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通幽大圣 > 第九十五章 缘由
    随着顾诚斩杀萧灿,其他那些靖夜司的修行者心态都已经彻底崩了。

    萧灿就算是受伤,那是六品锻骨境界的高手,病虎也是虎,怎么可能正面被一个七品的家伙给斩杀?

    但事实就摆在他们眼前,随着萧灿一死,他们心中的战意也没了,但却溃败的更快了。

    陈当归甚至都没有解开他手臂上那古怪的封禁,便跟寇安都联手将对方解决。

    “等下,留个活口!”

    陈当归这人虽然看上去一脸笑容,人畜无害的模样,但他出手却堪称狠辣,刀刀都是奔着要害去的。

    听到顾诚的话,陈当归这才收刀,剩下最后一个人,正是那林雪然。

    顾诚似笑非笑的走过去,道:“啧啧,看来在客栈内我说的不错,你果然不是个厚道的姑娘。

    怎么说我也是救了你,结果你却要害我。

    最毒妇人心,何其歹毒啊。”

    林雪然跪坐在地上,做出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哭诉着:“我也是被逼的,还请顾大人饶我一命,奴家知道错了!”

    色字头上一把刀,女人本身就是一件兵器。

    林雪然的长相并不差,她做出这般模样来,倒还真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气质。

    顾诚笑了笑道:“想要活命?很简单,说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是谁,周元啸又是谁。”

    林雪然迟疑道:“您当真不杀我?”

    顾诚面色肃然的点了点头:“我叫顾诚,诚信的诚,我父母为我取这个名字,便是让我重信守诺,你认为我会对不起我的名字?

    说不杀你,我便不会杀你。”

    看到顾诚如此表态,林雪然这才道:“我们真的是宛林府靖夜司的人,不过萧灿却并不是大统领,而是副统领,我们真正的大统领是周元啸。

    之前南嶷郡叛乱,‘乱武天王’方镇海带着大军差点便推到了广宁郡的外围,我们宛林府靖夜司也被波及,上百人损失了三分之一。

    萧灿提议的撤走,但周元啸却对朝廷忠心耿耿,非要死守在这里,甚至还准备潜入南嶷郡内探听消息。

    这种危险的事情萧灿当然不会答应,所以周元啸便跟萧灿大吵一架,斥责萧灿贪生怕死,不配穿靖夜司的玄甲,还要上报撤销萧灿副统领的位置。

    周元啸虽然为人死硬,但在南九郡靖夜司中却是老资格的大统领,跟数位镇抚使都有关系,一旦他上报萧灿的坏话,他在靖夜司内的前途便彻底毁了。

    所以萧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联络他的心腹,偷袭杀掉周元啸,又干掉了其他靖夜司的人,准备去投靠方镇海。”

    说到这里,林雪然连忙道:“我虽然是萧灿的心腹,但我其实是不想他做的如此绝的,我还劝过他莫要杀大统领,我们暗中逃离便好了,但他却深恨大统领,非要杀了对方才解恨。”

    顾诚淡淡道:“还有呢,继续说,那你们夺那黄石老妖的秘宝是做什么用的?”

    林雪然道:“我等之前是靖夜司的玄甲卫,贸然投靠方镇海,对方未必会信任我们。

    况且之前萧灿便是副统领,也算是镇守一方的人物,他也不甘心在方镇海麾下当个小喽啰。

    方镇海以人身修炼妖族秘法《天妖九劫》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黄石老妖的赤月妖灵珠对于方镇海的功法有着极大的帮助,所以萧灿才准备夺取,做为投名状,在方镇海的麾下争得一席之地。”

    “就这么多了?”

    林雪然连忙道:“真的便只有这么多了!”

    顾诚满意的点了点头,对陈当归道:“她便交给你了。”

    陈当归温和的笑了笑,但手已经握在了他那柄血色长刀之上。

    林雪然尖叫道:“顾诚!你骗我!你说过不杀我的!”

    顾诚淡淡:“谁骗你了?我是不会杀你的,但有前车之鉴,别人杀你,我可不会再救你一次了。

    你们可是差点就把人家给坑在了那里,一命换一命,现在人家想报仇,我也不能拦着不是?”

    林雪然尖叫着怒骂了起来,但那边的陈当归却已经是一刀斩下,瞬间便没了生息。

    “啧啧,够狠。”

    陈当归淡淡:“不狠早就死八回了,不过我只是狠,顾兄你却更过分,临死还骗人家。”

    顾诚摇摇头道:“我可没骗她,是她自己理解错了而已。

    别愣着了,找找吧,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顾诚等三人把整个宛林府靖夜司搜了一遍,但等到搜完,就连一直都带着笑容的陈当归脸都黑了。

    除了萧灿等人身上的一些常用丹药之类的东西,整个宛林府靖夜司的藏宝库竟然都是空的!

