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十五节 树主承恩
    古飞领着周林,一座山一座山的砍了过去,也不知平了多少山头,走了多少里路,只觉得这些大山无穷无尽,仿佛永远砍不完似的。古飞一怒,于是使出法因人有神通,变幻出百数个身影,一同向着南方砍去。这些大山在泪残刀面前,与豆腐也无两样,被古飞连砍带踹,推平了无数,硬生生砍出个平原出来。

    “他奶奶的鸡屁股,怎么这么多山,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古飞望着仍旧无边无际的大山,发起愁来。

    “师父!我们应该是把方向弄反了,你看太阳,我们这是往南去了!”刚开始周林大开眼界,对砍山之事感到不可思议之时,又兴奋的大嚷大叫。后来看得多了,便觉得无趣,不由得担心起这样下去,会不会砍到另一个大洲去。

    古飞才不管方向是否错了,总之不能听徒弟的,他抬头望了望天,道“这边的太阳好热,真想砍了它!”

    周林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师傅砍山无数,就因为一只虎伥,现在又因为热,就想砍了太阳,当真是无法无天,不计后果,最可气的是无论他如何劝说引导,古飞一路向南就是不回头。

    两人边砍山,边闲聊,不知不觉到了一座比其他大山高壮数倍的大山边上。

    “哇!这座山好漂亮!”周林随着古飞看了许多大山,有的奇峻,有的秀美,有的险要,有的绵缓,各式各样,都有特色。而眼前这座大山却与众不同,它不但远比其他山脉高大,更有一种生机勃勃之感,好似这种大山有了灵魂,已经修炼成仙了。

    古飞不以为意,他才不管什么奇山秀岭,巨峰长峡,一律数刀砍成九段,推平了事。当他看到此山太过庞大,只是运起了比平常大数倍的法力,准备来个三生九段。

    忽然“哗啦啦!”的响动不断,古飞眼前的大山又拔高增大了数倍不止,无数的枝杈从大山之中伸出,还长出了一大截身子,这哪是什么大山,分明就是一颗枝压层云,叶覆日月的参天大树。

    “好!好大一棵树!”古飞和周林都被惊呆了,抬头望着这颗堪比州陆的大树,下意识的退出了百里之遥。

    “两位小友,为何来到神霄左域?”一个苍老平和的声音缓慢的响起。

    “谁?谁在说话?”古飞警惕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但这声音似乎充斥了整个天地,又似乎只从他心中而起。

    “嚯嚯!是我啊!就在你眼前!”为了引起古飞的注意,巨大的树枝抖动,发出“哗哗!”的巨响。

    “你,是这颗大树?”周林瞪大了眼睛。

    “就是老朽!”大树伸出了一支树枝摇了摇。

    “我的个娘啊!”看着比山还要大的树枝,古飞叫道“这么大的树妖!这要怎么砍?”

    大树听了也不生气,只问道“老朽自天地初开就在此处,既没有与人打过交道,也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为何要砍老朽啊?”

    古飞道“你不是妖怪变的吗?妖怪的话可不能信,我都被骗好几次了!”

    老树稍微弯了下腰,巨大的阴影就把古飞两人笼罩住,它仿佛在仔细的打量这两个小人,好半天才说道“恩,你说的也有道理,我虽不是妖,也不能证明自己说的话都是实话!”

    自从进入十万大山,古飞还是第一见到这么好说话的异类,他抱起膀子打量着大树,道“你是颗大树,却会说话,还说不是妖怪?不过你既然没做伤天害理之事,我平妖会也不与你为难,本副帮主就饶了你吧!”

    “嚯嚯嚯嚯!”老树好像非常开心,也不知是因为古飞饶了它而高兴,还是因为古飞的话好笑,它说道“如此,老朽还要感谢小友的信任了?”

    古飞装腔作势的点着头,道“本帮主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你是个好妖怪,多修炼几年,说不定还能飞升成仙呢!不过也就是我在这,要是换了别人,说不定就把你砍了,你感谢我也是应该的!”

    “嚯嚯嚯嚯!”老树所有的枝叶都摇动起来,它高兴的道“如此就多谢小友了!承恩!承恩!老朽就赠两位小友一人一片树叶已表谢意吧!”

    老树说完,就有两片城池般大小的树叶落下,随着落下,迅速变小,到得古飞两人面前,就变成了巴掌大小。古飞和周林一人捻起一片,仔细观看,就见叶子上部似枫,三叉两豁;左面似桑,小口短齿;右面似榉,薄厚交替;后部似樟,革油无毛。香若槐花,清甜四溢。嫩若春茶,一点丁华。脉若紫檀,凤蝶展翼。质若水竹,韧而多丝。

    古飞攥在手中,只觉得有股水润之意沿着手心直达心底,比喝聪明泉时还要清爽透彻,不由问道“老爷子,你这是什么树叶?怎么裁剪的这么好看,好像还能解渴润喉!”

