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
    法见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顾诚当着乱武军巡逻士卒的面将其毁尸灭迹,照样能够蒙混过关。

    而且以现在法见的地位,他一天两天看不到人,还真没人会察觉。

    顾诚将徐友年都安排在了自己的宅院当中,并且把江元冬等原本自己的护卫也都调集到了义军会盟的现场,他则是早早便进入其中住持安排这一切。

    义军会盟的场地不在将军府,而是在整个广陵城的中央广场,此地原本竖立着一座雕像,是五百年前大乾开国的一位将军的塑像,是对方打下了南嶷郡,并且成为南嶷郡第一任郡守,将南嶷郡发展到现在这般规模,堪称是文武双全。

    不过在方镇海打下了南嶷郡之后,早就已经将其彻底推到了,使得原地只剩下了空白的广场。

    经过这段时间的布置,整个广场周围都已经放置好了看台座椅,留给各路反贼势力的人还有南嶷郡各大武林宗门的人。

    而方镇海的位置则是高高在上,在最北边的高台中央,身后竖着乱武军的大旗,还是镶着金边的,一队队身穿大乾制式盔甲的士卒站在那里,更是显得威风无比,不逊于朝廷的精锐边军。

    当方镇海来到广场上之后,看到顾诚所准备的这一切,他不禁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不错,顾诚,本王就知道,什么事情交给你来做,你保证不会让本王失望的。

    其他各路义军都来了吗?”

    顾诚低头拱手道:“天王谬赞,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

    各路义军虽然都来了,不过其主事者并没有来,来的都是他们的手下心腹。

    这些人应该是担心现在跟天王您谈崩了,怕走不出南嶷郡。”

    方镇海不屑一笑:“笑话!他们当本王是什么人了?一言不合便动手杀人吗?

    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呢,就算是谈崩了,本王也不会杀人的。”

    方镇海的嘴上说的很大度,但是实际上心中却已经是膨胀到了极致。

    今日各路反贼,南嶷郡的武林势力全都派人前来,簇拥着‘高高在上’的他,这让方镇海有种万邦来朝的感觉,竟然还敢用两国交战来比喻了,他此时怕是真的有了称帝的野心。

    此时所有乱武军麾下所属都在北边就坐,方镇海皱眉道:“法见人呢?”

    顾诚面色不变,摇摇头道:“属下也不知道,但这件事情法见大师应该早就知道了,而且属下还隐约听说,法见大师貌似对天王您将他从八大金刚的第四位一路降到最末位有些不满,这段时间内经常在酒楼内喝花酒,喝醉了便大骂天王您识人不明。”

    方镇海面色阴沉的冷哼道:“不识抬举的和尚!暂时不用管他,等义军会盟结束之后再收拾他!”

    眼看着人都已经来齐,顾诚看了一眼时间,用真气扩音,大声道:“义军会盟开始!”

    在场的众人不论是那些反贼势力,还是那些南嶷郡的武林宗门,虽然他们都对方镇海不满,不过此时也是按照礼节站起来,朗声道:“参见天王!”

    此时的方镇海受着众人的朝拜,胸中意气勃发,简直觉得自己身在人生巅峰,有种大丈夫当如是也的感觉。

    之前他实力再强也只是一路反贼,被朝廷绞杀,被正统的武林宗门所排斥看不起。

    而今南嶷郡所有势力都恭敬的称呼天王,那种感觉叫做……权势!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权势所带来的滋味儿,比任何东西都来得让人着迷。

    方镇海一挥手道:“不用客气,都坐吧,今日义军会盟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当今天下,朝廷无道,导致天下民怨沸腾,妖异鬼魅横行无度,我辈修行者不愿看到此等惨状,所以揭竿起义,抗衡不公!

    但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我辈揭竿起义,自然都是冲着同一个目标去的,既然如此,何不结成联盟,共同对抗朝廷呢?”

    一听这话,在场各路反贼的代表都是冷笑不已。

    放你奶奶个屁!

    说的好听点,他们都是揭竿起义的义军,实际上却都是盗匪流寇出身。

    包括他方镇海当年打家劫舍,滥杀无辜的事情做的少了?只不过是占据了南嶷郡之后才开始顾及到自己的脸面和名声。

    南九郡妖鬼横行,有些冤死鬼,可就是你方镇海造成的。

    各路反贼那边,有个隶属于真定陀罗麾下的胖和尚站起来道:“敢问天王,既然是要联盟,那这个盟主又该是谁?”

    方镇海大马金刀的坐在上首,淡淡道:“不是本王自夸,现在南九郡的各路义军当中,有谁能够比得上本王?又有谁能够真正掌控一郡?

    这盟主的位置本王就算是不坐,哪个又有资格来做?所以说来说去,还不是本王的?”

