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零一章 移花接木(第一更)为AlloyCat的黄金盟补更
    顾诚的举动让江元冬这些人都是一脸的懵逼,他们发现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顾诚了。

    先是在青楼内一掷万金跟王临拉关系,结果没说几句话便走了。

    然后又跟苏璇玑真事儿一样的唇枪舌战的争论着种种条款,结果争论完了,他们却把这些东西都给撕了。

    顾诚这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举动在他们看来好像都是在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但他们却也不敢多问。

    毕竟之前方镇海可是跟他们说了,只需要汇报顾诚干了些什么就足够了,不许多问,也不能多管。

    但江元冬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大人,咱们接下来干什么去?”

    顾诚挑了挑眉毛道:“跑了这么多天,当然是回去休息了。”

    “回去休息?”

    顾诚点了点头,淡淡道:“等休息好了,自然有人来请我们的。”

    ………………

    南嶷王家坐落在南嶷郡的王城内,没错,这座城市便叫做王城,是王家单独所建立的城市,哪怕是昔日朝廷在时,都不归朝廷掌管。

    整座城市内的百姓可以说都是靠着王家吃饭的,有参加王家商队的,也有帮着王家种植灵药的,还有在王家当下人的等等。

    王家做的如此过分但还没有被朝廷打压,那是因为人家在上千年前可就已经是这样了。

    天下万国兴亡变,清风王谢万古传。

    这句话说的便是南边的王家和北边的谢家这两个传承了超过千年的大族。

    就算天下万国如何兴亡变化,清风吹过,王家依旧是王家,谢家也依旧是那个谢家。

    甚至说句难听点的话,昔日王家鼎盛时期开始建立王城的时候,大乾开国皇帝的先祖说不定还是个在地里面刨食的泥腿子呢。

    只不过最近百年来,王家开始衰弱,已经远远不如北边的谢家了。

    两家原本是姻亲,但最近百年来,除了旁系联姻,已经没有嫡系之间的联姻了。

    此时在王家内部,王家家主王楷之一脸严肃的对王临道:“那顾诚当真是这么说的?”

    王楷之四十出头,模样俊逸威严,跟王临倒还真的很像。

    不过区别是,王楷之那叫气度不凡,沉稳大气,而王临则是一身的酒色财气。

    王临缩了缩脖子道:“反正那顾诚就是跟我这么说的,爹,该不会真的会出事吧?”

    王楷之叹息了一声道:“那顾诚的身份我调查过了,的确是方镇海麾下的心腹,刚刚被他招揽到手下的,有资格位列大厅议事的那种。

    特别是方镇海跟四极宗早就已经有了口头约定了,并且那顾诚最近几天还去过一趟四极宗。

    这些种种线索已经足够可疑了,别忘了我们王家跟四极宗之间的关系,不得不防啊。”

    王楷之忽然看向王临:“你去想办法,把那顾诚找来我王家赴宴,不论用任何办法,必须给我把人找来。

    这件事情你若是办成了,以后每个月我都给你一万两银子,随便你去花,就算你想要将那青楼的姑娘赎身回王家,我都不拦着你。”

    刚想要推脱的王临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

    “爹爹放心,交给我好了!”

    说完之后,王临便一阵风般跑了出去。

    看到王临这般模样,王楷之不由得摇了摇头。

    当初他对自己这个儿子也是寄予厚望过的,但可惜王临出生的那段时间正好是他王家最为紧张的时期,所以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在忙着家族内的种种事务。

    等到他终于想要管管这个小儿子的时候他却发现,这家伙早就已经长残了。

    不是脸残,而是脑残。

    广陵城的将军府内,顾诚被赶来的王临硬生生的往外拖。

    “王兄,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这么把我拖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王家要跟我乱武军动手呢。”

    王临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顾兄你别乱说,请你去我家赴宴而已,只要顾兄你来一趟,我未来的性福可就在你手中了。”

    “赴宴着什么急嘛,去王家赴宴怎么也要换身衣服的。”

    “哎呀,我王家不讲究那么多的。”

    顾诚摇摇头道:“王家不讲究,我可是讲究的,王兄请先等等。”

    说着,等顾诚换了一身衣服后,这才跟着王临出城,当然也带上了江元冬等侍卫。

    一路来到王家,顾诚还没来得及仔细的看一下王家的风景,便被王临直接拉到了一间客厅当中。

    此时宴席已经摆好,只有王家家主王楷之一人在。

    “这位便是顾小兄弟吧?犬子跟我说过顾小兄弟上次帮他解围的事情,没让他闹出什么笑话来,在下多谢了。”

    王楷之的脸上带着十分灿烂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既不会丢了家主的威严,又不会显得太过盛气凌人。

    顾诚拱拱手道:“王家主勿用多礼,举手之劳而已,何必还摆一桌宴席呢?在下可承受不起。”

    王楷之一挥手道:“顾小兄弟,你跟犬子怎么说也算是朋友了,我也就不跟顾小兄弟你虚与委蛇,说那些弯弯绕的话了。

    之前你提醒犬子,让我王家搬离南嶷郡,这又是什么意思?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情在呢?”