    “嚯嚯嚯嚯!”老树笑道“老朽这树叶生于天地之初,本就长成这样,虽然奇怪了点,也是一桩宝物,你们两个小娃可要收好!”

    周林早就贴身藏好,这树叶一到手中,就有股似凉似暖的气流回荡全身,即便隔着衣服,也有股绵绵不绝的活力透衣而过,流入体内。她道“多谢老,老爷子赠宝!”

    “嚯嚯嚯嚯!不用客气,不用客气,你们不也饶了老朽的性命不是?”

    古飞看着望不到边的老树的身影,挠了挠头,道“说实话,我感觉打不过你!”

    “嚯嚯嚯嚯!”老树笑得更是开心,也不论说此事,只说道“此地已是南极之地,再往前便是无尽深海,两位小友不妨回头去寻作恶的妖怪去吧!”

    古飞升起泪残刀,到了声“那老爷子保重,我们走了!”

    周林也喊道“老爷子,再会了!”

    “嚯嚯嚯嚯!一路顺风!”

    两人反转回来,一路上尽是平原,古飞暗自得意,自豪的说道“徒儿,你看为师多厉害,竟然砍出了这么一大片平地!”

    周林当时随着古飞砍山时到不觉得砍了多大的地方,这一路返还,入眼再无山峦,尽是平坦的大地,心中也变得宽广起来,笑道“那是当然,我的师父可是最厉害的!”

    两人说说笑笑,一路往北而去,行了有数万里,这才看到了山脉,正是黑痣山附近。

    “师父,还要砍吗?”周林问道。

    古飞挠了挠头,道“不砍了,把山全砍完了,也不太好!”一路过来,尽是平原,没有了深山老林的那种神秘感,也没有了各种各样的妖魔野兽,古飞忽然觉得把大山全砍了也并不是好事。

    四绝虎王和无魂鬼王带着手下小妖往南去探查砍山人的行踪,在途中与古飞二人错过,不过黑痣山有各大妖王派出的巡山小妖,还有不少是从南边逃回来的妖魔。那些妖魔远远的看到了古飞的遁光,吓得屁滚尿流,大呼小叫道“不好了!砍山狂魔又转回来了!”

    “快去报告大王!”

    “谁,谁来截住他们!”

    “救命啊!魔头又杀来了!”

    古飞当初砍山之时,遇到有妖怪的,都是用千晶同辉连带大山一起剿灭,那些留守的小妖哪见过如此血腥手段,被砍成肉泥的不知多少,被活埋的也不计其数,侥幸活下来的小妖都被吓破了胆,躲的躲,逃的逃,好不容易找到了妖王,被安置在黑痣山中,却又遇见了砍山的魔头,无不感到天要亡妖,定斩不饶。

    他们不知古飞已经改变了主意,在小妖们乱做一团的时候,古飞已经飞过了黑痣山,往北而去,那些小妖咋咋呼呼了一阵,发现并没有被砍成肉泥,那个砍山的魔王也不见了踪影,小妖们两两相抱,相拥而泣,倒把没见过古飞的妖怪弄得莫名其妙。

    “哎!这妖怪怎么越来越多了?”古飞渐渐接近了妖王们的大营,发现山林之中尽是妖怪,就连空中,都能遇到一些妖鸟,不过他现在想要赶往上思城,找到平妖会的众人后再来,免得又让一些妖怪逃走。

    再往前走,古飞二人被一队妖怪拦了下来,其中一只头上插毛的妖怪出列问道“呔!你们两人是哪里来的?为何乱闯妖王们的大营?”

    古飞问道“你们是好妖怪,还是坏妖怪?”既然有妖怪送上门来,他也不介意灭掉,只是有老树妖的前车之鉴,他觉得并不是所有妖怪都是该杀的。

    头上插毛的妖怪闻言,暗道“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妖怪还分好坏吗?”他转了转眼睛,问道“什么是好妖?什么是坏妖?”

    古飞道“帮人助人的就是好妖,伤人害人的就是坏妖!”

    那群小妖听了之后嘿嘿哈哈的笑做一堆,插毛妖怪笑道“哪有妖怪不吃人?哪有妖怪不害人?帮人助人的那还叫妖怪吗?”

    古飞冷笑一声,道“既然是坏妖,就去死吧!”

    那群小妖笑声还没停,就化为一团血雨碎肉掉落下来,唯一看到自己死因的是那只插毛妖怪,他正对着古飞说话,就见凭空出现了无数刀影迎面而来,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古飞杀了小妖,自语道“那些大山也没白砍,千晶同辉和三生九段这两招用起来顺手多了。”

    周林也点头道“熟能生巧,恭喜师父的修为又长进了不少!”

    “哈哈!他们说马上就到了妖怪的大营了,徒儿随我去平妖!”

    。