    联想到之前林雪然说过的事情,他们顿时明白了,应该是上次方镇海兵逼广宁郡时,已经把这里给洗劫一遍了。

    之前他们还感觉自己下手狠了点,现在他们则是感觉自己下手还是有些太轻了。

    这帮王八蛋竟然从一开始玩的就是空手套白狼的把戏,不光坑他们,就连许诺给他们的东西都是假的。

    众人商议了一下之后,还是直接各拿个的。

    萧灿是顾诚杀的,所以那赤月妖灵珠自然是归顾诚的,而且他的实力摆在这里,也只有他有资格拿这东西。

    其他玄甲卫身上的一些散碎东西,则是被陈当归和寇安都二人所瓜分。

    顾诚问道:“二位接下来准备去哪里?”

    寇安都挠了挠脑袋道:“南嶷郡这里太乱了,商队来的都少了,劫不到东西,我准备去广宁郡看看。”

    陈当归抬了抬自己的胳膊道:“我也要去广宁郡,我这胳膊隔一段时间就需要用药物来压制,那里有个南九郡中比较大的药材交易市场,我去那里碰碰运气,看看能否找齐我要的灵药。

    之前靖夜司的人便是如此许诺我的,说我要的灵药他们这里都有,结果没想到却被坑了一把。”

    顾诚拱拱手道:“既然是如此,那便就此别过吧,有缘再会。”

    跟在场的几人道别之后,顾诚直接在宛林府靖夜司内点了一把火,将一切都燃尽。

    这次的事情虽然跟顾诚无关,完全是宛林府靖夜司自己的内斗,不过他毕竟也是掺合到其中了,万一后面有人来追查,查到了一些关于他的蛛丝马迹,这种事情也难以解释。

    还不如一场大火,直接把一切全部烧光来得利索。

    从宛林府靖夜司再到南嶷郡,顾诚又快马走了七天,这才进入到南嶷郡的地界。

    所过之处,都是兵戈的痕迹,野外几乎是荒凉一片,村落当中早就都空了,也不知道他们是为了躲避兵灾进入了县城府城,还是在兵灾中丧生。

    就算是那些大州府,也能在外面的城墙上看到攻城略地所留下的断壁城墙。

    顾诚没打算在南嶷郡多留,交差之后他就可以直接回京城复命了,所以他直奔南嶷郡最中心的大城广陵城而去。

    郡守府,南嶷郡靖夜司总部都在广陵城内,北玄军大将军贝邵杰前往南嶷郡平乱,临时将军府所驻扎的地方也是广陵城。

    入城之后,顾诚不禁皱了皱眉头,城内的士兵也有些太多了点,来回在街上巡视着,身上有着浓重的杀伐之气,还带着点草莽煞气,并没有太多令行禁止的感觉,这朝廷精锐的边军北玄军,军纪貌似比他想象的更差。

    随便找了个人打听出将军府的位置,顾诚特意重新换上了靖夜司的玄甲,这才到了将军府门前。

    顾诚下马对守门的兵卒道:“麻烦二位通报一声,京城靖夜司有密信要送给贝邵杰大将军。”

    那两名守门的兵卒一脸怪异的神色,好像看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东西一般。

    “你是靖夜司的人?东西是要送给贝邵杰的?”

    顾诚点了点头,轻轻皱了皱眉头,这两个人什么毛病?

    仔细盯着顾诚看了好几眼,其中一名兵卒这才带着古怪的表情道:“跟我进来吧。”

    顾诚跟着那名兵卒进入将军府内,大堂内隐隐传来了一阵议论说话的声音。

    议事大堂的最中央端坐着一名四十出头,虎背熊腰,面相英武无须的壮汉,他穿着一身黑色麒麟甲,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极其的冰寒。

    两边坐着一排武者,大约十多人左右,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穿着打扮也是各异,有的穿着战甲,有的穿着文士长袍,还有一名女子竟然还穿着苗疆特色的彩裙。

    顾诚隐约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头,这时那名带他进来的兵卒冲着最中央的壮汉一礼,道:

    “天王,他自称是从京城来的玄甲卫,要送一封密信给贝邵杰。”

    听到这个称呼,顾诚脑袋瞬间嗡的一声,脑海中只浮现出一个字来:

    “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