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十九节 扬名世间
    古飞带着周林穿过天罗地网,一路往北而去,只是稍微偏向了西方,其遁速又快,就把上思城略了过去。

    久不见城镇,古飞又要掏出地图做一番探查。

    周林忽然喊道“师父,快看,前面有团东西飞了过来!咦?怎么又停住了?”

    古飞的目力要比周林好很多,抬头望去,只见很远处的半空中,有九条巨龙拉着辆华盖大车,正立在那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这个车好眼熟啊?怎么这么像那个暴力女的?她不是和叮铃叮铛留守鬼王山呱呱洞的吗?难道我一下子飞回了鬼王山?”带着疑问,古飞与周林往九龙撵而去。

    “哎呀,不好了,真的被那个没出息发现了!”周蔺与叮铃叮铛躲在车里,她们早早的就看到了古飞,怕他发现九龙撵,便停了下来,一动也不敢动,哪想还是被他看到了。

    “快跑!”叮铃怪叫道“我们偷偷跑了出来,还迷了路,再被没出息抓到,那不是比没出息还要没出息!”

    叮铛弹了叮铃一个脑崩儿,道“要叫古副帮主,没大没小的!”又担心的问轩辕蔺道“姐姐,我们不会真被他捉到吧?”

    轩辕蔺一撩裙摆,来到了车厢外面,火红的衣衫被高空的风吹得烈烈作响,她往古飞望去,有些郁闷的道“这个没出息,不去十万大山平妖,是故意来找我的麻烦的吧?”看到古飞行动迅速,琢磨一会儿,没有更好的主意,只得返回车撵内,无奈道“看来我们只能跑了,他马上就要来了。”

    叮铃道“哈哈,以我们的九龙撵速度,累死他也追不上。”

    “原路返回!”轩辕蔺一声令下,九条老龙齐齐转身,如电而去。

    “哎?怎么跑了?一定没干好事!”古飞见到九龙撵调转车头,疾驰而去,也加快了速度。

    “师父,他们是谁啊?”

    “应该就是轩辕蔺和叮铃叮铛那三个丫头!”

    “轩辕蔺?那不是平妖会的帮主吗?为什么看到你要跑呢?”

    “当初为师偷鸡被撞到时,也是掉头就跑,看她们的样子,指不定偷了什么好处,怕我发现!别说话,我们追上去!”

    古飞和轩辕蔺等人你追我逃,瞬息不见了踪影,他们此去,没回到鬼王山,反而到了西昆仑,惹出了不少是非。此是后事,暂且不提,单说毕乘风、水蝶等人,在上思城内,等了数天,没等到古飞,反而等到了妖怪被道门平定的消息,郁闷之极的水蝶甚至要去找道门理论,还好在苍生的劝说之下,这才跟随众人,回返鬼王山。

    平妖会众人来上思时,心中有事,一路急赶,又是两人一组,没有闲心和时间玩耍,而返还时,却是一起回山,再加上不少徒弟,一团人也不着急赶路,走走停停,游山玩水,好不热闹。

    “可惜彭郎不在,不然可以教给你们不少好玩的小法术!”几个小一辈天天围着毕乘风,要学习御剑术,吵得他头疼,这才想起了彭郎的好处。

    彭郎的小法术众多,虽然上不了台面,但是易学好懂,又非常有趣,很得小一辈的喜爱,只是临走之时,彭郎被清微派八景道长叫了去,好像是和他的师傅袁天罡有关的事情,说要去趟青城山。

    “毕副堂主,您就教我们御剑术吧!”管春秋的弟子耿青,最是沉稳,却也忍耐不住,说道“屏旖妹子这几天学了不少法术,已经把我们远远拉下了!”

    毕乘风用手指点了下耿青的脑门,道“这些弟子中,我本是最看好你,怎么会是你先跳出来。”说完,他潇洒的转过身去,往一个酒楼内走去,心中暗道“这些小子可真难缠,还好我没收到弟子!”

    见毕乘风走进了酒楼,耿青与其他小辈又看向了易水竹与管春秋,这二人忙把脸一沉,道“早告诉过你们,先要用强骨灵液洗练骨髓,等到了鬼王山,自会教导你们学习仙法道术。”说完,也进了酒楼。

    苍生在后面笑了笑,道“这也算是对心境的一种修炼,不要着急!”说完,他也进去了。石青与高志,曹韵什么也没说,也跟着进了酒楼。

    几个半大小子,你望望我,我看看你,摊了摊手,垂头丧气的跟了进去。到不是他们心急,而是眼看着屏旖的法力一天上一个台阶,神通法术更是学了不少。他们几个男子,这些天虽然也长进了不少,便是寻常的刀客都不是对手,但是他们几人联起手来,也不够屏旖一个法术打的,更何况屏旖还是个女子,他们都觉得自己身为男子太丢人了。

    平妖会众人现在所处之地是宜州龙水县县城内,因为地处交通要点,算是岭南道比较富足的城池。这家酒楼有两层,第一层大都是些着急的游士脚客,急着吃碗面,喝口茶就走。二楼风景好,又得风,一些本地的食客或者不急于赶路的游人,都爱坐二楼靠窗的位置。

    平妖会众人也来到了二楼,找了两张靠窗的桌子坐下,高志扯着嗓子喊道“掌柜的!有什么好酒好菜摆上两桌来,不要怕没钱!”

