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宴无好宴
    ps:感谢书友消失的似水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南嶷郡在被方镇海占据之后,朝廷的势力被彻底剿灭,宗门也都被方镇海压了一头。

    但现在方镇海死了,朝廷还没有正式派遣强者来接管南嶷郡,起码也要有一位靖夜司的镇抚使,还有一位大将军驻守,有着两位宗师级别的人物在,才能够守得住整个南嶷郡。

    所以现在的南嶷郡在大部分人看来就是一块流油的肥肉,朝廷守不住,虽然有着顾诚在,但很显然,顾诚在南嶷郡虽然还有些名声,但却并没有被人放在眼里,起码没有被外人放在眼里。

    在这种情况下,乐平郡这个紧挨着南嶷郡,并且实力还要比南嶷郡更强的大郡,他们中的一些武林势力便对南嶷郡动了心思。

    当然他们不会主动入侵南嶷郡,那样会引来南嶷郡武林的抵抗,变成跟整个南嶷郡武林的矛盾。

    所以他们只是打着历练弟子的旗号来,把各自宗门世家内年轻一辈的弟子派出来在南嶷郡发展势力,也算是一种历练了。

    当然其他人是历练,放在慕容侯身上,那可就是为慕容氏在南嶷郡的生意打基础了。

    ‘白衣世子’慕容侯,在整个江湖年轻一代都有着赫赫威名的存在还需要历练吗?恐怕只有他历练别人了。

    就好像他现在一样,随口一句话,就被陆宏远当做圣旨一样的去执行,实际上他只是想要用陆宏远去试验一下自己的想法而已。

    就在这时,楼船的大门被推开,一阵浓郁的血腥味儿随之传来。

    陆宏远捂着鲜血流淌不止的胳膊走进来,面色阴沉不已。

    楼船中的几人都是面色怪异,他们才刚刚谈到陆宏远,结果对方便丢了一条胳膊回来了?

    那穿着轻甲的青年皱眉道:“谁动的手?那些盗匪?他们的胆子就这般大,就连陆家的脸面都不卖?”

    陆宏远咬牙切齿道:“当然不是那帮盗匪,是顾诚!”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顾诚?那是谁?

    不是他们轻视顾诚,而是他们准备进入南嶷郡的时候,方镇海才刚刚覆灭,他们只知道朝廷还没有派真正的宗师级强者来镇守南嶷郡,只是派个人暂管而已。

    至于这个暂管的人是谁,重要吗?

    “是靖夜司的广陵城大统领!虽然只是统领,但眼下朝廷没人,他便是朝廷在南嶷郡的唯一的代表!”

    陆宏远恨声道:“我刚刚掌控了一个山寨就被对方给彻底覆灭,就连我也是丢了一支胳膊这才回来的。

    这次我跟那顾诚不死不休!”

    慕容侯把玩着酒杯,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来:“这件事情却是我们做的有些疏忽了。

    人家毕竟是朝廷在南嶷郡唯一的代表,咱们进入南嶷郡没给对方打声招呼,的确是有些不对的。

    罢了,将人家请过来谈一谈吧。”

    陆宏远顿时瞪大了眼睛:“慕容公子,我可是丢了一支胳膊,哪怕我抬出陆家来,对方都不给面子,这还有什么可谈的?

    对方只不过是一个空头大统领而已,直接把那家伙废掉,让他灰溜溜的滚出南嶷郡!”

    慕容侯沉默片刻,他手中的酒杯中的酒水却是忽然奔腾而出,化作一只巴掌,径直将陆宏远扇到在地,甚至将对方付的嘴角都扇的流血。

    慕容侯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宏远,做事是不能这么自私的。

    那顾诚既然是朝廷在南嶷郡官职最大的一个,那他代表的就是朝廷的脸面。

    你废了他,杀了他,便相当于是打了朝廷的脸。

    刚刚解决掉方镇海,结果朝廷留在这里镇守的人就这么出了问题,你说朝廷会怎么想?

    大家都是代表着各自家族的利益来南嶷郡开辟生意的,和气生财嘛,又不是做反贼,我让你收编盗匪也没让你去揭竿起义跟朝廷叫板。

    我知道你废了一条胳膊心中有气,但你却不能因此而连累到大家。”

    那陆宏远被慕容侯扇了一巴掌,但却丝毫都不敢忤逆对方。

    陆家跟慕容氏没办法比,他跟慕容侯更没办法比。

    闻言他只是低下头道:“慕容公子说的对,在下知错了。”

    在场的众人也都是默不作声,虽然他们名义上跟慕容侯都属于年轻一代,但很显然,慕容侯不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隐隐要高出他们一截来。

    这一次各大势力来南嶷郡历练,他们也都是以慕容侯为主的。

    慕容侯摸了摸下巴道:“应该让谁去把那顾诚给叫来呢?之前王家那人叫谁来着?”

