾诚,俞渊海的修为应该不会比那宋真卿差的。

    顾诚眯着眼睛道:“其实倒也不用这么麻烦,既然俞前辈你现在出现在这里却没人知晓,那我们不如埋伏一波。

    早出手晚出手都是出手,不如找个机会将其一并解决。

    我先在南嶷郡呆几天,引得罗教那帮人上钩之后将其全部绞杀。

    罗教既然不会跟他们真正搏命,那相信他们在吃这一次亏之后也应该不敢在乱来了。”

    在场的几人都惊诧的看着顾诚,这计划可是毒的很啊,直接拿自己为诱饵准备坑罗教一波。

    俞渊海和梅轻怜对视一眼,同时都是点了点头。

    这么来也可以,反正他们争天盟跟罗教的关系也从来都没有好过。

    眼下南嶷郡内没有罗教的人,那这次索性一次性的把罗教给打痛了,告诉他们南嶷郡现在究竟是由谁来做主。

    看到顾诚和争天盟的人把事情都商议完毕之后,在一旁看了许久的九皇子李孝准这才道:“顾大人,这次我来呢,也是有件任务要与争天盟交易的,而争天盟这边则是给我推荐了你。”

    ps:临渊羡鱼’俞渊海为盟主南域诡术之主姬无幽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