    水蝶和绿旖带着屏旖去买特产闲逛,余下的人两张桌子正好坐下。小辈们坐在一桌,一个个兴奋的等着上菜。这几人多是贫苦家孩子,或者就是孤儿,平时温饱都是问题,之所以拜师,有一大原因就是跟着平妖会能吃饱饭,而且吃得还很好。平时桌上有屏旖,几个小伙子还抹不开面子,今天赶上屏旖不在,几个人面前都摆好了碗筷,气势汹汹的盯着桌子,大战一触即发。

    易水竹坐在旁边的桌子上,正面对小辈的那桌,看着他们不由摇头道“真不知道这些小子以前都经历过些什么。”

    “我就说吧!南面的那些妖怪都被杀干净了!你们还不信,这回信了吧!”楼下忽然传来了一个粗犷的声音,得意的道“我不但知道妖怪被杀干净了,还知道是谁杀的!”

    “噢?这倒是稀奇,樊兄请说来听听!”又一个声音响起。

    “哼哼!”粗犷的声音哼了两声,没了下文。

    “倒是小弟忘了,樊兄请楼上坐,小弟叫伙计上一桌酒菜,咱们边吃边聊。”

    “哈哈哈!好说!好说!”粗犷的声音高兴的说着,就往楼上走来。

    平妖会众人听到是与西南妖怪有关的,都来了兴趣,往楼梯口看去。只见打头的是个黑须壮汉,坦胸露乳,一副放浪不拘的样子。他身后跟着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男子,白面无须,摇着纸扇。后面又陆续的上来了两人,与坦胸壮汉找了一桌坐下。

    刚刚坐下,店小二就端来了酒水和几盘凉菜,那壮汉也不管旁人,端起酒壶,“咕咚咕咚”饮了个畅快,直到壶中没了酒,这才把酒壶丢在桌上,抓了把酱牛肉,塞在嘴中,大嚼几口,吞进肚里,然后哈哈大笑道“好酒!好肉!”

    等到大汉吃完,书生忙道“樊兄快说说你打听到的消息!”

    坦胸壮汉看着其他酒菜还没来,就往椅子上一靠,说道“这事普通百姓可是不知晓的,他们甚至不知晓西南大山降下群妖之事,丢失些人口家畜,也以为是山内的凶兽作怪。也就是我等侠客,才有可能得知些内部消息!”

    “那是,那是!”书生奉承道“谁不知道樊兄行走江湖,不但靠的是仁义,更是靠的非凡本领。”

    “我那点本事不提也罢,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坦胸壮汉口中虽然否认,心中却是得意,说道“你也知道,我与真大教有些关系,此事就是从他们那里听说。”

    壮汉看了看四周,见平妖会众人也看着自己,不由把身子挺了挺,也不惧他们听到,大声道“十二道门你们都知道?不知道也罢,老樊我也不多嘴,只说那西南十万大山,降下了千百万的大妖,都是些厉害妖怪,呼风唤雨,移山填海,无所不能。”

    “这么多厉害的妖怪?”书生旁边一个人插嘴打笑道“那还不把山上的草都吃没了!”

    壮汉瞪了他一眼,道“俺老樊没别的毛病,只不过最烦别人质疑我,你要是不信,不听就是!”

    书生也道“都不许打断樊兄的话,好好的听!”

    壮汉这才接着道“当时西南的道门和佛教联手,才堪堪抵住那些大妖的进攻,护住凡间众生免遭劫难。谁想佛门忽然起了内讧,一时间撤了个干净,只剩下西南道门独木难支,一直被妖怪逼到了上思城外,好在九州十二道门的帮手及时赶来,这才挡住妖怪的攻势。”

    壮汉喝了口水,接着道“道门有十二金仙,都是些能举霞飞升之辈,就算是到天上做官,也是个不小的官。他们随便一人,就能击退妖怪,只是为了把妖怪一网打尽,十二位金仙齐聚,从十二个方向一起围攻,这才把妖怪们一个不留的铲除干净!”

    “那十万大山外的平原是怎么回事?我还听说十万大山现在只余其名,再没有十万之数了!”书生问道。

    壮汉得意笑道“这个消息可是连道门的普通弟子都不知晓的了,不过俺老樊却是知道!”

    小二提了缸酒来,给酒壶倒满,把酒缸放在一旁,退了下去,书生提起酒壶给樊姓壮汉斟满,道“还请樊兄讲来!”

    樊姓大汉一饮而尽,哈哈笑道“这就要提起一个新兴的门派——平妖会了!”

    “平妖会?”书生思索了半天,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平妖会的众人更是竖起了耳朵,想听听壮汉对平妖会的评价。

    “对!就是平妖会!”大汉又喝干了斟满的酒,道“这平妖会也不知是哪位奇人所创,其帮会内多是些仙侠之流,御剑飞天,掐诀入海,也是神话中人。他们有个副帮主,姓古名飞,要问这人法力究竟有多大?看到黑痣山南边的无边无际的平原没?那就是此人凭一己之力,用一把柴刀给砍出来的!”

    “噗!”书生旁边的两人刚喝到嘴里的酒给吐了出来,笑道“拿刀砍山?哈哈哈!老樊,你牛皮吹得太大了,莫说砍了十万大山,就是一块厚石,能砍得动吗?何况还是把柴刀!”

    樊姓大汉恼怒的拍了下桌子,道“不爱听就给老子滚!”

    书生摆了摆手,那两人甩袖而去,樊姓大汉这才道“云兄是不是也不信?”

    “樊兄的话,小弟是十分相信!还请接着讲!”

    看到书生又斟满了酒,樊姓大汉这才平息了怒气,道“那帮俗人眼光低下,不知这世间多神侠仙客,当真无知!”

    书生道“人的眼光总有看不到的地方,樊兄不用为此懊恼!”

    “也罢!咱们接着讲!”樊姓大汉又喝了一杯,道“这古大帮主有种法术,能变成身高数百十丈的巨人,手中的柴刀也是宝物,随他身形而变,一刀就能砍去数座大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