    那身穿轻甲的青年提醒道:“王渊。”

    慕容侯轻轻一拍巴掌:“对,就是那王渊,让他去一趟吧。

    啧啧,清风王谢万古传啊,谢家在北边名声依旧通天,但王家却成了现在这般模样,这天下又有什么是真正能够万古相传的?”

    慕容侯的话语当中看似感叹,但却充满了对王家一种蔑视的感觉。

    ………………

    顾诚这边刚刚带着人回到广陵城不久,王渊便已经登门了。

    王渊开口第一句话便是:“顾兄,听说你废掉了乐平陆家人的一条胳膊?”

    “你知道这件事情了?”

    王渊苦笑道:“顾兄,你好像惹上一件麻烦事了。”

    说着,王渊便将乐平郡各大势力派人来南嶷郡历练的事情跟顾诚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顾诚一皱眉道:“王兄,这件事情你们王家和四极宗就没有任何反应吗?

    南嶷郡可不光是我的,也是你们的势力范围。”

    王渊沉默半晌,最后苦笑了一声道:“顾兄,你我都是熟人,上次你还提醒了我一次,我也就不怕丢脸了,跟你说句实话。

    王家和四极宗不是不想管,而是没实力管。

    这些年南嶷郡乱的比较厉害,我王家实力下跌严重,四极宗也就只能在南嶷郡本地跟我王家争锋,出了南嶷郡名声甚至还不如我王家呢。

    这次乐平郡各大势力的年轻弟子进入南嶷郡,他们的长辈礼数做的足够,提前派人通知,送来礼物,并且承诺不动我王家和四极宗任何的生意和利益。

    对方都已经说到这种出程度上了,我王家和四极宗若是再强势,那可就把对方给得罪死了,所以只能默许此事。

    你这次将陆宏远废掉,对方想要请你去商谈一番,所以特意让我出面请你赴宴。”

    听到王渊这么说,顾诚顿时似笑非笑道:“宴无好宴,恐怕我去了就回不来了吧?”

    王家和四极宗的做法略显窝囊,人家年轻一代的弟子不在自家的地盘上历练,却要跑到你南嶷郡来历练,这种行为好说不好听。

    但就算是王家和四极宗也只能忍着。

    这就是南九郡武林的现状,弱肉强食,残酷的很,也同样现实的很。

    王渊摇摇头道:“这点顾兄你放心,他们不会这般做的,毕竟顾兄你现在所代表的是朝廷的脸面。

    不过这次你也要小心一个人。”

    “谁?”

    “慕容氏的继承人,‘白衣世子’慕容侯!”

    王渊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神色道:“对方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做事沉稳大气,擅长借力打力,有时候不用自己出手,一件事情便已经被他完成的漂漂亮亮的。

    江湖人称呼他为白衣世子,也不光是因为慕容氏之前的身份,同样也是因为对方行事,颇具王者气度。”

    说着,王渊便将那慕容侯的情况给顾诚简单的说了一遍。

    顾诚摸着下巴道:“一个武林世家的人继承人也敢号称什么王者气度,想要造反咩?

    走吧,我倒是想要见识一下,这所谓的‘世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麻烦上门,有些人选择逃避麻烦,顾诚却并不这么做。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躲得过十五也躲不过大年三十,是麻烦总要去解决的。

    既然不是鸿门宴,顾诚这边也就没带太多人,而是直接跟着王渊坐上黄老蛟的楼船跟慕容侯等人去碰面。

    曲澜江之上来往的船只不少,这座横跨南九郡的大江虽然淹没了无数人命,但却也养活了无数人。

    不过慕容侯他们的楼船还是最显眼的那个,简直好像是把一座酒楼给搬到了曲澜江之上。

    顾诚站在船头,此时也有几人站在船头看着他,其中便有那目光阴狠的陆宏远。

    王渊在顾诚身后低声道:“那是乐平郡横水剑宗的宋萧然,还有华云门的魏梓铭,这些都是乐平郡比较拿得出手的武林势力。

    当然并没有我王家强。”

    王渊补了那么一句,似乎是想要挽回点面子来。

    虽然王家现在比不过慕容氏,但却也不是乐平郡随便来一个世家便能够比得上的。

    此时站在那船头,宋萧然抱着一柄秋水长剑诧异道:“这家伙竟然这么年轻?是大乾无人了吗?竟然把这么一个年轻人给捧到广陵城大统领的位置上,还暂管整个南嶷郡。”

    魏梓铭穿着一身华服,摇着折扇淡淡道:“年轻才有意思啊,若都是那种上不得台面的老家伙,你认为他们敢去跟我们作对?”

    而此时陆宏远则是一脸恨意的瞪着顾诚,简直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