    各路反贼的代表面色一黑。

    你方镇海这也太霸道了一些,既然如此,那还叫什么义军联盟?你直接成帝不就好了?

    这时候一名老者站起来笑呵呵道:“天王此言差矣?既然是联盟,那就证明大家都是各自为战,既然是这样,那还选什么盟主?所以我家大人的意见是,联盟可以有,但盟主不可以有。”

    这老者乃是窦广权手下的人,在南九郡各路反贼中也算是个脸熟的人物。

    那江无艳手下的人更是直接道:“我家大人的意思也是很明显,他野惯了,皇帝老子的命令都不想听,更别说是什么盟主的命令。

    方天王若是非要当这个盟主,那这所谓的联盟,我家大人便不会加入。”

    台下各路反贼势力都是一个意思,联盟可以有,但你方镇海想要当这个盟主,还不够格!

    方镇海的面色已经是无比的阴沉。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都已经有了如此威势,甚至之前还灭掉了张贤,这帮人竟然还敢反对自己。

    “够了!”

    方镇海一声厉喝,直接打断了在场众人的吵闹。

    “你们便是这么回报本王这一番苦心的?宁肯当一盘散沙,被朝廷逐个击破,也不愿意加入联盟?”

    方镇海的目光向着下方望去,目光逼视着众人,倒是当真让众人心中一寒。

    虽然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句话还是方镇海亲口说过的。

    但是他们可都听说过了,方镇海可是连自家的结拜兄弟高建德都给除掉了,堪称是心狠手辣。

    他对自己的结拜大哥都能够下如此狠手,又会不会对他们下手呢?

    整个场中刚刚陷入一片寂静当中,这时四极宗的一位长老又站出来道:“天王,你们各路义军联盟的事情暂且不说,我南嶷郡武林今日来也是要跟天王讨要一个说法的。”

    方镇海虎目一瞪,怒声道:“你们又要什么说法?”

    四极宗那位长老硬着头皮道:“之前乱武军在南嶷郡收税已经是闹的天怒人怨,我等宗门发展本就困难,乱武军平白无故便要三成的税收,请恕我等无法苟同。”

    说着,那名四极宗的长老还看了王渊一眼。

    虽然两家有着仇怨,平日里也是闹的厉害,不过到了这种时候,他们所代表的却是整个南嶷郡武林的利益,自然是应该站在一起的。

    王渊看了站在方镇海身后的顾诚一眼,想着昨日顾诚跟他说过的话,王渊一咬牙,沉声道:“天王,我王家也是这个意思,若是乱武军需要支持,我王家可以出一些东西,但我整个南嶷郡武林可都没有这种规矩,就连之前朝廷掌管南嶷郡时,都没有做的如此过分!”

    有着四极宗和王家出头,在场各路小宗门也都是纷纷声讨。

    最开始众人还只是哭穷喊委屈,到了最后就变成声讨方镇海蛮横无道了,特别是他们还总喜欢拿方镇海去跟朝廷比。

    要知道这次义军联盟,方镇海打出的旗号便是朝廷无道,所以才要联合众人组成联盟,一起对抗朝廷。

    结果在众人的声讨之下,他方镇海却是连朝廷都不如了,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打脸。

    看着方镇海那越来越沉的面色,后方的云海真人顿时暗道一声糟糕,同时将目光望向一脸淡然的顾诚。

    当初顾诚给方镇海出这两个主意的时候他便感觉到不妥。

    南嶷郡的武林宗门可不是面团,能够肆意被人揉捏。

    各路反贼义军更是桀骜不驯之辈,怎么能容忍方镇海骑在他们头上?

    结果现在倒好,事情已经逐渐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所有人都站出来反对方镇海,高建德也被方镇海给斩杀,此时说方镇海众叛亲离也不为过了。

    “闭嘴!都给本王闭嘴!”

    方镇海一声怒喝,周身妖气冲霄,化作天妖法相盘踞在半空当中,那股威势瞬间让在场为之一肃。

    不过就在这时,却是有人顶着那股强大的气势走上前台。

    那是一名穿着白色锦袍的中年人,好像是个儒生一般,气质沉稳儒雅,披散着头发,负手走上高台。

    “方镇海,你能让这些人闭嘴,但你能管得住他们心中所想吗?

    盗匪流寇,不成大气,一朝得志便忘乎所以,搞得天怒人怨,武林沸腾。

    就凭你还自称天王?无义鼠辈,也配称王?”

    那儒生一边说着一边踏上高台,猛的将身上的锦袍撕裂,露出一副赤红色,镶嵌着凤凰金纹的战甲来,迎着日光璀璨生辉,倒映出的光芒犹如凤舞九天一般。

    凤凰明光铠,大乾神武卫大将军才有资格穿戴的顶级战甲。

    “神武卫大将军宋真卿奉命讨伐叛逆,方镇海,你这天王当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