    顾诚打着哈哈道:“哎呀,醉话醉话,我这个人呢,喝多了就喜欢胡言乱语,还请王家主不要当真。”

    “醉话?”

    王楷之轻笑了一声道:“酒后吐真言,醉话有时候,往往才是最真的。”

    说着,王楷之拿出了一瓶丹药放在桌子上,淡淡道:“清风锻体丹,上品丹药,锻体洗髓固脉,增强武者根基,乃是我王家秘传丹药,黑市当中都难得一见。

    顾小兄弟,都是自己人,稍微透露一些东西出来,我王家感激不尽。”

    顾诚的眼睛眨了眨,流露出一种渴望外加贪婪的眼神。

    他一把将丹药揣进怀里,站起身来大笑道:“王家这么大,我还没逛过呢,王家主,我先出去逛一逛,参观一下王家,一刻钟之后回来。”

    说着,顾诚便径直走了出去。

    王临看到这一幕还有些愤怒,亏得自己拿他当朋友,这家伙怎么收了东西却不办事?

    他刚想站起来说些什么,但却被王楷之给按了回去,指了指顾诚的座位。

    只见在那座位上,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一本薄薄的册子。

    王楷之将那册子拿过来,翻开第一页便是苏璇玑的署名还有他四极宗的大印!

    修行者的署名和印章通常是极其难伪造的,因为字迹好伪造,但气息却很难伪造。

    比如方镇海的字迹便会留有那种以人身修炼妖法所形成的古怪气息。

    王楷之跟苏璇玑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当然对其气息很了解,这绝对是苏璇玑留下的!

    翻开后面,那后面本应该是顾诚跟苏璇玑之前所商议的内容,但现在却已经被顾诚移花接木,换了一套更过分的内容。

    王楷之看完之后那从容的气度已经消失不见,变得阴沉无比。

    因为那上面的东西简直就是触目惊心!

    四极宗竟然打算先行覆灭他王家,然后将王家所有的资产分成两半,一半给方镇海,换得方镇海出兵支持,然后攻陷整个南嶷郡所有的武林势力,不服者灭门,臣服者将其变成附庸。

    这样一来四极宗便成了整个南嶷郡的武林之主,每年只需要交纳给方镇海一定的收益,方镇海便承认其地位。

    从此之后,乱武军和四极宗共同掌管南嶷郡,乱武军接管朝廷留下的权利,而四极宗则是成为武林之主。

    但实际上之前苏璇玑跟顾诚商讨的协议只是方镇海支持他掌控南嶷郡武林,借用其跟方镇海的承诺,换来巨大的声望,然后成为武林盟主,苏璇玑根本就没想过要对南嶷郡武林动手,只是打算以大势压迫而已。

    武林盟主和武林之主,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合上那册子,顾诚这时候也走进来,不着痕迹的将册子收回去,拱手笑道:“王家主,你想知道的也已经知道,那在下便告辞了。”

    “顾小兄弟且慢。”

    王楷之喊住了顾诚,沉声道:“顾小兄弟,明人不说暗话,你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情对于我王家来说究竟有多么重要。

    你是方天王身边的人,自然了解方天王的想法。

    我想请教一下顾小兄弟,此事究竟应该如何破局?

    只要顾小兄弟帮我王家渡过这一劫,我王家将来必有厚报!”

    单独一个四极宗王家是不会怕的,但他真正怕的是方镇海的乱武军也掺合进来,像协议中写的那样,帮助四极宗掌控整个南嶷郡武林。

    之前乱武军打来时,王家并没有选择帮朝廷。

    大乾未存在之前王家便已经存在了,他们自然对朝廷,对大乾没什么忠心可言。

    同样乱武军那边更是如此,对于南嶷郡的叛乱,王家一直都是抱着冷眼旁观的态度来的。

    谁承想四极宗却是提前下注,并且还赢了,这却是让王家进退两难。

    而此时顾诚听到王楷之的话后,他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不可查觉的笑容来。

    他等的便是王楷之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